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性緘默者是自己選擇不說話的嗎?台灣唯二選擇性緘默症專書譯者、台灣選擇性緘默症協會籌備會執行秘書黃晶晶打破一般人錯得離譜的刻板印象,孩子們其實急切的想要開口,卻受困於痛苦的緘默牢籠。

心狂跳、手冒汗,選擇性緘默症在某些情境之下就是說不出話來。(圖/翻攝自Pixabay)

心臟狂跳、手心冒汗、嘴唇不斷蠕動,在某些情境之下就是說不出來!黃晶晶指出,在別人看來「不過是開口說話,有這麼難嗎?」,但對這群孩子而言,說話比跳火圈、冒生命危險還要困難,許多人即使受傷了、溺水也無法呼救。

國外統計,選擇性緘默症的盛行率在兒童時期為每140人中有1人,年紀較長則為每550人中有1人。

在台灣,目前缺乏選擇性緘默症的相關研究統計,但協會推估,國內外情形相去不遠,國內大約每5個班級就有1名緘默兒,許多人打從出生就以來就有此症,通常在上學之後才顯現出來。

被貼標籤的不只是孩子,在不熟悉甚至沒聽過選擇性緘默症之下,看到異常退縮、怯懦表現的孩子,家長得面對來自於老師、親戚的偏見和質疑也不少,直覺被當成兒虐,或者遭指責過度保護、就是沒教孩子禮貌才養出「草莓族」。

正因為孩子在家活潑多話,在學校或其他令他們緊張的情境,卻完全不說話,判若兩人,黃晶晶表示,不只父母很難相信孩子有問題,認為是學校的錯,老師看了孩子在家正常的錄影,也可能誤會孩子討厭老師、討厭上學,明明會說話,卻對某些人不說話,也容易被誤會是很跩或拒絕人。

小六升國一的小厚(化名),小二時被老師察覺「文靜」過頭,在課堂上不念課文、點名也只會呆站著,提醒家長該帶去看醫生,媽媽這才驚訝的發現原來在家裡活潑好動愛跟妹妹嬉鬧的孩子,每天只要一關上車門、踏進校園就開啟靜音模式。

小厚媽說,被醫師告知孩子是選擇性緘默症時,一度慌張,上網遍尋資料,卻找不到太多國內資訊,老師也不知道如何去輔導,直到加入籌備會,發現「每個媽媽都跟我一樣」,自己的孩子狀況還不是最糟的。

在學校以特教生身份協助下,小厚已經慢慢進步到可以私下與老師正常問答,也能和同學打成一片,但升上國中階段,媽媽卻比他還要焦慮,擔心課業壓力障礙更大,還好雖然在校仍偏安靜,卻已能公開輕聲的答有了。

黃晶晶說,今年8月底正式成立的選擇性緘默症協會,前身臉書社團「選擇性緘默症者&家長&老師的討論區」有成員近2000人,背後代表的是快3、400個家庭,不像自閉症、過動兒等,一般社會大眾較為熟悉接納,選擇性緘默症一切才剛剛開始起步。

黃晶晶強調,自己碰過擁有18年教學經歷的資深老師,直到最近才恍然大悟,原來過去班級上的「問題孩子」是選擇性緘默症,協會要呼籲的是,家長、學校和社會都需要學習如何理解和接納,這些孩子更需要政府投入更多早療、特教資源來支援。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