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黑色勁裝推開咖啡廳的門,嬌小的身形、爽朗的笑聲,她是小豆-孫可芳,憑《植劇場-天黑請閉眼》雙料入圍金鐘戲劇節目女配角獎和戲劇節目新進演員獎。

不免俗的,我們問她,「拍《天黑》有什麼幸運物嗎?會不會帶去參加典禮?」沒想到小豆竟然說:「好像都很不吉利欸,血漿吧…被大家逼瘋就噴血漿哈哈哈。」

小豆活潑又健談。(圖/記者林柏年攝)
小豆活潑又健談。(圖/記者林柏年攝)

老師、主持人,還是當演員的人生比較精彩

植劇場的演員們各個會演又會聊,如果用「新人」的眼光來看待小豆…或許在演戲方面她是很新,但當她講起人生中的奇遇經歷時,就像在看《天黑》一樣,任何一個環節都精彩得讓你連眼睛都捨不得扎一下。

《天黑》剛上檔時,幾乎每個禮拜都佔據了娛樂版面,刺激、緊湊,又讓人猜不到的情節緊緊地抓住觀眾的胃口,「劉澄芳」是小豆演出的第一個「角色」,雖然曾經接觸過廣告、也客串過偶像劇,但都只是陪襯,能表演的機會並不多。

談起表演,小豆和一般演員又有點不一樣,她是為了興趣,更是為了學生…。

小豆除了教書之外,還播過足球賽事。(圖/記者林柏年攝)
小豆除了教書之外,還播過足球賽事。(圖/記者林柏年攝)

演員就一定要「演戲」 當臨演竟被丟山頭?

小豆在當演員之前,曾在國中教表演藝術課程,利用課餘的時間接拍許多廣告,雖然都是表演,但能發揮的空間稍嫌不足,小豆不想讓學生覺得,「妳不是演員嗎?怎麼只是拍廣告,在電視裡上展現光鮮亮麗的一面罷了。」

於是她一邊教書,一邊尋覓演戲的機會,後來有朋友引薦她到媒體播報足球賽事,講到這裡,她忍不住仰頭大笑,「哈哈哈哈我人生經驗很奇怪啦!」

小豆說,本來以為只是站在一旁當個助理主持,沒想到上場前兩天才知道,是「認真」要報球賽的主持人,小豆嚇到蹲在家裡查資料做功課,「我真的拚老命看足球賽,狂查一堆資料,半夜還痛哭想說『太~難~了,我不懂!』覺得要世界末日了。」

聽她描述當時的情況,舉手投足間讓我身歷其境,好像也跟著一起經歷了她的「世界末日」一樣。

想當然,世界並沒有因為她的播報而末日,反倒她還播了2個賽季,甚至連報紙的體育專欄也寫了,我們忍不住笑她:「妳也算是半個媒體人了啦!」

只是想演戲的夢想,仍深植心中,結束球賽的主持,小豆四處尋找機會,有看到徵選臨時演員,她也會去報名,令她最印象深刻的是曾當過《撒嬌的女人最好命》的臨演。

小豆興奮喊:「媽啊!我好想看周迅,不知道當臨演會不會看到她現場演戲…結果完全沒有!因為我被安排在某個山頭當背景。」本來以為當臨演可以看看拍戲是怎麼一回事,結果發現好像看不太到,小豆又補上一句,「因為我們都在很遠的地方啊。」她說起故事來的模樣,真的是生動又有趣。

小豆分享在演戲時的每一刻感動。(圖/記者林柏年攝)
小豆分享在演戲時的每一刻感動。(圖/記者林柏年攝)

她的活潑是迷人,而她的知性,是醞釀角色的養分

小豆私下是個很活潑的女孩,和「劉澄芳」完全不同,為了這個角色,她刻意讓自己變得文靜一些,看起來更能接近澄芳的狀態。每個環節、每場戲對她而言都是魔王等級的困難,明明心裡藏著一堆秘密,又不能看起來太沈重。

她回想第一場情緒很強烈的戲,是她背叛了簡嫚書,散播她的私照後,大家在教室裡喧嘩,等待大家都逕自離開,她走去廁所哭到吐,「天阿!這也太難了吧」小豆本來想打電話回家,用對家人的感情幫助入戲。

沒想到這時導演拉著大家坐下來聊天,對著她說:「你看我們大家感情本來有多好,可是全都因為妳!」像是被電擊一般,小豆瞬間崩潰,那是她第一次感受到,原來光是講劇本的東西,就可以讓她這麼有感觸。

即便每天日夜顛倒拍攝,下午化妝、天色一暗就開拍,早上太陽升起才卸妝回去睡覺,從她的笑容裡依然可以發現,她心裡是滿足又充實的。

小豆第一場就要跟情夫拍床戲,緊張到偷喝兩口酒。(圖/記者林柏年攝)
小豆第一場就要跟情夫拍床戲,緊張到偷喝兩口酒。(圖/記者林柏年攝)

但是當我們談到開拍的第一場戲,小豆卻有點自責地說:「我狀態沒有很好。」是什麼原因,讓開朗的她看起來這麼有壓力呢?

