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4日零撲殺政策正式上路,根據《動保法》第12條規定,公立收容所僅能針對特定流浪動物進行人道處理,多數犬貓毋須擔心「十二夜」後生命被剝奪,但近來傳出有些公立收容所犬貓「爆籠」,造成空間擁擠,連帶影響生活跟照護人力品質,讓牠們雖免於前往「天堂」,卻陷入另一種「地獄」?

 

政策上路半年 收容所流浪動物爆量?

關懷生命協會秘書長湯宜之表示:「流浪貓狗在收容所永遠都是爆量的,只是以前沒有零撲殺時,會執行安樂死減少數量,現在為了避免爆量,政府也努力透過TNVR(捕捉、絕育、施打疫苗、原地回放)和精準捕捉(只抓兇猛、具攻擊性或造成困擾的流浪動物)改善。」她認為,零撲殺實施後,正面的意義是從中央到地方都變「積極」,更關心「要如何送狗」和「讓飼主不再丟狗」。

她也觀察到,過去只有少數有錢的收容所,在流浪狗入所前會做疾病篩檢,但零撲殺後,很多收容所都跟進,這是由於以前12天就能撲殺狗,但現在如果狗有疾病,又控制不好的話,所內自然死亡率變高,會讓整場健康狀況惡劣,因此更重視疾病篩檢流程。

關懷生命協會秘書長湯宜之觀察,若收容所的流浪動物爆量,而人力又未跟上,不僅影響動物健康,也會造成照護人員很大的壓力。記者李依頻攝

其實各縣市公立收容所近年的收容數、認養數、人道處理數、所內死亡率都可在農委會動物保護資訊網查獲資訊,但一間收容所的收容情形好壞,不能只看有無爆量、人道處理數字,還要觀察它的所內自然死亡率,才能一窺究竟。

台灣防止動物虐待協會專員邱于軒指出:「如果收容所在零撲殺實施前後,流浪動物都是爆量,或長期超收但數字逐漸降低,其實是正常的,數字驟降才奇怪,因此若看到奇怪的數字,我們也會再打電話詢問原因。」她補充,大部分縣市都有實施精準捕捉,如今抓的流浪動物都比過去少,而且收容所有權力拒收來預留空間,並非每個縣市都會爆量。

零撲殺今年2月正式上路,流浪動物雖免於12夜的悲慘命運,但若收容所犬貓數量爆量,恐會使牠們的居住空間更擁擠、而可能影響生活品質。記者李依頻攝
零撲殺今年2月正式上路,流浪動物雖免於十二夜的悲慘命運,但若收容所犬貓數量爆量,恐使牠們的居住空間更擁擠、而可能影響生活品質。記者李依頻攝

為了因應零撲殺,收容所除了能拒收來進行總量管制,也實施精準捕捉來減少入所動物,並極力「推銷」這些流浪動物,希望牠們能盡快被認養,避免爆量窘境。

在零撲殺今年2月正式上路前,有些縣市已試行零撲殺,譬如台北市從102年2月起、新北市104年3月起即先實施。以台北市立動物之家為例,動物最大收容量是610隻(狗450隻、貓160隻),截至今年8月23日在養量合計為605隻(狗467隻、貓138隻),在狗的部分早已爆量。台北市動保處處長嚴一峯表示,台北市動物之家從實施零撲殺後,有3次超過收容量,為改善此情形,也盡量透過團體認養、TNVR等來減少收容量。

據了解,新北市板橋動物之家與中和動物之家,犬貓最大收容量分別約440隻、433隻,8月時各收容約330隻,雖未爆滿,但亦積極替毛小孩找新主人。新北市板橋動物之家獸醫邱國詔表示:「新北市提早實施零撲殺時,就調整很多制度和其他配套措施來因應,並推廣認養,增加收容所的周轉率。」

根據農委會動物保護資訊網「106年8月全國公立動物收容所收容處理情形統計表」數據顯示,桃園市、新竹縣、南投縣、嘉義市已超過最大收容量。另外,多數縣市的在養量雖未超過最大收容量,但有不少縣市瀕臨爆量,譬如台北市、台南市、高雄市、彰化縣、花蓮縣、澎湖縣等,其收容動物已占最大收容量9成以上。

在收容所整體坪數有限下,一旦收容所爆量,犬貓的居住空間勢必變得擁擠、連帶影響生活品質;此外,獸醫也必須替更多動物治療,而可能影響照護品質。

 

收容所若爆量 犬貓生活品質堪憂

湯宜之表示:「若收容所的流浪動物爆量,而人力又未跟上,不僅影響動物健康,也造成照護人員很大的壓力。」她說,狗是同伴動物,若牠無法出去活動,關久了一定會生病。

嚴一峯指出,其實動物的收容品質跟空間、照護人力有關,只要收容量越高,相對空間會減少,也會增加疾病和寄生蟲傳播,並造成身心跟行為緊迫。

有別於其他人的看法,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黃慶榮則認為,零撲殺執行後,與過去相比,其實流浪動物的收容品質有提升,比較嚴重的問題反而是當收容所實施精準捕捉後,很多流浪動物無法進入收容所,造成社會的流浪動物增多,進而產生民怨,就可能造成虐狗和毒殺現象。

