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普遍怕屍體、怕鬼,但有些人卻十分膽大地踏入禮儀師的行業,譬如尚荷禮儀公司的執行長莊豐銘。

走入莊豐銘的禮儀公司,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乾淨的櫃台和桌椅,室內溢滿和緩的黃光,第一印象是「不太像葬儀社」,四處沒有冰冷的氣息,反而帶點溫暖的氛圍,位在板橋新海路殯儀館對面的公司,也是莊豐銘的家。

當年父親攜家帶眷從彰化北上打拼,莊豐銘6歲時,住家對面正在興建殯儀館,但附近住戶都不知是蓋殯儀館,在小孩眼裡,殯儀館就像公園、像中正紀念堂,他常常會進去玩,直到蓋好後,才發現是殯儀館,鄰居因此紛紛搬遷,但當時他家還需繳房貸而無法搬走,只能長居此處,在耳濡目染下,對莊豐銘而言,並不會對殯葬業感到害怕。

尚荷禮儀公司執行長莊豐銘從小住在板橋殯儀館對面,小時候還曾跑到殯儀館裡面去玩耍。記者李依頻攝,2017.08.09
尚荷禮儀公司執行長莊豐銘從小住在板橋殯儀館對面,小時候還曾跑到殯儀館裡面去玩耍。記者李依頻攝,2017.08.09

放棄工程師轉行禮儀師 莊豐銘:別人忌諱的就是機會

是什麼樣的契機,讓他從不害怕殯葬業到想進入這行工作?莊豐銘曾做過電腦工程師,當時就在想哪些工作是大家不想做的?後來發現殯葬業是一個新出路,加上當時他的爺爺奶奶往生後,曾請葬儀社協助處理後事,以及長期觀察殯葬業,發現這一行有許多陋習,譬如業者和警方、公部門、醫院勾結營利和紅包文化等,有諸多要改進之處,他覺得這是一個機會,就毅然決然辭掉電腦工程師的工作,在24歲時踏入這一行,從學徒慢慢做起。

當年社會對殯葬業普遍觀感不佳,所以他想放棄薪資高、人人稱羨的電腦工程師工作時,心裡也曾掙扎不已,怕家人無法接受,就先偷偷到殯葬業上班。「剛開始一、兩年,我每天拿著公事包出門時,還跟父母說我去電腦公司上班,直到我上了電視節目,被父母看到才發現我在做殯葬業。」父母知情後,對他非常不諒解,認為他有晦氣,氣得把他的東西都往外丟。另外,因哥哥在電腦業工作,相較下,父母會覺得二兒子從事殯葬業很丟臉,甚至親戚問他在做什麼,父母都難以啟齒,覺得他上不了檯面,近年來莊豐銘的爸媽才對他稍微諒解,雖然父母一開始不支持他的事業,但女友並未因故離開他,甚至一路扶持成為他的妻子。

挺過家人的不諒解,如今40歲的莊豐銘從事殯葬業已16年,在禮儀師生涯中,他覺得處理難產、意外跟法定傳染疾病的案件時較困難,因為有時是生理上的危險、有時是情緒也會跟著家屬心痛。

 

傳染病病情不明 面對隨時死亡的危機

尚荷禮儀公司執行長莊豐銘從事殯葬業16年,對生命體悟是活在當下,歡喜地過每一天最重要。記者李依頻攝,2017.08.09
尚荷禮儀公司執行長莊豐銘從事殯葬業16年,對生命體悟是活在當下,歡喜過每一天最重要。記者李依頻攝,2017.08.09

莊豐銘曾經歷過SARS時期,他回憶那時對葬儀社人員來說,在技術和生理上都面臨困難,「當時不清楚SARS的情況,對禮儀師來說,是無奈與無知的狀態,是真的抱持著隨時會死亡的心態在作業,另外像碰到愛滋病或開放性肺結核,因殯葬人員對疾病的了解少,遇上時就一定要有保護自我和團隊其他人的能力。」

除了法定傳染疾病造成的生理危機,像處理難產或意外時,亦會帶給莊豐銘較多心理衝擊。「難產的案件通常是媽媽或小孩只能留一個下來,甚至母子雙雙過世,只留下先生,處理時真的很痛苦,我們也跟著家屬難過。」莊豐銘表示,面對親屬突然離去,這種悲傷難以言喻,通常此種痛苦指數是最高的。

