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母團體家屋位在台北市士林區德行東路小巷中,周遭鄰近國小、社區、超商等,生活機能方便,家屋後方還可以遠眺綠色山林,讓居住其中的失智症長者也能享受大自然的環抱。

團體家屋(group home)起源於瑞典,在日本盛行,是一種新型態照顧失智老人的場所,提供小規模、生活環境家庭化、個別化的多元照護服務,目前全台6縣市僅有7間,北部更只有天母團體家屋1間。

天母團體家屋督導李依靈表示:「團體家屋和一般養老院、日照中心不同之處,是它提供24小時的連續性照護,照護員均為本國籍,而且只收案失智症患者,加上人力配置較高,能提供更多失智症的照護。」目前家屋共有17位長輩居住,多為女性,最年輕的長輩是68歲、最年長的是93歲,長者的平均年齡約84歲,這些爺爺奶奶多來自台北、新北及高雄,其中又以士林、內湖和北投居民較多。

據了解,目前天母團體家屋分成兩個單元「長青家」和「寶貝家」,為了生活品質,長輩都是一人一間房,依房間大小差異,每月收費約4萬3千元至4萬5千元,最多可收17名失智症患者。整體的室內空間約100坪、室外約200坪,家屋裡除了個人的房間,還有客廳、餐廳、浴室和廁所等;而家屋後方原先的游泳池已被填平成菜圃,讓長輩種一些容易存活的地瓜葉、香蕉樹等,有些不喜歡種菜的長者也能來摘水果。而菜圃旁有曬衣架,讓爺爺、奶奶能自行晾衣服,或到此處享受陽光的溫暖。

家屋後方原先的游泳池已被填平成菜圃,讓長輩種一些容易存活的地瓜葉、香蕉樹等。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5
家屋後方原先的游泳池已被填平成菜圃,讓長輩種一些容易存活的地瓜葉、香蕉樹等。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5

給長輩「家」的感覺 重視團體生活

李依靈說:「團體家屋的理念,是期許成為失智長輩的第二個家。」此外,也希望這些爺爺、奶奶跟社區連結,平常也會帶長輩到社區活動,比方像到附近商家購買物品、到對面社區散步,之前也曾帶這些他們到百貨公司散步。

據了解,目前天母團體家屋已住滿失智老人,但仍有人在候補排隊。究竟什麼樣的失智症患者適合到團體家屋生活?

李依靈解釋:「會找到團體家屋的家屬,先前就對失智症有所了解,家屬有用心,也想讓長輩有好的生活品質,但又不願隨便送到安養院,因此會特地上網搜索資訊,後來才選擇團體家屋。」此外,由於天母團體家屋是由士林靈糧堂承辦,該單位現今在士林和西湖也有負責日照中心,有些人曾參加過日照中心,在適應團體生活後,因對該單位較熟悉,才會選擇到同機構的團體家屋生活。

目前天母團體家屋的收案標準是收中度以上、可行動的失智症患者,這是由於環境設備的限制,若患者臥床或需要更好的醫療照顧,則不適合到團體家屋生活。另一方面,在長者入托前,也會先評估他們是否能適應團體生活、對環境有無安全感、是否對其他長輩有攻擊行為,如果有些人無法適應團體生活,團體家屋也會轉介其他照顧機構或建議聘請看護一對一照顧。

「給失智長輩『家』的感覺」是團體家屋的理念,雖然家是「避風港」,但若發生家暴,也可能淪為地獄。而天母團體家屋裡的長輩曾發生過家暴或被欺負嗎?「家人」爭執時又該如何是好?李依靈回憶:「被欺負是沒有,但曾有長輩們發生衝突,工作人員看到後趕緊將兩人帶開,避免雙方發生衝突。為了預防此情形,其實照護員在長輩們活動時,都會在一旁照顧,若有突發狀況也能緊急應變。」

 

「生活就是復健」 長輩親手做訓練自立

團體家屋的理念是要給失智長輩第二個家,所以生活空間較寬敞,也有客廳、餐廳、浴室和廁所等。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5
團體家屋的理念是要給失智長輩第二個家,所以生活空間較寬敞,也有客廳、餐廳、浴室和廁所等。記者李依頻攝,2017.09.05

團體家屋除了重視「家」的感覺,也強調「生活就是復健」,雖然有作息表,但此表僅供參考,主要是透過日常的規律生活來幫助失智患者延緩退化。李依靈說:「這裡不會特別替長輩上復健課程,長輩早上起床後,照護員會先讓他們維持家中整潔,透過做家事、煮飯、收洗衣物或大家一起唱歌等,來延緩長輩的失智狀況。」

她補充,針對不同階段失智症患者,團體家屋的照護重點也有差異。中度患者著重提供他們「生活資源」,讓功能較佳的長輩藉由做家務事來維持日常生活;重度患者則關注他們的「自立資源」,雖然他們已不方便做家事,但仍會協助他們,使其能自己吃飯、上廁所,以保持作息正常,而非輕易取代他們的自立功能。

李依靈強調:「所謂『用進廢退』,若長輩還會做,就要讓他動手做。」她舉例,曾經有位長輩在炒菜,但一直無法成功翻面,一般人看到就會想幫他翻面,但在團體家屋裡,不會主動幫他翻面,而是會用夾子微調菜的位置,使長輩能順利翻面,讓他能親自完成,來維持自立能力。

此外,在團體家屋服務4年的李依靈觀察,目前社會愈來愈深入看待失智症,比起以往只在表面討論失智症,現今更能公開談失智症。而在照顧方式上,也從早期訓練應付長輩對話,慢慢轉變到訓練了解失智症患者的過去和觀察他的行為,試著透過觀察來找到問題的解決方法。她說:「失智症沒有同一套的方式去照顧,也不要給失智症患者貼標籤,而是要學著如何成就他,讓他更有尊嚴的生活。」

 

高人力高品質照顧 帶來高成本壓力

儘管團體家屋在台灣已推行多年,但目前仍僅有7間,究竟團體家屋在發展上面臨哪些困難?李依靈指出,天母團體家屋額滿的話,會有10位照護員,相較於養護機構或日照中心,團體家屋對失智症患者,是以高人力、高品質方式來照顧,相對地亦帶來高成本的管理,並非是擁有很多盈餘的單位。「對我們而言,在寸土寸金的台北,要找到合適場地較困難,所以目前台北只有我們這家。此外在經營上,今年團體家屋的房屋補助突然減少約40萬元,這對非營利組織而言,帶來較沉重的打擊,也希望政府在此方面能成為我們穩固的後盾。」

由於團體家屋經營成本高,加上尋找適合場地不易,以及需加強人員的失智症專業訓練,所以目前全台數量較少,僅台北市、台中市、南投縣、雲林縣、嘉義市、花蓮市有此類型的機構。據悉,士林靈糧堂預計在新北市新店區、基隆市七堵區承辦團體家屋,目前已在籌備中。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