服務竟沒一個「及時」能幫助我們!二十年資深社工師的華仔(化名)一語道破,長照2.0在「缺錢、缺人」老問題之外,從醫院到回家的最後一哩路上,才見最大障礙,回想突然中風的媽媽直到出院當天,仍苦苦等不到評估,臨出醫院大門,輪椅得還人了,只能自掏腰包買一個,否則就得一路揹著老媽媽。

別搶電梯!身障者藉春聯抒發在公共空間也難行的心情。(記者陳鈞凱攝)

正因具備社工背景,比一般人熟知資源,媽媽住院三個月當中,華仔早早就申請了出院準備計畫,沒想到遲遲等不到人聯繫,進行居家醫療及輔具評估,眼見出院時間越來越近,家裡無障礙環境改造再不動工可不行。

華仔說,算好出院前一個月,花了近二十萬,從大門坡道到浴廁、臥房,居家大改造,但回家八天後,好不容易盼來的評估員卻只丟下一句「因為你們都買好、做好了」,一毛補助都沒有,讓他當場為之氣結,怒飆誰沒事會買一個輪椅、洗澡椅在家,只為騙政府資源。

華仔一方面怒,一方面卻也大嘆,唯有當親身碰上了,才知道政府資源一點都不好用!即便當初乖乖等人來評估、一一核可之後再動工,前後至少也要個把月,這期間行動不便的老人,難不成要靠家人背上背下、或乾脆逼她躺在床上都不要動嗎。

出得起錢,還能自己認了,但華仔不滿的是,這種不即時、又把需求當賊防的服務模式,如果是經濟能力更差的人,有孝心又能怎麼辦,怎麼把老人接回家在社區照顧。

空間改造不了的,更只得像遊牧民族、四處搬家,43歲的肌肉萎縮症患者葉建宏,完全無法自理,就因為原生家庭的舊公寓,容不下他生活不可或缺的大大小小輔具,八年前開始被迫獨居。

葉建宏說,自己連鑰匙都無法獨力操作,找房子成為一件難事,負擔得起的,往往是便宜的老公寓頂樓加蓋,但有的沒電梯,有的即使有電梯卻也小到輪椅進不去,更別提幾乎沒有一間浴室有足夠空間擺得下他拉開長達180公分的洗澡床。

現在住了二年的一樓空間,葉建宏說,看到長照2.0上路後,也曾心動欲申請無障礙空間修繕,想要一個可以方便洗手的流理台,但補助上限卻僅有少少的3千5百元,讓他大嘆「政府只能給我廁所再多裝幾個扶手有什麼用」。

葉建宏表示,長照ABC據點看似完善,但也被納入長照的身障者卻看得到、吃不到,以擁有完善洗澡設備的日照中心為例,能去日照中心的老人家用不到,卻也不開放給身障者使用,徒然閒置,從頭到尾就缺乏資源整合。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