小豆下一秒立刻展開笑顏,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因為那天是要拍偷情戲!媽啊,我第一天就要跟人家偷情,我連我老公(張書豪)都還沒拍就要跟情夫(陳禕倫)見面啦!」

小豆真的是天生的戲精,起承轉合鋪陳得比採訪大綱還要好,她跟陳禕倫在拍那場「蓋棉被」的床戲時,兩人私下都偷喝了一點梅酒,小豆形容當時的情況:「好像有放鬆一點,但導演拍一拍覺得不對,還是太ㄍㄧㄥ了…我們就又立刻再偷喝!」

如果內斂的澄芳是知性,那「阿春」更是反應了她的樂觀、活潑。在《五味八珍的歲月》中,阿春每一句輕描淡寫的台詞,都讓人笑到翻掉,難道她都不會被自己逗笑嗎?

小豆想到她跟「老王」鍾承翰剛見面的時候,鍾承翰在解釋自己劇中的名字「王孤夏」,小豆說:「那時候我是真的覺得很好笑,因為我發自內心想『這人怎麼這麼囉唆啊』!」

原來是因為鍾承翰私下常常叮嚀她零食不要吃太多,對身體不好,還要多運動,小豆講到受不了,「他真的很像老兵,一直唸、一直唸,一上戲他在碎碎念的感覺又來了。」

兩個天差地遠的角色,小豆演得活靈活現,她穿著阿春的衣服,一放飯時候就手刀衝去搶便當,隨地一坐,手髒了就往褲子上抹,和現在穿著可愛點點洋裝的她根本判若兩人。

小豆聳聳肩,笑說:「反正我就是一個為了活下去什麼都可以的人啊!」或許這個角色,滿足了她內心某一個叫做「隨心所欲」的角落。

在台灣拍戲雖然辛苦,但小豆依舊演得很過癮。(圖/記者林柏年攝)
在台灣拍戲雖然辛苦,但小豆依舊演得很過癮。(圖/記者林柏年攝)

台灣做戲「好窮、好累、好忙」

植劇場一連八部好戲,替台灣戲劇打出一場漂亮的仗,教過課也演了戲,山上和山下的風景她都看過,被問到會不會覺得台灣戲劇不比國外?小豆想了想說:「台灣差就差在沒有辦法那麼健全,像是韓國要拍一些很複雜的戲都還是很順利,如果台灣要做,就是大家都會累到瘋掉。」

她舉例拍《天黑》的時候,劇本上寫著「山崩」,光是一個山崩,所有人員想破頭,真的山崩不用提,就連後製都是一筆昂貴的費用,或是車子要撞爛,也沒有本錢真的把車撞爛,只能撞一點點,或是讓它拋錨就好。

時代劇就更難了,水壺沒了,現場生不出來,因為是有年代感的東西,大家必須花很多時間和金錢去找,或是不小心拍到電線桿,就要後製,不管什麼問題,總是需要錢的。

小豆覺得台灣是有能力拍出好戲劇的:「有時候會聽到導演他們在討論,會希望台灣環境更好,就會拍出更好的戲,有一點點可惜,如果經費足夠,可以做出更震撼的場景。」

小豆平時是大家的開心果,其實心裡也有脆弱、安靜的一面。(圖/記者林柏年攝)
小豆平時是大家的開心果,其實心裡也有脆弱、安靜的一面。(圖/記者林柏年攝)

破除戲劇系「浮誇」迷思 學生為她看好戲

小豆以前拍了不少廣告作品,曾經聽到有人在聊,「戲劇系畢業的是不是都會很誇張?」導致她一開始不太敢告訴別人她是科班出身,就怕導演會有先入為主的觀念,直接把她刷掉,但加入《天黑》劇組後才發現,很多人都是科班的,其實沒有特別好或不好,大家特質都不同。

至於科班出身究竟有沒有比較吃香?小豆認為,戲劇系出身的人,會比較認識自己,「如果你害羞,或是過不去,觀眾都會發現,鏡頭很赤裸的。」

小豆說,過去的她也是每天開開心心、無憂無慮的過日子,是大家眼中的開心果,也是念了戲劇系後才發現,其實心裡也有很多脆弱、安靜的一面,才開始看到自己不同的樣子。

以前為了教書,小豆偶爾會看一下偶像劇,在課堂上要學生即興創作,沒想到他們都寫一些八點檔劇情,婚外情啦、血緣關係亂鬥之類,讓小豆很苦惱:「他們跟我講的戲我都不知道,我說的電影他們都沒看過,怎麼會這樣?台灣明明還有很多好戲啊。」

後來開始拍植劇場後,學生們很捧場,不但去參加見面會,私下也會傳訊息給她,甚至會回覆一些深入的報導,小豆為人師表,深感欣慰,心裡想「他們竟然為了我,有開始看不同東西了。」

小豆的認真,影響了學生,也讓這些孩子們,開始思考自己的人生,是否有些東西是需要努力去追求的,才能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而她的這份堅持和感染力,仍會透過更多好戲傳遞出去。

小豆的正能量不只感染了學生,也透過戲劇感染了觀眾。(圖/記者林柏年攝)
小豆的正能量不只感染了學生,也透過戲劇感染了觀眾。(圖/記者林柏年攝)

※【 SIGHT 今日觀點 】提醒您 酒後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相關新聞:

怪怪美少女的倔強/專訪江宜蓉:沒有回饋的感情,我真的不行

世大運反映台灣軟實力/柯叔元:藝術家如同運動員,「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專訪陳妤(上)/人生第一場哭戲卡關,「我太小看這一切了」

專訪陳妤(下)/如果可以,我也想當《花甲》的「雅婷」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