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今年適逢黛安娜王妃逝世二十週年,她帶給當代的餘韻,除了樂善好施與穿衣哲學外,回首一個人背後的影響,往往必須回顧她人生的重大轉捩點。1981年,黛安娜與查爾斯的世紀婚禮,正告訴外界何謂當代的童話,除了婚紗、華服與冠蓋雲集,英國皇室乘著玻璃馬車從白金漢宮直抵聖保羅教堂,世紀婚禮透過轉播超過十億人收看,一同見證這場現代的古典童話。

 

影像建構的當代童話

然而也從步上紅毯的那刻,她便注定要為身份與媒體創造出的效果而活,媒體集結了萬眾的仰慕、窺視,炒作了一場當代最讓人目眩神迷的婚宴。事隔三十多年,威廉王子除了頭禿了點,其在2014年與凱特王子妃的婚禮,也被外界譽為是完美重現了父母當年的風華。然而這之中不變的,仍是媒體為觀眾的窺探、好奇而活,為了回饋與餵養觀眾,必須持續打造、刻畫更讓人驚嘆的視界。

媒體鏡頭成為當代最大的偷窺代言人,背後匯集了成千上萬世人的雙眼。而這些雙眼所求何物?最多的仍莫過於對上流社會的好奇,將地位、名聲的認可轉化為群眾的潛在認同。媒體則掌握了這層心理,充當群眾體驗外在事物的中介,產出一系列更動人或更腥辣的效果。在資訊充斥的時代,這種人為效果便構成了當代所體驗到的「真實」,如同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那句:「真實不僅可被再製(reproduced),往往更是已被再製。」於是媒體、皇室再製了黛安娜童話般的典範,滿足觀看者對美好婚姻的認同,再現一場迷人的當代童話,不只完滿,更要高貴。

 

IG 、臉書 後製一場私我神話

電視媒體早年主導、傳遞整體的視覺效果,然而在千禧年後網路逐漸成為信手捻來的媒介,進而成為自我傳播的工具。然而真正要將群眾不分年齡、身份、性別匯集成群,彼此傳遞分享,則要屬社群網站。在部落格沒落後,短文形式在當代逐漸顯得不吃香,取而代之的是影像化社群IG的興起,或直接主打短片模式的Snapchat,都更快速、便捷傳遞視覺帶來的超真實(hyperreal)效果,這些社群平台更賦予個人權利,邀請大眾將自己再製後共人窺探。

IG主打以圖為主,抓住人類是視覺動物的特性,在傳遞訊息上更為直接。(圖/shutterstock,2017.09.21)

如果說黛安娜與查爾斯的婚禮炒作是媒體創造出的當代童話,吸引每個寄望擁有浪漫愛情的男女,但這個童話並沒有因為婚姻破局或香消玉殞而告終,反而在當下的時空就見證了傳播媒體的形塑之力,才有了這場於上個世紀讓人難以忘懷的婚禮。如今這項形塑的權力已因網路發達轉交到後生晚輩手上,他們便著手創造屬於自己的神話,並結合社群網站的個人化特性,將此發揮到極致。

當代明星、網紅、富二代再製的效果持續魅惑著少男少女,預示著更好的人生模態。說起IG大戶,除了小天后賽琳娜(Selena Gomez),美國豪門卡達夏家族成員便堪稱箇中翹楚。名媛金卡達夏(Kim Kardashian)於2014年為雜誌拍攝一系列全身抹油的裸照,拉下黑色緊身衣露出招牌螞蟻腰與「美臀」,其中一幅更重現前衛攝影師Jean-Paul Goude的「香檳事件」,運用香檳噴射的乳白色曲線,將視線帶到金卡達夏的豐臀,以及微微蹲低的S型曲線。金卡達夏與Goude,名媛與藝術家的完美結合,造就了近年最性感的一幅照片,攝影、修片技術對女體性徵的局部放大更拍出了一種奇觀與特效,這種超脫於真實上的超真實,掩蔽了真實情境中的平凡女體。

