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風暴2》從開拍到播出都引起不少迴響,第一季短短六集將主軸掛在「Wake up」,意謂著醫師喚醒病人的使命,探討醫療界黑暗面,為台灣好戲劇爭光;第二集加入導演洪伯豪和林志儒,更深入以「Never give up」作為副標,無論是喚醒病人亦或是險惡的醫療環境,無論過程多沒艱難,我們都不能輕言放棄。

《麻醉2》劇組更將拍攝場景移至約旦,在刻畫戰地醫師的輪廓時,更加親和具有地域性。整齣劇卡司堅強,專業術語、手術使用的工具,手術室,甚至藥商、醫院和政黨之間錯綜複雜的權利遊戲鋪陳縝密一點都不馬虎,以記者視角代替閱聽眾,洞悉醫療產業黑暗面,什麼才是「真相」?讓不少醫師看過後都讚不絕口,坦言實在「超逼真」。

演員們的專業和投入,會讓看戲的觀眾產生「你們真的是醫師吧?」的錯覺,其中最令人敬佩的是超多英文手術用語,若不是身處醫療環境的工作人員,恐怕聽著也是「霧煞煞」吧?

李國毅(左)在劇中一次開兩台刀。(圖/翻攝自愛奇藝)
李國毅(左)在劇中一次開兩台刀。(圖/翻攝自愛奇藝)

熊崽分身開兩台,全靠娜娜、比號3招支援

《麻醉2》第二集劇情中,因捷運爆炸,大量傷患送進康聯醫院,在人力有限的情況下,熊醫師打算一次動兩台刀,只是一個要做脾臟摘除,另一個在現場由蕭政勳醫師做緊急截肢處理的傷患,被診斷出疑似大血管破裂引起血胸,兩台手術一起動,究竟有沒有可能?

彰濱秀傳紀念醫院胸腔外科主治醫師杜承哲表示,劇中熊醫師讓兩位患者的手術同時開始,其中「脾臟摘除」較為緊急先操刀救命,另一邊則拜託團隊成員「先開進去」,在他還沒到之前,先協助進行前期的「消毒與鋪設無菌面」、「劃開傷口」、「暴露出需要手術的關鍵部位」等,以縮短他進行下一台手術的前置時間,這樣他一到另一台的手術房裡,馬上就可以進行最重要的手術動作。

杜承哲解釋,在醫院開刀房的術語裡面,這叫「跳台」,一般是只有麾下有許多住院醫師的資深主治醫師或教授,才有這樣的權力。此外,同時有超過一台的緊急手術,並不是很少見的事,坦言大醫院常有許多醫師同時值班,若出現第二位緊急傷患,讓另一組人員進行手術救治就行了。而熊醫師所在的康聯醫院,可能是人手較為不足,或是負責的主管判斷不需要找後備人力,來負責另一台手術,才有需要讓熊醫師「跳台」。

杜承哲曾發表過文章「麻醉風暴的真實面 – 胸外醫師的吐槽和彩蛋」,文內提及的「緊急醫療應變中心(EOC)」,也應該要發揮功能;以劇中的康聯醫院來說,所有人力都在開刀房忙不過來的同時,現在有第三位緊急外傷的患者出現,救護隊或是EOC會連絡康聯醫院的急診先詢問情況。而急診應該就會建議救護隊,將該患者送到其他有人力的醫院。

莊凱勛飾演立委,要求康聯醫院成立創傷小組。(圖/公視提供)
莊凱勛飾演立委,要求康聯醫院成立創傷小組。(圖/公視提供)

「業績」未達標,後備人力成冗員

除此之外,杜承哲也談到社會的現實面:「很多醫院對於相對『閒置』的後備人力似乎感到深惡痛絕,因為他們看起來沒有創造很多『業績』,卻需要維持他們來因應緊急狀況,就好像冗員一般。」

這時如果可以開除他們,減少人力支出,或是減少他們的薪資,讓他們專心創造業績,沒有業績就沒有薪水,那麼醫院的「產能」就會提高,就能賺更多錢。

身為醫療一線人員,杜承哲感受深刻,因為沒有任何一間醫院能夠真的沒有所謂「後備人力」,以八仙塵爆為例,很多醫院都對時常造成虧損的「燒燙傷中心」很有意見,甚至動手裁撤,但是當意外發生時,才又不了了之。

裁撤太多人力,無人救命後果全民承擔

杜承哲認為,就算是私人醫院,已經成立為地區醫院等級以上的醫院,還是要有一定的承擔社會期待的能力,針對能發揮緊急醫療能力的專業人員,不應該太苛求業績,裁撤太多該部門的人力;也不應該將底薪減得太低,以逼迫他們盡量貢獻自己的時間到非緊急但是能為醫院賺錢的業務上,這樣一旦緊急危難發生,打多少電話也沒有人力可以救命,就會導致全民承擔的慘痛後果。

相關新聞:

《麻醉風暴2》幕後Q&A/脾臟外型像「麻辣鴨血」,實際上是裝滿血液的水球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