不過,黃慶榮也提到,當狗長期被關在固定處,尤其是過度密集的狗,必然發生打架、爭地盤,這情形將增加動物死亡率、獸醫工作量和醫療資源等,「但狗互咬的情形在零撲殺前就有,只是以前狗一起待12天就再見了,零撲殺實施後,只要狗能生存下去,就可持續在收容所生活,狗待在收容所的時間相對拉長。」

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黃慶榮指出,零撲殺實施後,相較於過去十二夜的情況,收容所裡的動物生活品質其實有提升。記者李依頻攝
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黃慶榮指出,零撲殺實施後,相較於過去十二夜的情況,收容所裡的動物生活品質其實有提升。記者李依頻攝

另一方面,邱于軒觀察到,收容所的動物樣態與過去不同,之前較多溫和犬跟幼犬,但政策執行後推行精準捕捉,肇事犬、兇猛犬和老弱病殘犬增多但較難送養,而親人的狗容易被認養,所以犬隻比例與以往有差。對於不親人的犬隻而言,長期在收容所對牠會造成緊迫性,建議導入訓犬資源給各縣市,讓這些狗經訓練後,能有更多被認養的途徑。

在動保團體眼裡,零撲殺執行後動物結構改變,老弱病殘犬難以送養,留在收容所的時間變長,如果收容所的空間、人力和經費不足,長期關在籠子會影響身心健康;而在收容所獸醫師的眼裡,零撲殺執行後,動物們的生活品質有受到影響嗎?

邱國詔認為,板橋動物之家的員工很認真照顧狗,提供牠們充足飲食和醫療照護,基本上收容品質不錯,並未因零撲殺而有影響。但收容所是「中繼站」,因此仍需積極推廣認養,幫動物找新主人。有些老弱殘病犬不易被認養,長期住在所裡,同仁也會用心照顧牠,譬如幫殘障犬做輪椅,協助牠行動;在獸醫人力方面,新北市收容所均配置一名獸醫,若人力不足時,新北市動保處會調派其他獸醫支援。此外新北也有「三級醫療」,若遇到收容所無法醫治的動物,會視情況後送至「毛寶貝醫療中心」和台大動物醫院救治。

板橋動物之家獸醫邱國詔表示,所內員工會幫殘障的犬隻做輪椅,改善牠們行動不便的情形。記者李依頻攝
板橋動物之家獸醫邱國詔表示,所內員工會幫殘障的犬隻做輪椅,改善牠們行動不便的情形。記者李依頻攝

中和動物之家獸醫黃繼霆指出:「透過精準收容跟TNVR減少入所動物,以及推銷認養來增加出所動物,中和出入所的動物數量還算平衡,如果收容所沒有爆量,收容品質不會太差。」另外,為預防動物感染傳染病,也會幫入所動物施打疫苗、減少疾病發生。

黃繼霆說:「零撲殺後,入所動物以精準收容或救援為主,所以老弱殘病犬在入所比例會較多,但整體收容比例並不高,因為病情嚴重的狗會後送毛寶貝醫療中心。我們收容這些老弱殘病犬時,也盡量照顧牠,讓牠過得舒服一點,譬如所內一隻全盲又行動不便的狗,便未將牠關籠。」但他認為,若真要長期收容老弱殘病犬,收容所也必須有接近動物醫院的設備較好。

在人力方面,黃繼霆說,政府單位會有人員管控,目前要增加獸醫人力較困難,但像中和動物之家定期有外面的獸醫師來幫忙結紮或當志工。「靠政府不行的話,就只能靠自己。」黃繼霆苦笑解釋,有的獸醫也是看到他的臉書後,因緣際會下來到此處幫忙,FB也有它的效用。

中和動物之家醫師黃繼霆表示,透過精準收容跟TNVR減少入所動物,以及推銷認養來增加出所動物,中和出入所的動物數量還算平衡,如果收容所沒有爆量,收容品質不會太差。記者李依頻攝
中和動物之家醫師黃繼霆表示,中和出入所的動物數量還算平衡,如果收容所沒有爆量,收容品質不會太差。記者李依頻攝
中和動物之家醫師黃繼霆說,中和動物之家收容這些老弱殘病犬時,也會盡量照顧牠的身心,譬如不會將老犬關龍,讓牠生活能舒服一點。記者李ˇ依頻攝
中和動物之家醫師黃繼霆說,中和動物之家收容這些老弱殘病犬時,也會盡量照顧牠的身心,譬如不會將老犬關籠,讓牠生活能舒服一點。記者李依頻攝

