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入圍金鐘新人獎,江宜蓉經過7-11馬上捐了100塊,說是要消災,「就像你打麻將開天胡就要請大家吃飯,不然出去會被車撞啊,不是有這種說法嗎哈哈哈。」

觀眾對她的印象,應該都還停留在《花甲男孩轉大人》裡面的「雅婷」,以為她就是像電視裡演的一樣,一個傻里傻氣的怪怪美少女。但其實江宜蓉心中所想像的世界,卻是那麼樣的成熟;那麼樣的值得去學習、去了解。

江宜蓉以植劇場《戀愛沙塵暴》「敏霓」一角入圍金鐘獎,但敏霓說到底也不是主要角色,在決定報名時,江宜蓉還說,「蛤不能下一部再報嗎哈哈哈?」就怕浪費了一次機會,天真的反應讓大家都笑了。

江宜蓉的個性成熟,對生活有一套自己的原則。(圖/記者葉政勳攝)
江宜蓉的個性成熟,對生活有一套自己的原則。(圖/記者葉政勳攝)

江宜蓉在詮釋敏霓的時候,沒有刻意控制體重,但是得知要演《花甲》時,她卻為了女神「雅婷」瘦了4公斤,雖然殺青後有放縱一陣子,把自己吃胖了,但銀幕放大效果不饒人,她現在又比拍《花甲》的時候還更瘦。

女明星變瘦應該是要很開心的才對,但江宜蓉卻不想透露體重,她小小聲地說:「我現在這體重不適合沒有要走影視的人,講出來感覺很不健康,不想要國高中生效仿。」為了能更上鏡頭,她默默地在努力著,只是她也希望大家能保持身體健康,不要過度減肥。

《花甲》的好評讓她的知名度逐漸提高,但壓力也隨之而來,江宜蓉說,以前跟《沙塵暴》的演員們出去,最先被認出來的都不是她,就算真的被認出來,路人也只會問:「你是不是那個什麼霓的?」雖然沒有知名度,但她覺得這樣的生活非常自在,現在走在路上,回頭率變高,江宜蓉開心歸開心,也怕跟家人出去會不太方便,生活品質反而受到影響。

 

可以跟自己相處得很好,「我不是一個可以一直這麼熱情的人」

江宜蓉說自己和敏霓是「天差地遠」的兩個人,敏霓無時無刻都處於高能量狀態,一直都是那麼開心的樣子,她看完劇本只覺得「她也活得太累了吧」!

江宜蓉卻也很羨慕敏霓,因為她是團體裡面比較願意給出「很多能量」的人,即使和自己個性不像,江宜蓉也不討厭這個角色,反而會心疼她,「她就是把什麼事都做了還被討厭,使錯力,真的很傻。」

江宜蓉羨慕「敏霓」的高能量,也很疼惜她。(圖/記者葉政勳攝)
江宜蓉羨慕「敏霓」的高能量,也很疼惜她。(圖/記者葉政勳攝)

江宜蓉笑起來很萌,第一眼我也覺得她就是像敏霓一樣天真,就是像雅婷一樣的鄰家女孩,但其實她很成熟,很有想法,面對這個世界,她有自己的一套邏輯和規則,和敏霓不一樣,江宜蓉說:「我是一個很懶惰的人,在朋友面前我可以都不講話,我不會刻意想討好別人,會成為朋友就會成為朋友,不需要一直去找別人講話。」

在感情上,江宜蓉理性,又很保護自己,只要讓她感覺到對方有一點點不是很想跟她聯絡,她就會自動畫下句點,「沒關係其實我們當朋友就好。」被愛與愛人,江宜蓉毫不猶豫地選擇被愛,「如果一個男生對我一點回饋都沒有,我真的沒辦法。」江宜蓉語氣堅定,露出甜甜的笑容。

江宜蓉剛開始拍戲時,連走位都顧不了。(圖/記者葉政勳攝)
江宜蓉剛開始拍戲時,連走位都顧不了。(圖/記者葉政勳攝)

