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月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為了延緩失智奶奶的退化情形,以及讓民眾了解失智症,安排平均年齡85歲的她們到嘉義超商當店員、煮咖啡,讓大眾有機會關心失智症長輩,也幫助活化患者的腦部。面對失智症,多數民眾的第一印象是記憶力變差,但真的碰到失智長輩時,該如何互動?此病能預防或篩檢嗎?面對這些問題,恐怕難以正確回答。

根據國際失智症協會(ADI)的統計,全球每3秒增加1個失智症患者、每年新增990萬名患者,推估2017年有5千萬人罹患失智症、2030年為7500萬人、2050年超過1億人面臨失智危機;而依台灣失智症協會推估,2016年台灣失智人口超過26萬人,2061年逾85萬人為失智症所苦。隨著台灣社會邁向高齡化,失智人口攀升,民眾若能更關心失智症,不僅有助預防,出門在外碰到失智患者時,也能友善互動。

 

失智症不是老人專利!

失智症是一種疾病,並非正常的老化,年輕人也可能得病,除了記憶力減退,語言能力、空間感、判斷力亦會退化,甚至出現個性改變、妄想或幻覺,嚴重時將干擾工作和人際互動。

台灣失智症協會秘書長湯麗玉表示,失智症的早期徵兆如判斷力下降、個性轉變、重複問問題、忘記年月日等,「有些家屬等到代誌大條時,才帶去看醫生,通常失智症都已是比較嚴重了。」她建議可透過「AD-8極早期失智症篩檢量表」來評估長輩是否有失智早期症狀,若符合量表裡的兩個症狀以上,建議民眾應帶長輩到醫院記憶門診檢查。

台灣失智症協會秘書長湯麗玉表示,失智症的早期徵兆如判斷力下降、個性轉變、重複問問題、忘記年月日等。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4
台灣失智症協會秘書長湯麗玉表示,失智症的早期徵兆如判斷力下降、個性轉變、重複問問題、忘記年月日等。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4

一般來說,失智症約分成三類:「退化性」、「血管性」和「混合型」。退化性失智症如阿茲海默症等、血管性失智症多因腦中風或慢性腦血管病變,造成腦細胞死亡導致智力減退;混合型則多為阿茲海默症與血管性失智症並存。失智症的病程又分為輕、中和重度。

失智症的危險因子像三高、抽菸、憂鬱和肥胖,甚至聽力障礙都會增加罹患風險。那麼該如何預防失智症?湯麗玉建議,平時應「多動腦」、「多運動」、「飲食管理」、「多互動」來降低罹患風險。

 

讓患者動手做 有助改善病情

應該如何照顧失智症患者較好?湯麗玉表示:「若是患者能做的事,就盡量讓他動手做,但這需要較多的耐心。白天可以多安排活動讓患者參與,使他能多動腦、多運動、和人互動講話,像下棋、畫畫、挑菜、唱歌、刷牙等,都可以做。」湯麗玉強調:「不一定是要艱難或益智的活動,只要患者有活動,對他的病情都有幫助。」

台灣失智症協會秘書長湯麗玉表示,失智症患者不一定要做艱難或益智的活動,只要患者有活動,對他的病情都有幫助。翻攝自網路
台灣失智症協會秘書長湯麗玉表示,失智症患者不一定要做艱難或益智的活動,只要患者有活動,對他的病情都有幫助。翻攝自網路

湯麗玉指出,照顧者常有的謬思,是當失智症患者做錯事時,直覺反應是糾正或否定他,但雙方可能因此產生衝突,這需要時間慢慢學習跟患者友善動互動。她建議若發生此情形,照顧者可以告訴患者正確的事,但不必強行糾正,舉例來說,患者有時會說「他還沒吃藥」,想要重複吃藥,照顧者若硬跟他吵架,容易兩敗俱傷,這時應先想辦法轉移他的注意力,譬如告訴他「先吃飯,等一下準備藥給你吃」,由於患者記憶力變差,轉移注意力後,他可能就會忘記這件事,而能避免衝突。

此外,由於家屬長期照顧失智症患者,久而久之也會影響身心,湯麗玉也提醒家屬善用社會資源,譬如可參加該協會的瑞智學堂或到日間照顧中心,避免讓自己太累。她回憶常有家屬說:「他(患者)不先走,我會先走。」所以家屬也應保有自己的生活,同時和其他家人分工,舒緩照顧壓力。

