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妤出道後,拍了植劇場第一系列單元劇《戀愛沙塵暴》,巴柔萌妹「林亦珊」暴紅,她和浩洋學長的愛情,讓「陳妤」這個名字,出現在今年金鐘獎的入圍名單裡,除了新人獎外,更令她震驚的是,「戲劇節目女配角獎」。

陳妤說,她把這消息告訴家人後,媽媽竟然跟她說:「新人獎可以,但女配角有點過了。」她哭笑不得,拍著桌子喊著「我媽欸」!

陳妤從文大戲劇系畢業,舞台劇的培訓相當紮實,常聽說從舞台劇轉影視會很不習慣,但因為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過,陳妤不相信會有什麼差別,「不就是演戲嗎?」

真的開始拍《戀愛沙塵暴》的時候,陳妤才發現,很多東西都好新鮮、好不習慣,和舞台劇的「大空間」不同,拍電視劇時候,感受到的空間很大,但事實上可是使用的空間很小,「燈光、攝影機架好,你就只能站在這,不然你就不見了(出鏡)!」陳妤露出用一種新鮮又不可思議的眼神。

陳妤一次入圍兩項,既興奮又緊張。(圖/記者林調遜攝)
陳妤一次入圍兩項,既興奮又緊張。(圖/記者林調遜攝)

就因為拍戲的空間都是設定好的,困擾陳妤的還有一件事。

大學時期舞台劇的訓練,演員們需要隨時專注到所有事情,陳妤細細解釋:「好比說有演員吃東西掉到地上,但他可能沒有發現,你就要想辦法把餅乾踢掉、甚至撿起來吃掉,你看到有意外,一定要想辦法解決。」

就是因為這種訓練,讓陳妤對周遭人事物的一舉一動特別敏感,有人擤鼻涕、走來走去,或是冷氣的聲音,都能干擾到她,但是就在她想這些的同時,一個回神:「啊!我怎麼分心了。」

陳妤說,有時候看回放,看到鏡頭裡的自己表情不是很自然,她知道「我又分心了」。同劇導演、演員,也有發現她好像哪裡怪怪的,會提醒她說:「妳好像沒在狀況內哦。」而這種狀況,她花了一個月才習慣。

陳妤第一次拍哭戲卻哭不出來,事後認真說:「太小看這一切了。」(圖/記者林調遜攝)
陳妤第一次拍哭戲卻哭不出來,事後認真說:「太小看這一切了。」(圖/記者林調遜攝)

笑談人生的第一場哭戲。

《戀愛沙塵暴》不僅是陳妤第一次接觸電視劇,其中更包含了她的人生第一場哭戲,陳妤自己在家裡練習了好幾回,一開始她很有自信說:「我在家裡準備的時候是有哭的,覺得應該沒那麼難吧~」

到了現場,咖啡廳吵雜的環境,落地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又讓她分心了,陳妤模仿導演北村豐晴的反應:「不行捏,亦珊這樣不行捏。」聽到這句話,陳妤又更出戲了,「什麼!他(導演)現在是在逼我哭嗎?」

哭不出來,劇組所有人都開始緊張了,大家都停下來等她,陳妤心裡已經完全無法思考要哭這件事,她只覺得「完了完了,我好像做錯事了」愧疚感完全大於在現場的狀態。

這時,和陳妤對戲的演員許光漢張開雙臂,給了她一個鼓勵的擁抱,並對她說:「沒事沒事,你如果需要休息,我就幫你跟大家說。」陳妤頓時覺得很安心。

最後幫助她突破心裡那層關卡的關鍵,也是靠許光漢的幫助,「我記得我跟他說,拜託借我看一下。」努力回想兩人角色之間發生的點點滴滴,眼淚自然而然的落下,喊卡之後,許光漢幽默說:「妳哭得很美!」

也就是那場戲,讓陳妤更加明白,拍電視劇還有哭戲是什麼樣的情況。「那一次自己真的有點太小看這一切了,絕對是這樣。」陳妤像是在對自己反省一樣,小小聲地說。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