江宜蓉演了植劇場的2部賣座好戲,和龍劭華、蔡振南、吳慷仁等大咖同台,但因為不是主要角色,沒什麼機會和他們對到戲,江宜蓉仍會把握機會,到現場觀摩前輩的表演。

看著前輩和導演討論演出,除了照著劇本演之外,是不是還能做些什麼?其實江宜蓉心中也有很多想法,只是怕講了多嘴,最令她感到佩服的是,這些前輩不只是對演戲熟練,抱括燈光、鏡位都非常了解,江宜蓉笑說:「我第一部《沙塵暴》連他們拍到哪裡都不知道,連走位都顧不了。」

她以為演戲就是和對手演員互動,沒想到要考慮這麼多技術性的東西,就連拿個雨傘都要喬角度,對於導演給的各種指令,江宜蓉一開始很不適應,她看著天花板驚呼:「我的內心是崩潰的!不知道這麼多東西要記。」拍《花甲》的時候,也常擋到對戲演員鏡頭,一連串的出包和失誤,讓她不由自主緊張起來,就連燈光師幫她補個光,她就會上演內心小劇場:「怎麼辦…是不是我做不好?還是我太胖?」

講著講著,連她自己都笑了。

江宜蓉決定當演員的時候,沒有跟身邊朋友討論,就怕聽到各種意見,會讓她心情不好。(圖/記者葉政勳攝)
江宜蓉決定當演員的時候,沒有跟身邊朋友討論,就怕聽到各種意見,會讓她心情不好。(圖/記者葉政勳攝)

久了之後,江宜蓉逐漸習慣這種步調,現在遇到新的問題也不會鑽牛角尖,否定自己,「演戲好像就是這樣,會一直有新的問題,現在遇到了也不會像以前一樣這麼慌,知道大家就是想要一起把事情做好而已。」

 

怪怪美少女的倔強

江宜蓉決定要當演員時,沒有跟任何人討論,默默地去做了,「我有時候滿倔的,如果我先講了,然後如果不幹嘛,好像就有壓力,這件事情先做了再說,因為也不一定會有什麼結果,有就在跟大家分享。」

她看起來溫溫的,但是一但有了決心,那是比誰都還要堅定,「很怕我說了之後,別人會開始說『蛤你確定嗎』,我不想聽到任何意見,因為我已經決定要做了。」

江宜蓉曾說,演戲是她這輩子最想做的事。(圖/記者葉政勳攝)
江宜蓉曾說,演戲是她這輩子最想做的事。(圖/記者葉政勳攝)

江宜蓉曾經說過,演戲是她這輩子最想做的事,雖然有自己的小圈圈,但偶爾還是會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我是一個很保護自己的人,又很理性,可是我心裡又會想冒險,但真的冒險我又承受不起這個後果。」透過演戲,她可以藉由角色去其他地方闖蕩、去挑戰,下了戲後,又能回到自己的安全堡壘。

江宜蓉國中畢業就出國唸書,曾經在排球隊遭受到同儕之間的排擠,要練習的時候找不到人對打,只好打牆壁,現在很多畢業生都會想出國念書,以過來人的經驗,江宜蓉反而認為,「真的有這個需要嗎?」除了昂貴的花費之外,她覺得如果只是不知道要幹嘛,那不如去打工旅遊,或是出去玩就好,不需要騙自己是要去讀書的,開玩笑說,「因為你可能也不能念畢業哈哈哈。」

江宜蓉的演藝事業正要起步,她依舊保有自己原有的個性,退去光環後,又回到自己的舒適圈,訪問結束,好像有點餓了,江宜蓉看看菜單,和一般的上班族沒什麼兩樣,她搖搖頭說,「沒關係,我想回家了。」

江宜蓉氣質出眾,出國唸書的經驗造就她內斂的性格。(圖/記者葉政勳攝)
江宜蓉氣質出眾,出國唸書的經驗造就她內斂的性格。(圖/記者葉政勳攝)

相關文章:

世大運反映台灣軟實力/柯叔元:藝術家如同運動員,「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專訪陳妤(上)/人生第一場哭戲卡關,「我太小看這一切了」

專訪陳妤(下)/如果可以,我也想當《花甲》的「雅婷」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