然而,有些家庭因人手不夠,照顧重擔都由一人扛起,這些長期壓力無法排洩,便衍伸出老老相殘或弒親悲劇,因此,若家庭無足夠人力可輪流照護時,其實也可考慮讓失智患者到日照中心生活。如此一來對患者而言,白天能有規律活動,有助避免日夜顛倒影響家人作息;對家屬而言,也能獲得喘息空間。

 

日照中心在地化 強化社區連結

中山老人住宅暨服務中心主任李梅英回憶:「有一位80歲的老爺爺中風後無法走路,並患有輕度失智,家屬帶他來日照中心參加失智輔助療法和復健,但他不喜歡輔助療法,只願意做復健,當他能行走時就離開日照中心,但回家後狀況變糟,所以又回來了,不過他都認為自己是來做復健,雖然老爺爺都不參加輔助療法,但喜歡看別人聊天或坐在客廳看電視,照護員也不強迫他參與活動,反而尊重老爺爺,讓他做自己想做的事,儘管未參加活動,但對他的失智也有改善。」

中山老人住宅暨服務中心主任李梅英表示,台灣日照中心也越來越重視個別化和融入在地文化特色。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6
中山老人住宅暨服務中心主任李梅英表示,台灣日照中心也越來越重視個別化和融入在地文化特色。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6

過去日照中心常被人詬病給予老人的照顧是「集體式」、「按表操課」,逼迫長者做不喜歡的事,但從上述的老爺爺例子,發現其實日照中心與老人互動的方式逐漸轉變,現今更重視「個案」、更在地化,以及尊重長輩的意願。

中山老人住宅暨服務中心分成三部分,1樓是老人服務中心、2樓是日照中心、3~6樓是老人住宅。目前日照中心共有54位老人,確診和疑似的失智症患者高達90%,而老人住宅也有2位長輩確診為失智症。

李梅英表示,日照中心分成三個單元,彷彿三個家,每個單元約容納15~20位長輩,並各分配3位照護員。單元裡面有書房、客廳、餐廳和浴廁等,另有4間獨立教室,可提供靜態和動態的輔助療法使用。

中山老人住宅暨服務中心的日照中心分成三個單元,單元採家庭式設計,有客廳、餐廳等。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6
中山老人住宅暨服務中心的日照中心分成三個單元,單元採家庭式設計,有客廳、餐廳等。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6

李梅英說,為了讓失智患者有規律的生活,日照中心會擬定一張作息表,想參加活動的長輩,就讓他們依作息表活動;但有些長輩若精神不好,中心會事前評估,依患者的行為和精神症狀(BPSD)來進行個別化活動。有些人不想參加,就會待在客廳看電視、聊天、下棋或玩娃娃。

據了解,失智長輩在日照中心的一天,從早上8點半開始,長輩陸續抵達中心,護理師會先幫長輩量血壓;9點進行現實導向活動,休息後再開始輔助療法如認知活動、感官刺激活動、懷舊活動、藝術活動、唱卡拉ok;午餐後,會訓練長輩們生活自理(刷牙)和午休,有些長輩不想睡午覺,也能做其他事;下午2點進行另一節輔助療法,因此時長輩的專注力下降,照護員會帶較輕鬆的活動如做點心和文康休閒,活動結束時已屆下午4點,4~6點家屬再帶長輩回家。

中山老人住宅暨服務中心的日照中心的作息表。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6
中山老人住宅暨服務中心的日照中心的作息表。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6
中山老人住宅暨服務中心布置復古房間,來帶失智患者參加懷舊活動。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6
中山老人住宅暨服務中心布置復古房間,來帶失智患者參加懷舊活動。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6
中山老人住宅暨服務中心的照護員會利用此面彩繪牆,帶失智患者上感官或認知活動。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6
中山老人住宅暨服務中心的照護員會利用此面彩繪牆,帶失智患者上感官或認知活動。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6
中山老人住宅暨服務中心的日照中心的卡拉OK室,長者有時會在此處歡唱。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6
中山老人住宅暨服務中心的日照中心的卡拉OK室,長者有時會在此處歡唱。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6

