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李欣容 攝影/葉政勳

「可以考第一名為什麼不?」

從小到大的教育,全是媽媽說了算,「前三志願你考一個給我就好」媽媽總是這樣告訴她,林玟誼說自己的個性是這樣,任何她沒試過的都想嘗試看看,雖是家裡的獨生女,但她一點也沒有嬌生慣養的味道,而是充滿著拚勁和幹勁。

林玟誼在讀書這件事情上,是「理解型」的小孩,只要懂了,就能融會貫通,不是不能讀,只是不喜歡。有一次她問媽媽,為什麼我一定要考第一名?

沒想到媽媽說:「如果妳沒有那個能力,我也不會要你考第一名啊,但既然你有那個能力,那為什麼不考第一名呢?」聽著聽著,好像有點道理。

爸爸唯一有意見的一次,是她考上中山女高的時候,那時候爸爸只是默默地講了一句:「妳要不要考北一女啊?」玟誼嚇傻了,就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爸爸又說:「如果妳考北一的話,我們家就有一班公車直達北一啊,這樣妳可以睡久一點。」玟誼不顧手裡的蛋糕,毫不掩飾地仰頭大笑,直說爸爸真的太可愛了。

但最後她還是選擇唸中山女高,因為想嘗試念女校的感覺,本來以為教室裡減掉剛打完籃球後,滿身是汗臭味的男生們,加上甜美又溫柔的女生群後,會等於一個香香的教室。

「沒有哦….沒有!一樣」林玟誼在形容完所有「想像」之後,將我們拉回現實,「沒有!而且女生還更髒亂」她小聲地說。

林玟誼上了台大之後,選擇自己喜歡的戲劇系。(圖/記者葉政勳攝)
林玟誼上了台大之後,選擇自己喜歡的戲劇系。(圖/記者葉政勳攝)

因為太不喜歡讀書了,所以念「台大」

台大戲劇系畢業的林玟誼,一直說自己不喜歡讀書,聽在許多人耳裡,一定會想說「什麼!太過分啦~」林玟誼急忙解釋:「我必須說,我是考運很好的小孩。」

考大學的時候,媽媽一直希望玟誼可以念商學院、財經或是經濟,感覺比較有前途,「可是我不想要上了大學還要念數學啊,我覺得好煩!」玟誼苦惱地說。

所以她卯起來讀書,想說考間好學校,讓父母驕傲,只是她家裡的書桌從來不是拿來讀書的,某天爸爸回家,看到她在苦讀,被這場景嚇到,她模仿爸爸的反應:「哇!我女兒居然在唸書。」

進了台大後,林玟誼跟父母商量,能不能讀一個自己喜歡的科系,還跟媽媽約法三章,若讀了一年之後發現不行,再轉系也不遲。「一年之後我當然還是繼續念啊哈哈哈!」她笑得像是個得逞的孩子一樣。

進了戲劇系,舉凡燈光、服裝、舞台設計都要學,她並不是一開始就想當演員,但在演出時享受台下觀眾給予的掌聲,那是她從小到大,從沒有過的成就感。

林玟誼被導演陳和榆找去拍器官捐贈短片,被經紀公司相中。(圖/記者葉政勳攝)
林玟誼被導演陳和榆找去拍器官捐贈短片,被經紀公司相中。(圖/記者葉政勳攝)

後來被大她一屆的學長、《通靈少女》的導演陳和榆找去拍器官捐贈短片,被當時的經紀公司相中,畢業後順利出道,拍的第一部戲是三立的《愛。回來》。

「那時候剛好我對手戲比較多的是嚴藝文,金鐘影后嚴藝文!」從她的語氣中感覺得到,她替嚴藝文如今的成績感到驕傲、開心。而這部劇也是葉天倫的處女作。3個舞台劇出身的人,常湊在一起討論表演、觀察前輩演出。

林玟誼說,劇場和電視劇實在差太多了,有時候太用力的表演,在鏡頭前卻恰到好處,而她所認為的自然,卻顯得格外扭捏,「那時候也滿感謝龍哥(龍劭華)跟六月姊姊,播出的時候會去看他們演出的那個感覺。」

林玟誼邊喝咖啡,邊吃著蛋糕,和我面對面坐著,聊著這些過去的回憶和經歷,想起當時在升學和出道之間迷惘的自己,聽了老師一席話,「表演這件事情,你真的喜歡的話,其實到哪裡都是一樣的。」

林玟誼正要開始發光,她的眼神,比咖啡廳落地窗外看出去的艷陽,還要炙熱。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