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放一個草藥,就沒有驚喜了

「草率季」的入口用橘色透光板斜斜的封住了三分之一,每個要觀展的人都得彎著腰低頭入場,心情像是走進一條神秘隧道一般的期待。從外面看來門內的一切被遮得朦朧,視線所及的範圍只看到了一雙雙腿,還沒開展,就吸引了好幾個路人徘徊、誤闖,創意總監王鼎曄、發起人黃偉倫一邊忙著向我們介紹,一邊還得將誤闖的人暫時請出,有別於一般展覽的門戶大開,草率季連入口都拿來玩。

草率季(Art Book Fair & More)10月15日至17日在松菸文化園區登場,是由草字頭、SUPER ADD、空場在2016年秋天首度號召發起的大型藝術書市集,包括國內外藝術書刊藝廊、書店、獨立出版團隊、小刊物誌(Zine)及相關創作者。黃偉倫回憶發起第一屆的原因,「我們在北投租的場地,快要被房東收回,那時候就想,趁著還租約到期前,發揮一下那個空間的價值吧!」

草率季的入口用橘色透光板斜斜的封住了三分之一。(圖/草率季提供)
草率季的入口用橘色透光板斜斜的封住了三分之一。(圖/草率季提供)

此次,以「草藥」為主題,王鼎曄笑說,「真的放一個草藥,就沒有驚喜了。」草的世界太遼闊,藥的定義頗彈性,要將草藥的形象與意義串聯在展覽裡,找來空場藝術家吳宜曄,設計出的「AR虛擬植物活動門票」,從每個人的手機螢幕中展現出草藥的形象。而草藥的背後是植物、自然、療癒、治療、迷幻等等象徵,等同於閱讀這件事,之於讀者的感受。

今年以「草藥」為主題。
今年以「草藥」為主題。
草率季吸引許多國內外藝術書刊及相關創作者參與。
草率季吸引許多國內外藝術書刊及相關創作者參與。

人人都羨慕GOOGLE公司裡的「開放式」辦公空間

走進展場,每個攤位各自在收納箱上擺了紙板,架起了自製的桌子;有的攤位甚至將紙板斜放,架出了傾斜的桌面,再在紙板上插入鉛筆或是免洗筷當作支柱,這樣傾斜的桌面擺上書本,也不用擔心滑落,這些材料全是主辦統一提供,想法全來自於黃偉倫與挪威建築師。

材料的選擇,必須回歸到現實面,如何降低辦展成本與開銷?黃偉倫想到了用「蜂巢紙板」當成桌面,成本低、負重度高,再用折疊式收納箱當桌腳,撐起紙板,折疊式的特徵方便運送時降低體積,而收納箱的功能,又正好方便每個攤位收納書本。

有的攤位甚至將紙板斜放,架出了傾斜的桌面。
有的攤位甚至將紙板斜放,架出了傾斜的桌面。

他提出了這個想法,馬上得到挪威建築師的認同,建築師更認為這些材料,架出來的桌子整體高度不高,有如台灣夜市裡常見的低矮桌椅,恰巧可以象徵「台灣」。好不容易解決了材料問題,卻要面臨有些攤位不會使用、不願接受的困難,這都得經過主辦與每個攤位間的溝通協調。

每個攤位各自呈現不規則的特色,攤位之間的動線也呈現出不規則的形狀,這些「不規則」都是經過討論規劃而成的結果。黃偉倫解釋,大部分的人都羨慕能在像是GOOGLE公司裡,那樣開放式的空間工作,但大部分的展覽,卻都以正正方方的框架來規劃,這其中可能為了公平、為了其他什麼原因;但在草率季裡,希望能打破界線,以不規則的動線,挑戰對於自由狀態的展現,強調沒有哪個位子是弱勢,每個攤位都能用自己的創意吸引目光。

場內以蜂巢紙板和收納箱架成桌子使用。
場內以蜂巢紙板和收納箱架成桌子使用。

書可以不只是「書」

今年來到第二屆,有超過50個海外單位、80個以上的創作者與出版單位、數個策展單位一齊參與。聽來要辦起這個展工程浩大,但黃偉倫笑說,「去年準備時間只有一個月,今年有兩個月。」對他們而言辦展過程的「好玩」,勝過面對時間壓力的艱難,正如同王鼎曄所說,「我們的初衷就是為了好玩,展現實驗性,『翻轉』一般人對展覽的想像。」

創意總監王鼎曄(左)、發起人黃偉倫(右)。
創意總監王鼎曄(左)、發起人黃偉倫(右)。

看來主辦單位在開展前,早已「玩」得開心,為了要讓觀眾也玩得愉快,草率季除了展示書本,也設計了一系列開幕活動,包括DJ放歌、舞蹈表演,與平時書店、書展中安靜的形象大相逕庭。融入這些裝置藝術、音樂表演,透過不同的形式,藉此引導觀眾進入作者的創作源頭和狀態,探索作者所表達的內心世界。

「Art Book Fair」近十年來在紐約、東京、倫敦等世界各大城市繁盛發展,而草率季取名為「Art Book Fair & More」,More是英文「更多」的意思,而草率季想表達的是「翻轉」的概念,他們翻轉了空間規劃、翻轉了展覽本身,還要翻轉對藝術書刊(Art Book)的定義,擴大展現藝術書刊強調的創造力,書可以不只是「書」。

草率季希望能引導觀眾進入作者的創作源頭和狀態。(圖/草率季提供)
草率季希望能引導觀眾進入作者的創作源頭和狀態。(圖/草率季提供)
草率季除了展示書本,也設計了一系列開幕活動。(圖/草率季提供)
草率季除了展示書本,也設計了一系列開幕活動。(圖/草率季提供)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