除了上述活動,日照中心為了加強失智老人和社區的連結,照護員每個月會帶長輩們到菜市場買菜、逛超商、到公園散步、吃小吃,讓長輩融入社區、不會跟社區脫鉤。李梅英補充:「每逢節慶或慶生會時,社區托兒所的小朋友或表演團體也會到中心表演、陪伴老人。」

目前該中心收案類型多為輕、中度,但重度具有行動力的患者也會收案。李梅英說:「日照中心收案前,會先以電話諮詢患者狀況,當家屬帶長輩察看現場時,再和家屬詳談長輩過去的生命史、結婚狀況、禁忌話題或特別讓家屬困擾的情形。」她舉例,有位患者以前是老師,不喜歡被人稱呼「奶奶」,照護員就會改稱她「老師」,讓奶奶對日照中心的環境更有安全感。

日照中心就像一個「中繼站」、「托老所」,周一到周五的白天,家屬將失智長輩送來這裡參加活動,照護員和家屬交接照護患者,因此日照中心也必須和家屬緊密聯繫疾病情況,才能好好地照顧失智患者。

李梅英認為,目前台灣的日照中心發展並不差,借鏡歐美之外,也漸漸具有本土化的思維,不僅融入在地文化特色,也朝家庭式設計邁進、讓長輩融入在地和家庭,同時也著重個別化及患者的自立訓練。但在家屬照顧方面,除了讓患者動手做之外,她認為,不僅主要照顧者要理解失智症,其他家庭成員也需多了解此病,才能擁有一致的照顧共識,避免造成誤會與家庭失和。

 

打造友善社區 讓失智者平安生活

伴隨失智人口逐年上升,關注失智症的民眾愈來愈多,8月時總統蔡英文也表示欲在2017年底完成新版台灣失智症政策綱領。湯麗玉認為:「台灣政府近年針對失智症,提出失智症綱領2.0版,今年也啟動共照中心和社區服務據點等,這些方向都是對的,但還需投入更多資源跟經費,才能把事情做更好。另外也需加強宣導,讓民眾能更了解失智症,並對失智症患者更友善。」

她說,儘管台灣失智症患者超過26萬,但如今仍有患者害怕被排斥,而不願被人知道罹病,尤其年輕型的患者更恐懼被歧視,「因為民眾不理解為何『這麼年輕怎麼會得失智症?』」湯麗玉回憶,曾有家屬帶失智症患者出門搭計程車,但由於患者認知功能障礙,導致他不知該如何坐進計程車,結果計程車司機就當場生氣,家屬急忙向司機解釋:「因為他有失智症,所以有困難……」不料反而被司機說:「這樣子你還帶他出門!」此外,有時失智症患者在外面,可能因病而有失序行為,卻常遭人斥責,她感嘆:「這個社會某種層度對失智症仍不友善。」

在失智症患者變多的情況下,湯麗玉認為:「當患者在社區趴趴走時,我們都有機會碰到,碰到時不要罵他,他不是故意的,應該要互相幫助,才能讓失智症患者能在社區平安生活。」她提醒若是認識的患者,民眾可請家屬帶回;若不認識,也可幫忙報警。

她指出,當未來失智患者逐漸成長,其實再多的養護機構或日照中心都非根本解決方法,而是應讓社區變得更友善,讓社區和全民一起學習照顧失智患者,大家才能和平共處。

無獨有偶,據李梅英觀察,台灣的失智症照顧在民間團體和政府的努力下,她認為整體發展不輸國際,「但對於整體的失智症患者,尤其是年輕型患者,仍有多數患者是家庭照護,那社區如何能更友善對待失智症患者,這是大家還可以共同努力的。」

中山老人住宅暨服務中心主任李梅英說,失智長者很容易會想找門、並拍打門,所以中心就在門上畫神像,長者敬畏神像便不再拍打門。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6
中山老人住宅暨服務中心主任李梅英說,失智長者很容易會想找門、並拍打門,所以中心就在門上畫神像,長者敬畏神像便不再拍打門。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6
有些失智長輩會想要回家,中山老人住宅暨服務中心的日照中心內也設計一處候車亭,讓長輩等公車以安撫情緒。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6
有些失智長輩會想要回家,中山老人住宅暨服務中心的日照中心內也設計一處候車亭,讓長輩等公車以安撫情緒。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6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