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疾病讓我一直處在焦慮狀態,參加園藝活動讓我覺得新鮮,可以專心做一件事情,做完後整個人很放鬆、身心靈都舒暢,身體也越來越健康。每天早上到長青花園澆水、曬太陽,看看綠色植物、和別人聊天,是我每天最快樂的時光…我想一直做下去。」──聯合醫院松德院區50歲女病患參加園藝治療的感想

據了解,這位50歲女病人患有思覺失調症,長期處於焦慮狀態,會不斷重複問話,她的主治護士鼓勵她參加園藝治療後,發現她不僅變得神清氣爽、關注力也變佳,女病患也很高興能參加園藝治療。

都市農耕不僅是種菜而已,將種植場域移至醫院,就有機會變身成園藝治療,而園藝治療是治療方式的一種,從聯合醫院松德院區的護理長們口中得知,園藝治療讓治療更多元化,也有助改善精神科病患的病情,增加他們的表達能力,以及增進病患和家人的關係。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鄰近象山,前身是台北市立療養院,是精神科專科醫院,醫院分為第一院區、第二院區和第三院區,目前在都市農耕方面有投入建置綠屋頂和自然農坊,松德院區針對青少兒到老年、慢性精神病患和急性精神病患皆有規畫各式的園藝治療。

園藝治療 從植物的風吹雨淋看人生

「一開始松德院區會投入園藝治療,是希望能提供病患更多元的治療方式。」聯合醫院松德院區護理科主任洪翠妹表示,會發展綠屋頂是因服務的病患有需要,加上醫院位在象山,適合做園藝治療,逐漸發展此治療方式。

洪翠妹補充,松德院區是精神專科醫院,院內除了精神科病患,也有許多不同疾病的病患,譬如失智和失能老人,而園藝治療可延緩身體功能下降、幫忙提高注意力、改善認知、增加勞動力和社交關係,這些病患在照顧植物時,從植物發芽、開花結果到枯萎,發現植物跟人的生命歷程相似,也會經歷強風、雨淋和日曬的衝擊,透過植物來領悟人在生命歷程中會碰到的困難和再生能力,進而達到園藝治療的目的。

洪翠妹回想,當時決定做園藝治療後,除了面臨硬體設備、經費來源和人員興趣培養的困難,一開始還會遭遇「打造綠屋頂並非護理人員的專業」的難題。儘管有上述困難,但初期透過引入錫瑠環境綠化基金會資金和邀請信義社大教學友善農耕,才慢慢建構起綠屋頂,並學會如何照顧植物。

目前松德院區的綠屋頂主要分布在第一院區的6樓長青花園和7樓松柏花園,兩座花園依病患病情不同,也發展出風格迥異的園藝治療模式。

右起為聯合醫院松德院區護理科主任洪翠妹、護理長江曉惠、護理長于宗梅、護理長張碧凰。記者李依頻攝
右起為聯合醫院松德院區護理科主任洪翠妹、護理長江曉惠、護理長于宗梅、護理長張碧凰。記者李依頻攝

長青花園五感刺激 帶給慢性精神病患和老人歡樂

長青花園從2010年開始發展、2011年正式成立,由聯合醫院松德院區護理長江曉惠負責管理,花園裡種植各式經濟作物和景觀作物。因6樓病患以慢性精神病人和老人居多,這些病患住院時間較長,因此能接受長時間的園藝治療,在慢性精神病患方面,會讓他們親自照顧花卉蔬果;在老年病患部分,則著重於五感刺激。

由於慢性精神病患身體功能尚佳,江曉惠會帶他們到長青花園進行晨間運動,讓他們親手種植作物;而老年病患考量其身體功能較弱,不一定能直接從事植栽,則多讓銀髮族接近大自然,透過五感刺激,帶他們看、聽、觸跟摸這些植物,來刺激老人的感官。此外,也讓長者有機會多曬曬太陽。江曉惠觀察:「園藝治療能增加病患的人際互動和體力,改善他們的殘餘精神症狀(幻聽、分心),以及退化、憂鬱、失智和失能的情況。」

目前長青花園除了讓病人種植外,也開放給16個不同單位的醫院員工種菜,此舉不僅能幫助員工紓壓,還能激發病患,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彼此增加種菜的活力跟技能。

松柏花園景觀盆栽 轉移急性精神病患的負向情感

另一方面,7樓松柏花園則由聯合醫院松德院區護理長于宗梅掌管,由於7樓是精神官能失能科,屬於精神科的急性疾病,病患多為短期住院,平均約40天就出院,因此相較6樓是長期的園藝團體,急性病人適合進行短期的園藝治療,在住院時間考量下,7樓的園藝治療多以景觀盆栽布置為主。

考量急性精神病患多為短期住院,所以7樓松柏花園多種植景觀盆栽來進行園藝治療。記者李依頻攝
考量急性精神病患多為短期住院,所以7樓松柏花園多種植景觀盆栽來進行園藝治療。記者李依頻攝
7樓松柏花園除了種植盆栽,也會利用自己種植的花草做押花、扦插等活動。記者李依頻攝
7樓松柏花園除了種植盆栽,也會利用自己種植的花草做押花、扦插等活動。記者李依頻攝

