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後亂性?巴柔萌妹手伸內褲好害羞

許光漢對她的幫助可不只這一點,有看《戀愛沙塵暴》的人一定都知道,與其說莊浩洋趁人之危,不如說喝了酒之後的林亦珊實在太狂野,像隻脫了韁的小野貓,還將所有巴西柔術的招式都派上用場了呢!

在拍這場酒後激情戲的同時,陳妤坦承當天還真的喝了一點酒,但這些床戲的動作,都是從巴西柔術延伸出來的,所以當初在想柔術動作的時候,就已經連床戲的部分也一起想好了,她也早已做好心理準備!

所有萬全準備,都抵擋不了意外的發生,拍攝當天,陳妤有個動作是要將手伸進許光漢的褲子裡,沒想到這麼一伸…「我…我,我好像伸到內褲裡了!」陳妤抓著自己的手,激動形容當時的驚恐。

旁邊的工作人員看到她可愛的反應,一直在笑,還有人很八卦跑來問她:「你剛剛有摸到他的鳥嗎!?」許光漢這才跳出來解釋:「我穿兩件、我穿兩件(內褲)!不要再三八了。」

原來是工作人員為了以防像這樣的「意外」發生,早就提醒許光漢要穿兩件內褲,不過陳妤冷靜下來後,仔細想想,她有刻意將伸進去的角度切斜的,「就算真的伸進去…應該也摸不到啦。」她鬆了一口氣。

笑,是突然的情緒,但哭,即使眼淚沒有流出來,還是能感受到你堆疊出來的悲傷。(圖/記者林調遜攝)
笑,是突然的情緒,但哭,即使眼淚沒有流出來,還是能感受到你堆疊出來的悲傷。(圖/記者林調遜攝)

人生,笑比哭還難

比起哭戲,發自內心的笑好像更難,「1、2次可以,但到第4次可能就有點ㄍㄧㄥ,也會覺得沒那麼好笑了。」陳妤曾在舞台劇中演出一位笑點很低的人,明明就沒什麼的事情,卻要發自內心的笑,到最後不但沒聲音,甚至有點笑不太出來了。

「『哭』的情緒是堆疊起來的,有前因後果,即使到最後你沒有掉眼淚,也能讓觀眾感受到你的悲傷,但是『笑』,就是一個很突然的情緒,不太會堆疊。」陳妤年紀輕輕,但是她對表演上的各種情緒鋪陳,都能分析得很精準又透徹,著實讓我上了一堂課。

既然談到《戀愛沙塵暴》,就不得不問問,出演影帝吳慷仁的妹妹,是什麼感覺?壓力會不會很大?有沒有學到東西?

問題就是這樣一個接著一個,陳妤想了好一會兒,才發現自己有點後知後覺,「我那時候還是盡量不要想那些事情(壓力大),我對事情都比較遲鈍一點,很多朋友也會問我,『妳跟他對戲有沒有緊張?」我還要想一下說…哦,對!有欸,我有緊張。」

雖然有點天兵,但陳妤不否認,吳慷仁確實是一位很值得學習的對象,「在拍戲的時候,你會感覺到這人在發光。」除了吳慷仁之外,還有柯淑勤和樊光耀,都是她很敬佩的前輩,她默默在心裡發誓「未來,我也想要像他們這樣」。

陳妤利用大學的暑假出國進修,最後因為太燒錢作罷。(圖/記者林調遜攝)
陳妤利用大學的暑假出國進修,最後因為太燒錢作罷。(圖/記者林調遜攝)

如果可以,我也好想當「雅婷」

第一次演戲就跟許多資深前輩合作,如果可以,陳妤也好想跟蔡振南、龍劭華合作,受到《花甲男孩轉大人》的影響,陳妤對劇裡面那些道地的台語台詞很感興趣,如果可以,她也好想演演看「ㄎㄧㄤㄎㄧㄤ」的雅婷。

陳妤不太會講台語,但是很喜歡研究語言和口音,「我之前去美國兩次,一次是在加州,一次在波士頓,都會花很多時間偷聽旁邊的人講的口音,還滿喜歡研究這些事情的。」只是現階段她還沒有具備多種語言的能力,如果機會真的來了,難免還是會害怕、緊張。

 

年輕的外型,「老陳」的思維

陳妤的大學同學都統稱她為「老陳」很多人說,她比同齡的人還要「老成」一點,「我有點活在自己的世界。」陳妤一點也不否認。

「老陳」在上大學的時候,就跟媽媽說,她不想讀研究所,但是她想要有研究所的經歷,所以她把兩年的學業,拆散在大學的每個暑假裡,第一年,她去了加州,回來之後發現出國遊學真的好花錢,才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天馬行空?

有了一次經驗後,第二年暑假,陳妤自己找學校,沒有透過代辦,少扒一層皮,確實有省下不少費用,可是這次她去的是波士頓,「那邊稅收很高啊!生活開銷什麼的,比加州還多,所以後來我就沒有再跟爸爸、媽媽提了。」不過也是因為當時已經確定要當演員,所以就乾脆用暑假來做一些別的規劃。

戲劇系念了四年,陳妤好像都在忙學業,沒有時間玩樂,回想起在校時光,她笑說:「我大學四年從來沒聽過聯誼在我們班發生,光忙系上的事就夠了。」

即使是這樣,陳妤的愛情學分依舊沒有交白卷,除了現在有穩定交往對象之外,對方也很支持她的演藝工作,只是難道就不怕以後越來越忙,知名度變高後,會沒有時間相處嗎?

陳妤又陷入一陣沈思,「對欸,好像現在就可以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了。」她後知後覺的傻大姐個性,真的難讓人不喜歡她。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