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死了,就不用上學了?打從4歲就讀幼稚園開始,輕生念頭便一直在安琪(化名)腦中揮之不去,因為一見到陌生人,那股冷冰冰,自腳底板一路竄起、全身僵直無法開口的恐懼感受,怎躲也躲不掉。

選擇性緘默症的孩子,在陌生環境或他人注視下,常「無法」說話。(圖/翻攝自Pixabay)

今年34歲的安琪,整整跟這場發生在自己體內的「內在風暴」拉扯了30年,一度重度憂鬱症,最後才知道這個在大人眼中,害羞、怕生的小女生;被師長評語,連點個名都不肯答話的班級麻煩人物,其實只是個有選擇性緘默症的孩子。

選擇性緘默症的孩子,不是自閉症、也不是語言有障礙,這些孩子們不是「不能」說話,而是「無法」說話,在陌生環境或注視下,像頭探照燈下受驚無法動彈的小鹿一樣全身癱瘓。

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為什麼我跟別人不一樣?安琪說,有記憶以來,在家還算多話,寫考卷成績也不錯的她,只要到了陌生環境、學校、公司或面對陌生人,一接觸目光,便全身僵直、發抖、冒冷汗,喉嚨像被鎖住了,沒有人能理解她得鼓起多大勇氣,才能夠勉強支吾回應老師每一堂課的點名。

安琪直言,自己4歲就不斷有輕生念頭,卻直到高中受不了霸凌,才在母親面前崩潰哭喊:我講不出話來,但在那個認為「長大就好了」的年代,也只能靠著自己土法煉鋼,一次次挫折、哭完、再勇敢的輪迴,才逐漸適應。

類似的孩子,2017年8月底甫成立的台灣選擇性緘默症協會有許多,念幼稚園的小莎遭同學咬出瘀青,非常痛苦卻沒有哭,也無法開口求救,直到回家媽媽幫她洗澡才知情;今年即將大學畢業的阿豪,從小到大更只能與同住的家人說話。

真正讓台灣社會關注到選擇性緘默症,是今年的國中會考生小皮,雖每次模擬考成績優異,在陌生考場卻會全身僵硬無法思考和書寫,恐全部零分,家長向教育當局反應了一年多,都沒有得到協助,直到考前一晚才被通知可以在模擬考的位置應考,創下會考首例,登上新聞版面。

選擇性緘默症症狀、嚴重程度不一,孩子放鬆時完全正常,在家人面前活潑好動,但緘默兒怕緊張,恐懼在某個人或某些人附近的範圍內,開口說話,或聲音被聽見;有的擔心身體動作暴露自己的焦慮,無法動彈,像木頭人;或是不管心情如何永遠都是一號表情。只有越早確診治療,才越有機會痊癒。

三軍總醫院精神醫學部部主任葉啟斌說,這群「不說話的孩子」,在台灣,沒有外界想像中的少,被歸類在兒童期的焦慮症,以低年級、短暫性者占多數,不過若急性期未妥善處理,拖成慢性,長大成人後罹患躁鬱症、憂鬱症以及其他精神疾病的機率極高。

體質對壓力因應能力出了狀況,大腦功能的發育異常,有如方向盤、煞車出了問題,葉啟斌細數潛在成因,選擇性緘默症的孩子,表現在外,是口語能力受阻,無法表達自我;在內,則是理解能力出現障礙,聽不懂別人說什麼,可能因課業壓力重,或看到老師處罰別的孩子太重,心生恐懼,瞬間就誘發。

葉啟斌建議父母和師長,一旦發現孩子有類似症狀,應給予支持,鼓勵其說出感受,經由評估,可接受藥物以及穩定情緒、溝通技巧訓練等輔助,打破一遇到狀況就「不講話」的慣性。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