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辦五次、籌備六年的台北世界大學運動會於8月19日在場外一片「眾聲喧嘩」中登場,政治議題攻佔運動場週邊,從獨派發放台灣旗到「兩岸都是中華隊」,連鄰近選手村的電視台都掛出「台灣就是台灣」的標語,場外的激烈爭辯無疑表述了認同、世代的斷層,夾雜於抗議群眾中的英文標語,無不希望博取國際的注目。

而於場內開幕式中,停泊於海中的鯨魚圖像,在板塊擠壓中,轉而變成台灣島的外型。後續各種觸動人心的意象,甩開了鬧場陰霾,開幕隔天諸多評論浮現,除了讚開幕式「神救援」外,也指向台灣的海洋國家性格,應是一條勇於冒險的鯨魚。結合了神話、地理學強化本土認同,外媒《柏林報》更稱台灣的民族自豪感達到前所未有的巔峰,開幕式將其儀式性發揮到淋漓盡致,不論所呈現的是駁雜斑斕的多元社會、熱情好客的本土色彩、高科技未來都市,都是專屬於台灣的宏大敘事,急著對群眾動之以情,而外媒眼中的民族自豪感,也無疑成為一種集體情緒。

 

凝聚為一

運動賽事做為國家舞台已是昭然若揭。如同中國政府從京奧到接下來的杭州亞運,著手大興土木、都市再造,以此當做大國崛起的姿態。時序往前推移至1964年的東京奧運,在後二戰時代打出口號「已不再是戰後」,如同評論家中野好夫那句:「二戰的傷痛,我們以更潛沉的形式讓它活在未來。」日本從灰燼中爬起,當年的東京奧運急著呈現重生後的風華。而2020東京成為亞洲二次舉辦奧運的首例,當年的競爭對手土耳其伊斯坦堡則打著伊斯蘭國度首辦奧運的期待,急著兌現橫跨歐亞文化、伊斯蘭國度最「西化」城市的美譽。

世大運延續了這種思維,從開幕式到配套,都在復述台灣最想突顯的「軟實力」以及國際能見度。台灣的處境仍是一座島嶼各自表述,從本省、外省再到原住民、每回政黨輪替必成焦點的族群意識,台灣幾無定型的共同體,如今則找到契機,可以暫時擺脫國際孤兒、內部分裂的磨難,開幕式上的符碼,從原住民圖騰到庶民文化,都意在召喚各族群的認同、將自身投射其中,把族群意識駁雜的島嶼凝聚為一。

世大運將台灣駁雜的族群意識凝聚為一。民眾進場為地主隊加油,引頸盼望勝利的喜悅。(圖/陳明安攝,2017.08.31)

當國族醞釀出「國球」

除了開幕做得漂亮,結合天時地利人和的「我們回家比賽」,沒有過往國際賽中體協的出包糗事,比賽初期如願開出紅盤,運動員與賽事成為居中推手,推動著集體情緒逐漸升溫。捷報回傳、破紀錄、史上12強,成敗都指向了運動員身後的「國族」,於是一日球迷湧現,也讓本來被看衰的票房逐漸看漲,那怕連規則都不熟,都要漏夜排隊進場看中華隊摘牌。

運動員在場上奮戰,但絕非孤軍一人,背後牽引著國家榮辱與集體情緒,所帶來的欣喜感更是加乘效果,以至於國際賽事讓人百看不厭,「國球」便是這種狀態最好的註解。兩蔣時代的黨國體制塑造出紅葉少棒隊,為此甚至虛構了一套美好奮發的故事,讓觀眾沈溺在「拿枝幹打石頭」這種堅苦卓絕的情境裡,贏過前殖民國日本,讓觀眾在電視前聲嘶力竭喊著中華民國。棒球成為國家符號,想到中華民國腦海中就浮現棒球,政治操作隱身在感性之後,利用了人的激情,挹注到集體性的昇華中。對棒球、體育的熱愛不皆是發自內心的澎湃,而是脫胎於意識形態下的集體狂熱。

國人在參與運動賽事的過程中情緒也變得極為平面,不需過多的個人,需要的反而是靠著同一性凝聚成「國族激情」。激情靠著一次又一次的台灣之光燃燒極致,從紅葉少棒到洋基隊時期的王建民,再到國際賽中專打日韓的陳金鋒,以及本次世大運的奪牌手,無疑牽引著群眾的情緒。

中華隊打者在三壘被牽制出局,被球迷視為台韓大戰一大敗筆。(圖/葉政勳攝,2017.08.31)

當我們厭倦了雖敗猶榮

被稱為「小奧運」的世大運也承襲奧林匹克精神,除了意在突顯古希臘美學中人體均衡、自由之美,也揉合了羅馬競技場的想像,各種血脈賁張、爭奪角力在體育場(Arena)中上演,在公開、公平的規則下,背後思維仍是你死我活於決鬥中求勝。如果競技皆以「雖敗猶榮」收場那便顯得無聊,獲勝才能攀上國族激情的頂峰,因此母國無不希望代表隊摘牌,摘牌才真能代表國家出頭。賽事中屏除了個體的交流互動,群眾心理建構在共同寄望之上,凝縮成「想像的共同體」,驅使觀眾帶著國旗入場,將國旗印在臉與手臂上,一同享受團結的愉悅,在奪金時一同歡呼,如果選手不小心失誤,群眾也會露出極有一致性的錯愕面孔。而賽後的升旗、授獎,除了是對選手成就的認證,更是一種國族加冕。

標槍好手鄭兆村擲破亞洲紀錄,名列世界前12強,讓地主隊倍感光榮。(圖/葉政勳攝,2017.08.31)

本次世大運中華隊對上宿敵韓國再度「領鍋貼」,被觀眾評比為態度極差的比賽,不只於競技上失利,更被視為丟盡國家顏面。棒球的國球光環失色蒙塵,提不起國的認同感,抑或點燃民眾的國族激情。賽前激情屢屢換來失落,以致於心中的國開始在各個項目中游移,在這種從體育找凝聚感的追尋中,執政者屢屢喊出體操元年、羽球元年、田徑元年等說法也就不讓人意外了。

隨著世大運正式落幕,論壇ptt也開始討論「能否再次申辦世大運」、「台灣有資格辦奧運嗎?」等討論,甚至湧入市長柯文哲臉書,希望他積極爭取亞運主辦權,如同激情消退產生的焦慮,急著找尋替代品。少了媒體播送奪牌戰績,以及外國選手讚譽選手村設備、大讚台灣美食好吃、人情味濃厚等新聞,集結的群體又將回歸到同床異夢的日常,在這座島上繼續堅守自身的族群認同。選手則忙著下一場國際賽、各奔東西,事後僵化的協會體制能否改革?人才能否適才適性?還是我們仍在陳舊的科層體制中繼續等待,坐看何時會有下一個台灣之光,再度擲出劃破天際的奇蹟,仍是待解的難題。

台北世大運已於8月30日完滿落幕,留下餘韻外仍有更多思考空間。(圖/葉政勳攝,2017.08.31)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