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一下,想要「高潮」卻得排隊等上至少2年,你能忍受嗎?但這是在台灣真實上演的情形,近80名重度身障者,失去了手或無法控制自己的手,甘心這漫長的等待,只為了釋放一點點被身體綑綁住的慾望。

在台灣,男性障礙者若申請由女性性義工服務,可能至少需等候兩年才能得到服務。(圖/翻攝自Pixabay)

「男性障礙者若申請由女性性義工服務,可能至少需等候2年才能得到服務,因為目前申請女性性義工的男性障礙者人數很多。」這是台灣本土第一個性義工團體《手天使》網頁上的最新訊息。

用手幫受服務者自慰的《手天使》,自2013年開始在台灣提供服務,只要是領有重度殘障手冊的重度障礙者(限肢體障礙者和視障者)可以申請一生3次的完全免費服務。

《手天使》創辦人黃智堅表示,目前名單上等候受服務者接近80人,95%都是異性戀,在目前性義工人數僅有10人的狀況之下,想要等到女性性義工服務,可能至少需等候2年才能得到服務。

等待時間之所以如此漫長,因為手天使並非一般人想像中的「一申請就幫你自慰、打手槍」簡單,為避免重度障礙者可能的身體風險,團隊至少得先花上一個月到一個半月,與申請者面談,全盤了解其生理、心理狀況,尤其是心理建設,得拿掉其潛在的恐懼與罪惡感。

黃智堅指出,《手天使》迄今提供過16次服務,15名受服務者當中,去年才有了第1名女性,這群重度障礙者包括小兒麻痺、肌肉萎縮症以及視障,平均年齡30歲上下,絕大多數沒有談過戀愛,更不曾與人有過肌膚之親。

我是不是在做壞事?做色情?同因小兒麻痺而行動不便的黃智堅不諱言,有太多台灣父母在面對重障的子女時,三不五時灌輸、洗腦其「你都這樣了,不會有性需求」、「想那一回事,就是被帶壞了!」的觀念,力圖禁絕慾望,也因此面對這些從沒享受過性愛美好的申請者時,第一關往往要克服的是莫名的罪惡感。

同樣的,幫人自慰不難,每一位性義工受訓的重點,其實只有一項要求,互動自然,因為面對與一般人不一樣的「體態」,只要一個不經意的眼神,可能就會造成受服務者的不舒服,反而傷害了他們。

黃智堅說,的確有受服務者眷戀於第一次服務太美好,指名要同一位性義工,但團隊為了讓受服務者體驗不同人、不同個性的社會真實面,堅持3次服務都由不同性義工上場。

受服務者、性義工是平等的關係,黃智堅強調,義工們也都清楚了解手天使不是做慈善,更不是救濟,我們始終倡議的是身障者的性權就是人權,進一步的說,如果男性受服務者能在90分鐘的服務時間中擄獲義工的心、把到手,放鞭炮慶祝都來不及。

黃智堅欣慰,《手天使》成立這些年頭以來,最常面對來自網路酸民的「酸言酸語」,但不用他們出面澄清,已經有越來越多的民眾會主動出聲捍衛身障者的性權,下一步,盼望政府能把幫身障者自慰納入身障福利的一環,仿效國外的性福利捐,讓重度身障者能有管道紓發。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