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於九月10日舉行課程審議會大會,共45人參加,會中委員針對108年國文課綱提出四個修正案,經投票表決後皆無過半。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長邱乾國表示,修正案經在場委員一一表決,皆未獲過半同意票,因此決議維持課綱草案,將文言比例訂為45%至55%。從八月底延燒至今的「文白之爭」似乎暫時有了定論。

8月20日課審會大會招開後爭議不斷,關鍵的文言文比例增減引發學界論戰,從文言文對教育的利弊,到台灣國族認同、如何在古往今來中找尋台灣的定位,甚至是文言文於當代的實用性,古文經典究竟是否不合時宜,諸多議題再度浮上檯面。對此,我們專訪了台師大國文系徐國能教授,也是這次「國語文是我們的屋宇」學界連署發起人之一,邀請教授來解析這次引發爭議的幾項議題。

徐教授表示,這次引發分派論戰的導火線在於,103年時,教育部公布108年「總綱」做為整體方針,總綱之下再分立各科研修小組,研修小組則招集各科老師、學者,制定不同領域綱領。根據十二年國教,國小至高中,研修小組必須再細分為國小、國中、高三部分,安排適合每個階段的內容與比例,再將三者銜接。各科目研修小組和國教院課程發展委員會經過多次開會、討論,歷時兩年,各科皆得到大致結論,再經過民間多次公聽會後,才將此草案提交課審會。

課審會的編制則包括各路人馬,雖看似多元,但在審核單一課程時,便會突顯專業人員不足的困境。課審會被賦予高度權力,不接受課程研修小組提出的文言文45%~50%佔比、核心選文30篇,便有非國語文領域的委員提出降至30%,之後課審會也對高中選文提出了全部刪除的甲案,以及將選文下修至10或15篇的乙案。

徐國能表示,課審會太草率推翻研修小組費時兩年的規劃,若課審會將文言文比例降至30%的決議通過,屆時高中文言文比重將和國中九年級的比例相當,讓國、高中教育銜接失衡。再來是將文言文定論於30%並未給出實際原因,無法提出說服理由。

 

選文爭議始末

除了將文言文比例下修至30%外,另一個爭議點則在課審會提出的選文甲、乙方案。其中乙方案票選出十篇文選,操作流程上,選讀篇目由課審會中各委員提出,之後進行網路投票。徐國能表示,這之中的爭議在於,投票名單的篩選機制一開始便有問題,很多人並不知道為何擁有投票資格,很多人也疑惑自己為何沒有投票資格。

至於最後網路投票選出十篇,入選的〈大甲婦〉、〈番社過年歌〉、〈送王君入監獄序〉三篇引起學界爭論,徐國能說:「有幾篇本土色彩文章我認為不是很適合。閱讀並無好壞,但適不適合拿來當做教材便要考量很多問題。原住民學生若看到先人在當時漢人眼中是這麼可笑、無知,那是一種很難堪的感受。」其中〈番社過年歌〉一篇,徐國能認為,番社過年歌有感有慨、敘事得宜,結構非常清晰,結合土風情懷,可以增加學生對原住民被漢人迫害的認識。但在古代,稍微受過教育的文人大多寫得出這樣的作品,不足為奇。

近年國文課選文更加多元,期望透過國文課連結台灣主體認同、台灣定位,但本土化歷程卻於本次的課綱審定中引起爭議。(圖/shutterstock,2017.09.12)

再者,〈送王君入監獄序〉是模仿〈送李愿歸盤古序〉,與其讀仿效而成的作品,不如讀模仿源頭。對於課審會委員的篇目推薦理由,皆提到台灣人權、族群平等,徐國能希望選文能回歸到教育本質,選出對教育現場直接有益的文章,而非過度的著重本土色彩。

 

文言文優勢為何?

立足教育現場,回到引發論戰的文言文本身,外界最想理解的便是,相較於白話文,文言文在教授學生聽說讀寫上,是否更有優勢?它帶給學生的好處又會在哪?就教學面而言,徐國能認為回到古文教學,教學重點分三個層面,最基本是字詞使用,除了會說會寫,也要用得適當。第二層是理解能力,除了文章表面讀到的意思,文字背後可能仍有深意,學生能否透過表面文字去引申、聯想,感受到後面的意涵,這便是閱讀能力。第三層,便是把語文能力連接到思想,可以自己思辨這層抽象的問題。

以文言文來說,生難字詞一定比較多,相較於白話文,有些用法只有文言文中才能讀到。例如出自《詩經》中的「不忮不求」,平常很少使用到「忮」字,或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之前引援《論語.子路》中:「硜硜然小人哉。」這也是一種精煉的說話方式,透過淬鍊後的文字幫助學習白話文。以學來說,很難斷言什麼是真的用得到或用不到,就字詞方面,文言文會比白話文學得多,而高中三年正好是語言能力的巔峰,不妨藉此擴大自己的知識庫。

再者,文言文於書寫上較為簡練、達意含蓄,當討論到閱讀理解力時,便是很好的素材,以最常見的「千里共嬋娟」而言,白話來說就是即便相隔千里,我們倆仍一起看月亮,但必須了解到字詞後面有作者的情感,需要學生轉彎思考,這就是閱讀能力的培養。文言文在書寫上借助了很多的典故,藉此讓閱讀者得以聯繫到更多的文化思維,便是教授文言文能一併帶來的好處,也是優勢。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