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日本的鮮肉男星各務孝太在酷瞧原創戲劇《富錦街-這條街上的那些故事》和《女大生宿舍》中都有亮眼表現,外型帥氣如中古世紀的王子一般,但事實上,他俊美的外表底下,卻是藏著一個搞笑的靈魂?

各務孝太,來自名古屋,1997年出生,為了演藝事業,舉家搬到台北。各務說,因為爸爸從小的夢想就是當一名演員,只是當時的日本,對於演藝事業比較不能接受,因此爸爸的夢想,便像流星一般,絢爛過後就消失不見了,即使如此,那份對於夢想的美好想像,卻是深植在各務心中,各務為了替父親圓夢,決定朝著演藝之路邁進。

各務在小學六年級時,為了學中文,一家搬到台灣定居在台中,高中被學姊找去錄《網路溫度計》「高中小鮮肉」單元,從此以後,他更堅定了想當藝人的夢想,全家人又跟著他的夢想,一起搬到台北。

各務笑說:「在那之前,我還一直很想開飛機當機長呢!」假如不是那個節目,不知道現在自己會在哪。後來他參加了《天團星計畫》,每天從下午練舞到半夜三點,也沒有睡很飽,也沒吃什麼東西,不知不覺變得很瘦,而且也長高了。說到底,各務才20歲,還算在發育階段,聽著這些故事,讓我差點就忘了他的年齡。

各務孝太替父親圓星夢。(圖/記者林柏年攝)
各務孝太替父親圓星夢。(圖/記者林柏年攝)

出道之後,各務先是在《富錦街》裡飾演日本人「中村」,隨後又和王思平、天氣女孩妞妞等人在《女大生宿舍》裡飆演技,為了呈現宿舍裡面會發生的一切,王思平、妞妞等人都被導演要求「罵髒話」。

我好奇,各務也會跟著罵髒話嗎?各務這才解釋,雖然他在劇裡沒有罵髒話,但是罵髒話這件事,在日本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如果有人罵髒話,我肯定是直接就打上去了!」

聽起來,各務好像很有打架經驗?各務聽我這麼問,笑說:「我在日本的時候才國小,還不太懂什麼叫打架啦!」但他隨後收起笑顏,嚴肅地說,他曾經在被學校被同學欺負的故事。各務說:「因為我是混血兒,他們就說我『不是純日本人』、『回去你的國家』,我就很生氣,直接在學校裡面打起來,就算不同國家,但一樣都是人啊!」

在學校打了一架,各務回到家裡反而被爸爸罵,雖然知道兒子心裡的苦,但是爸爸對於他打人這件事更加生氣,各務學過空手道,也明知亂打人是不對的,只是當時實在嚥不下這口氣,心中總是覺得,你可以批評我,但是不能批評我的家人。

各務被爸爸拉到浴室,剃了個大光頭,但是他沒有哭,因為他自己也知道,不管怎麼樣,動手打人是最不好的一件事,或許就是這樣是非分明的教育,讓各務從內而外流露出的氣質,很不一般。

各務孝太外型帥氣,私下個性卻很「綜藝」。(圖/林柏年攝)
各務孝太外型帥氣,私下個性卻很「綜藝」。(圖/林柏年攝)

各務年紀雖輕,但是談吐井然有序,為什麼在劇中的表現可以如此搞笑,表情誇張無極限?我問他:「你是因為表演所需,還是你本身就是『綜藝』性格呢?」這時,我眼前這位中古世紀冷俊王子,坐得直挺挺,嘴角微帶笑意:「嗯…我本身就是一個比較搞笑的人,有時候不經意的自然反應,也會讓朋友笑到胃抽筋哈哈哈。」說完這番話,就連他自己都不小心笑場,原來他還是有很可愛的一面啊!

幽默風趣的性格,在演藝圈應該吃得很開才對,但各務卻有一個罩門,就是面對女演員會很緊張,緊張到臉都漲紅,還曾經有一場要告白的戲,臉紅到導演不得不喊卡,讓他先冷靜一下。

《女大生宿舍》裡只有他一個男生,面對這麼多女藝人不就害羞死了嗎?沒想到各務再度認真解釋:「第一場超級緊張!但因為我變黑了,妝化得比較濃,所以應該比較好吧哈哈。」

各務演戲的實戰經驗雖然不多,但是可以感覺到,他很用心在每一場表演上面,在《女大生宿舍》裡的其中一場戲,甜甜「壁咚」他之後,雙指直接戳進他的鼻孔,「痛嗎?」我問他,各務心裡想的第一件事,不是痛不痛的問題,而是「鼻毛太多」。

各務害羞透露,平時有「3日一修剪」的習慣,那天正好是第3天,「挖的時候我心裡想說,怎麼辦怕她覺得我的鼻毛太多會很噁心,而且拍到半夜2、3點,我鼻孔都變大、鼻毛都沒了,她幫我修好了吧,感謝她~」

各務和甜甜在劇裡是唯一的情侶檔,甜蜜互動自然引來關注,在問他有沒有戀愛經驗之前,我心想,「這孩子才20歲,會有什麼戀愛經驗嗎?」但我還是硬著頭皮問了,沒想到他為了女朋友做的浪漫事蹟可多著呢!

各務孝太年紀輕輕對戀愛倒是有一套專業見解。(圖/林柏年攝)
各務孝太年紀輕輕對戀愛倒是有一套專業見解。(圖/林柏年攝)

「浪漫的事情哦…很多欸!」各務一臉驕傲,他曾為了討女朋友歡心,故意提出分手,再安排一場約會,地上擺滿了蠟燭,寫上女生的名字,女朋友感動得不要不要的,完全不怕女朋友就這樣順勢跑了。

「就不會啊,我跟你說,是這個樣子的…」各務挪動了椅子,向前坐了一點,就連經紀人都笑說「他現在要教你了哦!」我放下筆,準備好好的聽聽看,他想告訴我些什麼「經驗談」。

各務先是說了聲不好意思,有點害羞,卻又迫不及待想分享:「男生跟女生分手之後,一開始會覺得很開心很free,可以認識別的女生了,可是女生會很痛苦會覺得『好想他哦』、『很多跟他的回憶』,然後過一陣子後,男生會覺得開始想那個女生,可是女生卻已經找到別的男生了。」

說完,他看了看經紀人,經紀人點了點頭,又看向我,我也點了點頭,以他的年紀來說,對戀愛有此番體悟令人著實佩服。

各務孝太很想挑戰日本人以外的角色。(圖/記者林柏年攝)
各務孝太很想挑戰日本人以外的角色。(圖/記者林柏年攝)

第一次專訪,各務從緊張、生澀,到後面侃侃而談,對我而言,他就像弟弟一樣,單純、可愛,心中卻又充滿了理想抱負。我問他:「之後你最想挑戰什麼樣的角色?」

出乎我意料的,他並沒有說出什麼實際的東西,他只是用堅定的語氣告訴我「我想要演更多戲」,坦率、又直接,再也沒有比這更真實了,我永遠都忘不了,最後他說的這句話,這不僅是他的理想,也提醒了我,人生不就是這樣嗎,沒有藉口和理由,只看你想不想要。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