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歲的黃色拉不拉多Lily,4年前開始陪著身兼專業按摩師和盲用電腦教師身份的主人,在台北、高雄兩地奔波,固定穿梭台北捷運、高鐵、高雄捷運的Lily,堪稱是全台灣移動頻率、里程數最高的導盲犬。

導盲犬是一種工作犬,常被稱為「盲人的第二雙眼睛」。(圖/翻攝自Pixabay)

肩負不同需求,導盲犬還得變身聞香探路的咖啡犬,惠光導盲犬教育基金會教育推廣組組長彭筱涵表示,就曾有熱愛咖啡的視障者,配對成功第一件事,就是要求在上下班固定路線之外,額外多訓練導盲犬帶他直達離家最近的星巴克門市。

有固定外出需求的視障人士,導盲犬等於是他們的「第二雙眼睛」協助提示方向和障礙物。

彭筱涵強調,很多人誤認為導盲犬就像GPS,具有導航功能,可以帶著視障朋友無限制的到處趴趴走,觀念其實錯了,因為每一隻狗狗之所以能夠擔當稱職的領路工作,事前都經過指導員、導盲犬和申請者三方共同訓練,假使到了陌生的捷運站,依舊得靠明眼人一旁協助指路。

在台灣,目前有惠光導盲犬教育基金會和台灣導盲犬協會負責訓練,經內政部核可的現役導盲犬僅有40多隻;根據台灣導盲犬協會資料,全台視障者約6萬人,以國際導盲犬聯盟給的理想比例1:100計算,台灣至少需要600隻導盲犬左右,目前數量遠遠不足。

最常被訓練成為導盲犬的犬種,在台灣,以黃金獵犬、拉布拉多,以及由黃金獵犬、拉布拉多兩者所繁殖出來的混種黃金拉拉,因為適合培訓,比較常見。

以惠光為例,彭筱涵說,去年僅成功配對2組,但目前申請導盲犬的等候名單之上,還有26人在排隊,經費不足(一隻導盲犬訓練經費約120萬)以及寄養家庭數量還不夠,是兩大主要影響因素。

原來每一隻候補導盲犬的幼犬,在出生後2至4個月便必須到寄養家庭生活,學習社會化,從捷運、公車、電扶梯、摩天輪再到纜車,習慣搭乘各種交通工具,並學習適應各種環境,至少需要1年。

彭筱涵強調,得「24小時帶著狗」是寄養家庭最基本也最困難的門檻,那怕只是未定點大小便、無聊啃咬沙發或拖鞋,都得在黃金3秒內出聲制止,藉由時時刻刻一做對就鼓勵、一做錯就喝斥,才有辦法從小開始適應人類的環境,也因此寄養家庭多半以退休族、家庭主婦,或者工作時間彈性的自由職業為主。

過去,國內也曾有過科技業工程師以及國小高年級老師積極爭取,好不容易帶著導盲犬上班、上課,甚至跟著學生一起畢業旅行,不過,皆只維持了一年。

犬隻一胎約5到7隻,不過,即便1年能訓練出10隻合格的導盲犬,也不代表會有10名視障者配對成功,惠光配對率大約2到4成左右;台灣導盲犬協會的做法則是,萬一狗狗5歲了,還是未能配對成功,就不會讓牠們服役了,而導盲犬平均在8到10歲時退休。

彭筱涵說,針對配對失敗、淘汰的幼犬,或是屆齡退休的導盲犬,台灣人的愛心,其實叫人十分感動,因為從過去到現在,皆能一一順利找到收容的家庭去處。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