北市提高飼主不擬畜養收費 動保團體籲其他縣市跟進

零撲殺實施後,為控制所內動物數量,有些公立收容所也提高飼主不擬畜養的門檻。

邱于軒表示:「有飼主知道收容所不隨便撲殺動物後,就想棄養動物。」為避免此情形,有些收容所會跟飼主收取「不擬畜養費用」,目前台北市率先調高,希望其他縣市也能提高費用,增加飼主棄養的門檻,避免飼主隨意棄養。她建議也應設立其他門檻,譬如動物轉讓媒合期或針對不同年齡跟疾病的犬隻分級收費。

在收容所方面,飼主棄養的比例真有因零撲殺變高嗎?嚴一峯指出,零撲殺實施才過半年,無法看出飼主不擬畜養比例是否變高,但台北市動物之家有提高飼主棄養門檻,譬如棄養的猶豫期從15天變成30天、費用也從過去的2400元調到4800元;傷病殘犬則收一萬元,嚇阻飼主棄養,並運用街頭監視器當棄養佐證,若飼主惡意棄養將遭罰五萬元以上。

但也有人認為,若向飼主收費,飼主到收容所棄養動物時會更心安理得,而不贊成收費。

邱于軒回應:「動保法原本就允許人民將不擬畜養的動物帶至收容所,與其如此,更應把收容費用回歸到飼主身上。」她反問,「若是已生病的狗,收容所跟獸醫要付出多大的成本跟人力,來幫不負責的飼主照顧狗一輩子?」認為這是一個合理收費。

「飼主棄養的費用,怎麼會由納稅人來承擔?」嚴一峯直言,流浪狗的責任非全民責任,而是飼主的責任,否則對所有納稅人不公平,所以「使用者付費」和「苛責於飼主」,也是全民要達到的共識,因此北市才調升不擬畜養費用。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新北市收容所未向飼主收取不擬畜養費用,但並不鼓勵飼主棄養。在中和動物之家從事獸醫工作6年的黃繼霆,身為第一線的工作人員,他個人則贊成收費,他也認為收容所照顧流浪動物花費許多金錢和精神,這些經費都是利用人民納稅金,但應該是要「使用者付費」,不應用納稅金來解決飼主棄養的問題,所以贊成向飼主收費,而且不能只收一次費用,必須每個月都收錢,這也是鼓勵民眾盡到飼主責任。

據了解,為了減少飼主棄養,新北市也推行「毛小孩轉運站」,飼主不擬畜養前需媒合30天,之後若無人認養才會進入收容所。據黃繼霆和邱國詔觀察,透過此轉運站,部分飼主會想辦法替狗找到新主人,有些人則會後悔,又將狗帶回家養,飼主棄養比例反而未增加。

板橋動物之家大型犬平時活動之處。記者李依頻攝
板橋動物之家流浪動物平時的活動場所。記者李依頻攝

源頭管理+生命教育 改善流浪動物問題

零撲殺實施後,收容所不會隨意撲殺動物,只有經獸醫師檢查患有法定傳染病、重病無法治癒、嚴重影響環境衛生、人畜健康或公共安全的動物等才能被撲殺。此政策雖有助增進動物福利,但某種程度也引起外界對動物在收容所生活品質的疑慮。另外,停止流浪動物撲殺,也常被認為只是末端手段,無法真正解決流浪動物的問題。

那麼要從何處著手才能改善此問題?或許「源頭管理」和「生命教育」是一個方向。

「滴水的時候,應該是要關水龍頭?還是要擦地?」嚴一峯用滴水來比喻流浪動物的問題,解釋「源頭管理」的重要性。他指出:「許多國家都從源頭管理來看待流浪狗的問題,但台灣卻把很多公務人力放在末端,這些人力弄完末端就疲於奔命,無法執行源頭管理。」並舉例歐洲許多國家及日本雖未實施零撲殺政策,但其源頭管制包括生命教育、飼主責任教育、寵物繁殖規定、寵物登記制度、家犬貓強制絕育、棄養罰則都十分完善且充分落實,可以參考德國狗稅、強制保險、飼主飼養大型犬種或特定犬種須通過測驗以取得飼養證照,上述措施都讓這些地方的流浪動物數量相當少,甚至少到毋須撲殺動物,這是值得借鏡的。

北市動保處處長嚴一峯指出,要改善流浪動物問題,源頭管理十分重要,可借鏡歐洲國家及日本的多項措施。記者李依頻攝
台北市動保處處長嚴一峯指出,要改善流浪動物問題,源頭管理十分重要,可借鏡歐洲國家及日本的多項措施。記者李依頻攝

黃繼霆認為,現在收容量固定,很多縣市都一直想蓋新的收容所,但並非解決辦法,應藉由源頭管理和提升生命教育,才能真正改善流浪動物的問題。

綜合動保團體、收容所獸醫師看法,整體而言,多認為在源頭管理的部分,應強化飼主和寵物業者責任,落實家犬貓和寵物絕育;野外的流浪動物,則可透過TNVR改善,透過替動物結紮,避免過度繁殖,並降低流浪動物的數量。另一方面,更須加強民眾的生命教育和道德水準,才能減少毛小孩被棄養與提升社會對流浪動物的忍讓度。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