金卡達夏擁有數一數二的IG追蹤數,也跟絕大多數IG網紅一樣,都擁有觸動閱聽人的體態與社會地位,以至於卡達夏家族成員成為近年最紅的整形範本。IG與臉書變成了納西瑟斯(Narcissism)凝視的水池,從中反射出自戀與對他人的迷戀,少女無不想擁有媒體歌頌的豐乳肥臀、纖細健康的大腿,以及小麥色肌膚。即便卡達夏家族不是藍血貴族,但透過螢幕傳遞的視覺吸引,仍充當了女性認同幻想的角色,讓少女於投射中完成身分建構,卡達夏家族成員的塑造的個人神話,並不亞於真正的貴族。

而近年常聽到對社群軟體的反思,多認為IG與臉書只是「炫耀場所」、「照騙集散地」,用來彰顯個人成功與魅力。事實上的確是如此,網紅的IG不會出現真正醜陋事物,如果醜約莫也是搞笑成分,其餘的照片角度、色澤皆夢幻得恰到好處,如同明星不會把未修的照片草率po上來。而且總是「沒圖沒真相」,在於有圖除了讓人信服,圖像的超真實效力比文字來得更強烈、直接,便讓IG、Snapchat近年異軍突起,迅速問鼎臉書的社群龍頭地位。

卡達夏家族成員在IG的追蹤數皆名列前茅,然而其近年也被外界批評照片修很大、本尊整很大,是「照騙」一族。(圖/shutterstock,2017.09.21)

當世界少了濾鏡

IG這種「透過濾鏡看世界」的角度,重寫了何謂「真實」,甚至回過頭取消了真實本身,而實際上女性的胸部不可能永遠這麼堅挺,也並非所有男人的肌肉都可以如此立體。今年四月,金卡達夏於墨西哥海灘被《每日郵報》狗仔拍到美臀早已橘皮化,狗仔用長鏡頭從各個角度捕捉,細節一覽無遺。即便先前已外傳她「人工成分」不少,但小道消息的耳語都比不上一禎血淋淋的真相,加上整形外科醫師的說詞, 頓時讓金卡達夏的女體神話破滅,讓她一夕之間就少了十萬追蹤數。

濾鏡、後製、整形效果失靈,而顯露的真相往往至為殘忍,如同近期針對iPhone X臉部辨識的殘酷笑話,卸妝後用手機,其辨識系統便會「無法辨識」。真實與超真實之間斷了線,但群眾卻習慣了超真實給予的偽裝與許諾,只因為象徵更好的生活模態、更美麗的人生。而彼此似乎也因此越來越相像,如同近年韓國女團、選美小姐被揶揄為「複製人大軍」,女團的整容前後對比照則一波接著一波被披露,這些被明星視為「惡意」的偷拍或爆料,都挑戰了他們於螢幕上的超真實,間接透露其中的虛假。

濾鏡、後製、整形效果失靈,顯露的真相往往至為殘忍。(圖/shutterstock,2017.09.21)

從二十年前媒體與英國皇室打造的羅曼史,再到網路瘋傳的修圖美照,直至揭露真相的醜聞偷拍。名人的打造都企圖迎合某個他們必須小心守護的典範,這種套路由媒體、網路所造,最後卻也由媒體的偷拍揭露走向終結。從創造個人神話進而走向破滅的歷程,如同黛安娜與查爾斯,從大婚到爆發婚外情,直至最後因飛車追逐命喪巴黎。

與其說是名人殞落,不如說是人造童話遭逢世俗後的破裂,終究抵不過真實人性的入侵,進而消解了炒作出的理想模態。公主並未被深情一吻所喚醒、沒有高尚的決鬥用以證明王子的忠誠或勇武,取而代之的是橫死街頭,而觀眾更透過鏡頭意識到,被打造出的童話最終只是一場世俗的悲慘肥皂劇,如同人勢必走向衰老的肉身,用再多的濾鏡、後製、拍照角度都彌補不了衰頹。

然而名人IG、雜誌美妝仍作為當代人最著迷的鏡像,群眾流連在一道道的鏡像間,靠著他人折射出自己。媒體與網路世代訴說的是永無完好模態與永垂不朽的童話,有的只是將短暫進行後製、將須臾當作永恆,企圖永存觀眾的心裡,靠著影像的吸引力持續招喚著下一個世代的模仿者。然而江山代有才人出,今天是IG上的億萬追蹤大戶,明天又會是誰?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