在殯葬行業打滾多年,讓莊豐銘對這個行業也有許多體悟。他表示民國之前,殯葬業是下九流的行業,這是由於過去殯葬人員常穿短褲、拖鞋、嚼檳榔、和公部門勾結獲利等,容易給人負面的形象,因此不被尊重,所以他也會省思該如何轉變此形象,後來他會要求公司員工改穿西裝、提升學歷,也在自家網站公開殯葬價格,透過這些改變,來慢慢提升殯葬行業的形象。

另一方面,在經手無數案件和主持五千場次的喪禮後,也讓他感受「錢」帶來的後遺症和生命的無常,他感嘆地說:「八點檔的戲碼,一般家庭也會上演,看太多子女為遺產分配爭吵,甚至還當著我的面打起來,我覺得不用留太多錢給子女,讓兒孫各自發展就好,我現在對錢也不太計較。」此外,接觸生病和意外案件後,他認為活在當下,歡喜度過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事。

 

無法解釋的經驗 和亡者現場協調治喪

禮儀師經常被問有無看過鬼或靈異經驗,在莊豐銘的職涯裡,也曾遇過無法用科學解釋的情況,那就是他曾當場和亡者協調治喪。當天莊豐銘和往生者(女性)的兒子協調告別式的日子,沒想到雙方講到一半,亡者竟親自上兒子的身,全程兒子的眼睛都閉著,但兒子講出來的話,瞬間變成女性口吻,還跟莊豐銘說要放哪些花、不要掛輓聯等,過程長達20分鐘,大家都嚇了一跳,兒子醒來後卻不清楚自己說過什麼,由於現場家屬都堅稱是亡者的聲音,讓莊豐銘也不得不信他是真的在和亡者協調。

還有一次經驗是託夢。莊豐銘回憶,有一位亡者死於車禍,但死者家屬和肇事者一起被祂託夢,夢中都指名「要請莊先生辦後事」,但他並不認識亡者,這是他從業以來最奇怪的經驗。

另外,有個恐怖的經驗是,一位客戶因家道中落、家裡有人生病,想查看墓地是否出問題,但撿骨時才發現往生者臉部朝下。為什麼會恐怖?莊豐銘解釋:「一般往生者土葬時都是正面平躺在棺木,而且都會利用紙錢將大體固定在棺木裡,所以亡者根本不可能往後翻,但這具大體臉部朝下,代表下葬時亡者根本沒死,被活埋後祂曾試圖掙扎和求救,但一直沒被救出,才會轉身臉朝下死去。」

除了上述無法解釋的經驗外,有些禁忌也難以常理說明,但在鬼月時對禮儀師而言,均必須遵守,以免帶來不好的影響。

 

在殯儀館不拍照 看到貓勿抓

莊豐銘指出,鬼月時盡量不要在殯儀館拍照,也切勿說往生者「好漂亮」、「好可惜」、「大體好重」、「好可憐」。此外,由於貓咪是所有動物裡陰氣最重的,在殯儀館看到貓也不要抓;至於在避邪治煞用品上,可選擇香茅、茉草、芙蓉、榕樹葉、淨符、粗鹽米、陰陽水(冷熱水)等。

此外,民間習俗常流傳「鬼月不宜喪葬」,此習俗是否為真?莊豐銘認為,台灣有很多種宗教,在佛教、道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理教、一貫道、天德聖教、軒轅教、摩門教、天理教、統一教、天帝教、彌勒大道等22種宗教洗禮下,只有道教不能在鬼月喪葬,其他教派沒有特別禁忌,對他個人而言,大家都說鬼月不能行喪,但當他詢問時,都只獲得「以前都說鬼月不能辦喪事」的回答,實際上無人明白緣由,莊豐銘認為此理由太薄弱。

但曾有位資深的誦經師父告訴他,早期由於誦經師父較少,鬼月各地普度又多,光普渡的工作做不完,所以才會跟人說「等農曆八月再辦喪事」,這個理由是目前莊豐銘聽過較合理的。

其實隨著社會觀念轉變,目前也有許多人在鬼月辦喪事。除了喪禮習俗改變,禮儀師的形象也逐漸改變,有更多年輕人願意嘗試殯葬業,莊豐銘以過來人的角度,建議想當禮儀師的人,一定要具備豐富專業知識跟良好溝通能力,才能提供給家屬需要的資訊;此外,擁有同理心跟同情心,才能真正地替家屬著想。再來,因為禮儀師的工作是24小時待命,會犧牲到自己跟家人相處的時間,所以需要高度的工作熱忱跟敬業精神,才能在這一行待得長久。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