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你看過三立的《愛。回來》;也知道《世間情》的雅欣;甚至《大釣哥》裡的小辣椒;更有記憶點的是《甘味人生》裡的「災難公主」顏巧苓,但是退去這些角色設定,和銀光幕前的包裝後,成就「她們」的,正是你所不知道的-林玟誼。

還記得那天第一次見到林玟誼,是在《甘味人生》的殺青酒會上,上前和她交換名片後閒聊了兩句,酒酣耳熱之際,人總是特別熱情,過沒多久,又再記者會上遇到,說到底我們也就一面之緣,沒想到她還記得我,熱情地向我打了招呼後,直說最近天氣真的好熱,並邀我到化妝間坐下來聊聊,「好大方、又直爽」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專訪這天,她先是點了蛋糕,我怕聊開之後,她會找不到空檔吃,「妳可以邊吃沒關係呦!」我這麼告訴她,但她看著我笑說,「沒關係!我的咖啡還沒來。」一旁的經紀人熟練地先替蛋糕拍了張好照片,玟誼像個小女孩一樣,坐一旁雙手拿著叉子,眼睛直盯著蛋糕看,「來,手機先吃!」無論是打扮還是說話的樣子,她都跟「苦情」兩個字完全畫不上等號。

林玟誼說起話來甜甜的,個性很爽朗。(圖/記者葉政勳攝)
林玟誼說起話來甜甜的,個性很爽朗。(圖/記者葉政勳攝)

林玟誼勇於挑戰各種新事物,舉凡偶像劇、鄉土劇、電影,甚至旅遊節目她都嘗試過了,近期討論度最高的,非《甘味人生》莫屬,她和謝承均、王宇婕的三角戀讓婆婆、媽媽們每到晚上8點,一定要坐在電視機前看,玟誼說,那時候阿嬤走在路上,還會遇到鄰居跟她說:「妳孫女好可憐,叫她要堅強一點!」讓玟誼好氣又好笑。

林玟誼形容八點檔是「一級戰區」即使大學是科班出身,又有舞台劇的硬底子,但那時候她剛主持完旅遊節目《青春好7淘》,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笑說:「如果妳有看過的話,那就是兩個小屁孩在尖叫啊!」小菜鳥走到前線,剛開始拍《世間情》的時候,她緊張死了。雖然從小是阿公、阿嬤帶大,講台語沒問題,只是在面對像雪鳳姐或是龍劭華大哥那種「仙級」人物時,也不得不把皮繃緊,要是一個閃神,可能就不知道戲走到哪了。

她和李易的「吻戲」也讓她印象深刻,只記得場景是歡樂耶誕城,兩人在眾目睽睽下接吻,導演一喊卡,「你就發現旁邊圍了一大圈人,默默的在看然後一直拍、一直拍哈哈哈哈。而且我那場情緒還很重,要先哭,李小易還要幫我擦眼淚才吻。」

石頭經過海水洗滌,都能除去稜角,人經過時間的沖刷,也能變得圓潤,玟誼用「青澀」2字來形容過去的自己,看得出來,她現在對表演更得心應手了些。

拍八點檔的朝夕相處,玟誼結交了一群沒有血緣關係的家人。(圖/葉政勳攝)
拍八點檔的朝夕相處,玟誼結交了一群沒有血緣關係的家人。(圖/葉政勳攝)

災難公主的「甘味」人生

林玟誼在拍《甘味人生》的時候,三天一跳海,五天一跳樓,半個月內又被綁架兩次,這種劇情,讓她看了都覺得好累,每次看劇本心裡都在想,「這怎麼可能哭得出來」?但是說也奇怪,「巧苓」這個苦情小姐,好像已經「長」在她身上一樣,不需要額外去想別的事情幫助入戲,光是看到謝承均,她的眼淚就自然而然地流了下來,像水龍頭一樣,關都關不掉。

我問她,這種累人的戲份,苦不苦?

林玟誼想了一下後,好像想起些什麼有趣的事,笑說:「其實很多工作人員都很辛苦,我們跑的時候攝影師也要跟著跑,大太陽天氣這麼熱他們也是一樣,更何況是淋雨戲,他們有穿雨衣跟沒穿一樣,所以我常就是拍完看他們都覺得好辛苦,看他們這樣又覺得好可愛,但是又好氣又好笑。」

苦,也就拍攝的那一下下而已,與其說辛苦,有這麼多工作人員的陪伴和付出,玟誼更覺得自己很「幸福」。

玟誼覺得與其說自己辛苦,不如說是很幸福。(圖/葉政勳攝)
玟誼覺得與其說自己辛苦,不如說是很幸福。(圖/葉政勳攝)

林玟誼一邊吃著蛋糕,聊著出道以來的點點滴滴,在我眼裡,她就是一個享受工作、熱愛工作的女孩,講起拍戲發生的趣事,我都聽得入迷,「不知道妳記不記得那場戲…」林玟誼放下手中的叉子,往前坐了一些。

她想到之前在海邊拍落水戲的時候,因劇情需要,雙手還得被反綁,雖然導演已經很仁慈,都會讓她在靠近岸邊,還踩得到底的地方拍攝,但就變成她要很努力「演溺水」,只是這場在海中掙扎的戲,要是在岸邊拍就沒感覺了,劇組搭著船離岸,希望玟誼忍耐一下,能掙扎多久是多久,這對一個不會游泳的人來說,是多麼恐懼的一件事。

最讓林玟誼感動的是,同劇演員謝承均和趙駿亞知道她是旱鴨子,兩人本來不用這麼早下海的,為了搭救她,早在鏡頭外stand by,準備喊卡的時候,當她的「男神救援隊」。

拍八點檔的朝夕相處,她結交了一群沒有血緣關係的家人,有時候好不容易有2天休假,一回到劇組大家都好想念她,每個人都在喊,「妳怎麼休這麼久!好不習慣沒看到妳哦。」

她的工作一檔接著一檔,總想著趁年輕多拚一下,有次真的累了,一回家就很想掉眼淚,爸爸心疼她,要她別做了,「回家來,爸爸養妳。」但是玟誼想了想,各行各業都辛苦,演戲一直是她的夢想,當演員讓她打從心底感到快樂,至於哭嘛…只是發洩情緒罷了。

我問林玟誼,這一路上有沒有遇過挫折?她看著天花板想了一會兒。

「我覺得一開始吧,當你試鏡落選的時候,那個挫折感是會有的。」話鋒一轉,她馬上又正面了起來,一切都歸功於大學時期的訓練,有些課也是要靠徵選,落選了就只好明年再來,「跟很多人比起來我算幸運了!拍戲也好、主持也好,陸續都有很多工作機會。」她很珍惜這份「幸運」,總說只要願意給她工作機會的,都是她的貴人。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