本身也是園藝治療師的于宗梅表示:「綠色植物的生長周期能促動人心,透過綠色治療,讓病患能放鬆、培養休閒興趣,並重新恢復對現實跟外界的關注力,也轉移掉病患的負向情感。」

據悉,7樓的園藝治療約有8周,治療時間約6至8次,每周一次,每一次都是獨立單元設計,單元內容包括盆栽栽種、種植維護、或利用自己種的花草製作盆插、扦插、押花、小花籃等。于宗梅說:「7樓的園藝治療合併室內外的活動,偶爾也會到附近走山、沿路採集花草,每次會依照病人的狀態來做課程微調,希望能讓治療效果更好。」

「對病人而言,園藝治療不僅是種植體驗,也是生命教育的啟發,並有助情緒轉移。」于宗梅舉例,病患從扦插的過程中,看著植物從泡水養根到移根,在在讓人聯想到生命被延續、被重視,它所展現的生生不息,對有負向情感的病人是很有幫助的。

值得一提的是,聯合醫院松德院區除了第一院區6樓和7樓的兩座綠屋頂花園外,其實第三院區也早已針對青少年發展自然農坊、提供園藝治療。

「妳為什麼不愛我?」玉蘭樹慰藉男孩受傷的心

「我這麼愛妳,妳為什麼不愛我?」小升邊替玉蘭樹澆水,邊喃喃自語,透過訴說緩緩帶走他的痛苦。13年前的小升才剛國中一年級,那時他喜歡班上的一個女孩子「小雲」,堅稱她是他女友,還對小雲死纏爛打,不僅反對她跟其他男生來往,還偷偷跟蹤她。有一天小升爬到學校3樓企圖跳樓,更威脅小雲說:「若妳不當我女朋友,我就死給妳看!」激烈的舉動後,他就被送到聯合醫院松德院區接受治療。

聯合醫院松德院區護理長張碧凰回憶,小升在治療結束後原本想回學校念書,但因學校家長會擔心他的病情而不願讓他返校,因緣際會下他就進入松德院區的蘭亭書苑念書。在蘭亭書苑念書期間,張碧凰得知小升畢業後想當一名校工,就安排他專門照顧這棵玉蘭樹,後來玉蘭樹在小升照顧下開花結果,他的病情也日漸好轉,在離開蘭亭書苑後,小升也順利升學,儘管事隔多年,小升仍偶爾會回到此處探望這顆玉蘭樹。

小升在照顧玉蘭樹的過程中,把玉蘭樹當成心儀女子,透過一次次澆水訴情,向她「吐苦水」,慢慢地心靈得到慰藉,從他的故事也能看出園藝治療不僅只是種種花草而已,它確實能帶給病人的一些正面影響。

13年前小升透過照顧玉蘭樹,慢慢走出情傷。記者李依頻攝
13年前小升透過照顧玉蘭樹,慢慢走出情傷。記者李依頻攝
聯合醫院松德院區第三院區多收過動、情緒障礙的青少年病患。記者李依頻攝
聯合醫院松德院區第三院區多收過動、情緒障礙的青少年病患。記者李依頻攝

走入張碧凰負責的第三院區,這裡更靠近山,也有農地可以直接給青少年的病患種植耕作,四周環繞著五色鳥跟綠繡眼的叫聲,偶爾還會見到白頭翁的蹤跡,加上此處種植許多蜜源植物,因此亦吸引許多蝴蝶前來採花。

據了解,目前在第三院區裡,約有30位18~40歲過動、情緒障礙的兒童跟青年,平均年齡約22歲,除了讓孩子接受園藝治療外,有些家長也會一起來參與園藝治療。

張碧凰細細回想:「第三院區是以前的煙毒勒戒所改造的,1999年時我們成立一個自然體驗團體,帶著病人遊山玩水和進行五感體驗。後來2014年時轉型成自然農坊,開始運用小面積土地來種菜。因為我們是用廚餘和落葉堆肥,某一天農地上偶然長出木瓜,院區裡的小朋友為了吃木瓜,彼此合作扶梯和爬樹摘木瓜,木瓜樹除了讓小朋友享受到豐美的木瓜,也讓大家有合作的機會。」

讓張碧凰印象深刻的經驗是,有一次大家在木瓜樹下討論最感謝的人是誰?有一位小朋友回答最感謝木瓜樹,因為它每個禮拜都生好吃的木瓜給他們,所以又稱它是「木瓜樹媽媽」,這位小朋友從木瓜樹媽媽聯想到親生媽媽,因為他媽媽陪他到醫院念書也一年多了,但他都不跟母親說話,自從有了木瓜樹後,透過植物療癒,他也變得會感謝自己的母親。

從松德院區的例子來看,園藝治療不僅能透過植物替病患上生命教育,給予他們生存的力量,也更能拉近病患和護理人員、家人之間的情感。此外,它也打破過去許多人對醫院的傳統印象,譬如不苟言笑的白色、冷冰冰的氛圍以及莫名的恐懼感,透過這股綠色療癒力量,治療變得更令人容易親近、更溫暖。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