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超過20年,柯叔元第一次入圍金鐘獎,不是他付出410天如火如荼拍攝的《阿不拉的三個女人》,而是一部用女性視角探究社會的-《外鄉女-黑美人》。

柯叔元嘴上說不覺得可惜,但可以感覺得到,他對每次的演出,每部作品都是那麼樣的驕傲、珍惜。

柯叔元以《外鄉女-黑美人》入圍金迷你劇集男主角獎,固然開心,但《阿不拉的三個女人》是他心中的遺珠之憾。

柯叔元解釋,無論迷你劇或是長劇,對演員都是一種挑戰,你如何在有限的時間內,把角色的一生深刻的呈現?又如何在長達1年多的拍攝期,每天都能與角色融為一體,將他的得意、失憶、和生命狀態完整詮釋。

《阿不拉》的原著《戲金戲土》幽默又風趣的呈現了日據時代末期,在這樣悲情的年代,文化被打壓的情況之下,雖然世界電影崛起,但台灣文化卻仍躲在角落,再加上台語要跟電影結合,又是更難突破的了。

那時候廈門都有在拍電影了,廣東片配粵語的、香港藝人也崛起,但是台語卻無落腳之地,一開始還只能用歌仔戲的劇本,無法加入原創,沒有人才也是問題之一。柯叔元形容,《阿不拉》這部戲,甚至可以稱作是演藝圈的序曲和前身。因為有阿不拉這個人,不惜一切代價讓台灣文化被看見,「你說他有三個女人,其實他只有一個女人,那就是電影。」這是柯叔元在演這齣戲時的心情。

柯叔元把入圍都歸功於背後傑出的團隊。(圖/記者林調遜攝)
柯叔元把入圍都歸功於背後傑出的團隊。(圖/記者林調遜攝)

飽滿的麥穗總低頭

柯叔元在過去老三台的年代脫穎而出,出任當家八點檔小生,又簽入知名模特兒公司,還有機會能到職業劇團演出,柯叔元的經歷說來都令人羨慕。

他說這都是「運氣和老天爺的安排」,直到現在他都還有跟20幾年前合作過的梁志民導演聯絡,也希望未來能有機會再演舞台劇,和八點檔不同的是,舞台劇不光是付出,心理上能有所吸收。

柯叔元認為,「戲劇」是很有魔力的,但這之中也包含了和導演的合作,導演要如何設定鏡頭、配合和引導演員的情緒,完全是需要天時地利人合,絕對不是一個人辦得到的。柯叔元將入圍歸功於身後的工作夥伴們,「所以我說我運氣很好,因為有葉天倫導演和這麼好的團隊,還有這個機會能詮釋這個角色,我才有可能被看見。」

柯叔元和導演之間的溝通從來都是非常良好的,演員很多時候是自己在家看劇本,模擬好整套演出,但是現場帶給演員的,卻是無限的驚喜和第一時間的貼身感受,或許今天下了場大雨,或許天空掛了一道彩虹,甚至一輛火車的意外經過,無意間也造就了一場淒美的畫面,「story is everything」柯叔元說。

柯叔元用運動來比喻現在的演藝環境。(圖/記者林調遜攝)
柯叔元用運動來比喻現在的演藝環境。(圖/記者林調遜攝)

出身令人羨慕 「我還不夠好」

與其說柯叔元是「演員」他更像是藝術家,「做藝術永遠沒有…覺得自己很棒的一天。」出道20幾年,第一次入圍金鐘,柯叔元覺得自己「可能還不夠好」,尤其是看到國外在戲劇上的呈現方式和演員的表演後,心中總是滿腔熱血,多想再接觸更大、更難的戲,渴求進步、磨練自己。

無奈台灣的環境有限,在金錢和時間的壓力之下,有些人才不見得會選擇留在台灣,無論舞台、燈光還是攝影,這些留在台灣的藝術工作者,真的是很不容易。柯叔元開玩笑說:「就像讓李安來拍拍看八點檔,等於要他每天拍一部電影,我想應該就殺了他吧!」

柯叔元解釋,八點檔雖然常被詬病歹戲拖棚,但是以電視台來講是一門生意,是一項很重要的商品,「電視台可以搞搞藝術沒錯,但是他也得搞搞生活」大家也不要用鄙視眼光來看待八點檔,要生存真的很不容易。

或許這樣長久下來,會被觀眾標籤「八點檔演員」,但他並不覺得丟臉,正因為在這樣的邊拍、邊播的緊繃狀態下,無論是體力、腦力和時間的挑戰,恐怕是其他演員支撐不下來的;或許八點檔是一種商業形式的戲劇,但對柯叔元來說,卻也是另一種狀態的藝術,它能磨練演員的韌性。

 

再好的球員,沒有觀眾支持,打下去也是意興闌珊

在網路發達的時代,Netflix、愛奇藝等平台崛起,各式各樣的劇都能在網路上觀看,比較心態自然發生,柯叔元將這種狀況和體育結合,「就像看完NBA再回來看SBL,我們也會覺得說哎呦~我知道那種心情,就像看過LeBron James打球,即便台灣選手已經很厲害、很認真了,但環境就是這樣,但如果我是他們,我看到觀眾這麼少,打下去也是意興闌珊,不能說SBL不好,但是環境就是這樣,我相信他們也是很辛苦在支撐。」

尤其是在世大運後,柯叔元對台灣年輕一輩的選手感到很驚訝,「想不到台灣沒幾隻小貓,卻可以跟這些日韓、歐洲選手競爭,好像忽略了,現在年輕人沒有我們大家想像這麼軟弱,他們甚至比我們更優秀。」

但柯叔元同時也看見問題,這些選手靠著同儕之間的互相鼓勵,和教練之間的情誼,憑著一股熱情和蠻勁來支持他們現在在做的這些事情,著實令人動容。

與此同時,台灣的運動選手表現得可圈可點,未來他們要參加什麼樣的國際賽事,國家是否會思考要如何去幫助這些運動員,怎麼去提升?或是給予更多的補助?如同台灣的戲劇一般,若單單只靠民間的力量,是很有限的,或許我們能向其他國家學習,積極推廣屬於我們的運動和藝術,讓外界看到台灣的軟實力。

讓心胸寬大,想法遼闊,才能走出更寬廣的道路。(圖/記者林調遜攝)
讓心胸寬大,想法遼闊,才能走出更寬廣的道路。(圖/記者林調遜攝)

運動和藝術、對手只有自己

柯叔元關注世大運許多比賽項目,像是標槍、排球、籃球等等,工作雖然繁忙,但他其實挺喜歡運動的,也會和兒子一起打籃球,只是現在兒子大了,有了朋友,老爸只好在一旁當啦啦隊。

柯叔元並沒有特別希望孩子們以後從事什麼行業,只知道女兒似乎有意想當編劇,他深呼吸,有點語重心長地說,「不管搞運動或是搞藝術都會非常辛苦,因為對手都只有自己,沒有別人,但你實際上看到的對手卻有很多。」每天挑戰的,都是昨天的自己。

柯叔元拿自己舉例,他希望每一部戲都能帶給觀眾不同的感受,「我知道你是柯叔元,可是你演的每部戲都不太一樣。」這樣的信心,都必須靠平常的學習和鍛煉,讓心胸寬大、想法寬廣,運動員和藝術一樣,「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柯叔元待人謙虛,看事情的態度很值得學習。(圖/記者林調遜攝)
柯叔元待人謙虛,看事情的態度很值得學習。(圖/記者林調遜攝)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