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振南憑民視戲劇《媽媽不見了》入圍金鐘52迷你劇集男配角獎,劇中飾演的顧人怨老爸「許金龍」因患有尿失禁、行動不便,壓得妻子(楊貴媚飾)喘不過氣。

蔡振南曾說過,他去世之後,不需要舉行告別式,不用祭拜,火化之後灑在新店溪就好,「破病最痛苦的是你的家人,不要拖累家人,當你躺在病床上,你一點都不可憐,是你的家人。」這類長照型議題,讓蔡振南很有感。

蔡振南認為,住院的人一點也不可憐,可憐的是家人。(圖/翻攝自《媽媽不見了》臉書)
蔡振南認為,住院的人一點也不可憐,可憐的是家人。(圖/翻攝自《媽媽不見了》臉書)

兄弟交情好,在世的時候知道就好;孝順也不用等到清明節

蔡振南出道30幾年,從來沒得過金鐘獎,這次以《媽媽不見了》入圍,長照型議題,讓南哥有感而發:「顧人怨的角色本來就難入圍了,更何況是得獎,就看評審怎麼看長照。」

「結婚的時候我們都有互相簽名,現在活到這個階段了,我也希望我們能再簽一次名,算一個圓滿。」台詞一出口,南哥預期媚姐應該會哭,結果媚姐只是看著他,替他整理了衣領,摸摸他,夫妻之間的小細節,在媚姐舉手投足間自然呈現,蔡振南瞬間被感動,「2、3秒的東西,把所有感覺都拉出來了。」

蔡振南之前說過,他回老家的那天,不需要辦告別式,也不用立牌位、掃墓,甚至交代兒女,要是哪天他生病了,從那天開始就拒絕來探病。蔡振南說,來探病的人也幫不上忙,會有一種無力感,大家平時工作繁忙,都很累了,去探病還得花時間跟病人聊天,但事實上,病人也沒有力氣跟你講話,這種尷尬的情形,實在沒有必要。

「當到了那個時候,我會準備一張卡片,你收到這張卡片代表我知道你來了,這樣就好了。」蔡振南淡淡地講出這句話,透露已交代兒女,在他往生之後,就在法定時間內火化,灑在新店溪,不用告別式,不用掃墓,更不用祭拜。

蔡振南遇過很多朋友,在離開的前幾天都會說「活得好沒尊嚴了」聽在耳裡,痛在心裡。畢竟是身邊的至親好友,當然會捨不得,大部分的人都會選擇做「道義上的急救」,但蔡振南認為這一點都沒有必要,他雖然支持安樂死,但心知肚明不太可能,既然不能安樂死,蔡振南建議大家,欣然接受老化事實,但是要常檢查,哪個器官不好,就要做保養。

蔡振南身體力行,常常跑醫院都是在做檢查,他說:「不要對不起家人,破病最痛苦的是你的家人,最累的在奔波的都是妻小,當你躺在病床上,你一點都不可憐,是你的家人最可憐,為了你工作都不能做。」

蔡振南特別佩服楊貴媚,在母親身體不適的時候,在一旁細心照料,親自幫媽媽餵水,現在很多人都是花錢把父母送去安養院,蔡振南認為,至少還有安養院住,也不是說不好,但是他不想要這樣,「我盡量保養好我自己,到沒辦法了,就不要硬要。」

病人的心理壓力,通常是子女無法理解的。(圖/翻攝自《媽媽不見了》臉書)
病人的心理壓力,通常是子女無法理解的。(圖/翻攝自《媽媽不見了》臉書)

「姊夫的一句話,是我心裡最痛」

蔡振南舉了姊夫的例子,「姊夫得了糖尿病,拖到腳都鋸掉了,還是救不活,叫我姊不要救他,我姊就硬要救他。」由於加護病房有探病的時間限制,南哥的姊姊就在醫院的長板凳上睡了四個月,只為了照顧心愛的丈夫。

南哥說,我姊夫講了一句話:「無情的死一個,有情的死一家。」

就因為這句話,蔡振南對身體健康更加正視,不是說生病了看醫生這麼簡單,而是自己要對自己的健康負責,剛好女兒在醫院工作,平時都會叫女兒在家幫忙抽血,再拿去醫院檢驗。

談了這麼多生死觀念,最後南哥回歸到《媽媽不見了》,劇中南哥每一次的表情都很坦然,很清楚的告訴兒女「不要再來這種天人交戰了」他的人生觀,在這部戲完全釋放,為什麼顧人怨老爸會入圍?蔡振南說,「評審一定是看到我『沒有在演戲』,這人一定已經很坦然面對他的人生了。」

蔡振南已經很坦然的面對自己的人生了。(圖/翻攝自《媽媽不見了》臉書)
蔡振南已經很坦然的面對自己的人生了。(圖/翻攝自《媽媽不見了》臉書)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