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打工旅遊之外,越來越多人將國際志工當成充實心靈以及實踐自我的一種規劃。就讀台北教育大學的陳鈺璟,在高職時期參加過兩次國際志工的活動,現在的她臉上充滿自信的笑容,很難想像,過去她曾是一天8到10小時都在滑手機的小屁孩,刷動態按讚就是她的人生。改變她的,是一場關於到尼泊爾當國際志工的演講,當陳鈺璟看到當地的小孩,在一間屋頂需要用石頭壓住鐵皮的屋子裡上課的時後,被這畫面震懾住了,她完全沒有辦法理解,於是下定決心,去看看投影片背後,真正的尼泊爾,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地方。

陳鈺璟剛升上大學時,不像同儕擁有滿腔熱血,她對新生活毫無熱情,或許是因為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方向,無法在校園中找到自己的定位,陳鈺璟很沒有安全感,她開始想:「我會不會變成所謂的大學四年混文憑的學生?然後當啃老族,畢業後領22K?」

挫折、逃避、好想休學,種種負面情緒和想法找上她,當時媽媽只給她兩條路走,準備轉學考,或是重考,要轉學就只能轉去更好的學校,其餘免談。兩者之間的掙扎讓她無法喘息,壓力大到時常與母親發生爭執。

此時,她突然回想起尼泊爾帶給她的感動,「好想再出走一趟。」她將自己所有積蓄都花上,報名參加2017年寒假泰北服務隊,泰北小孩的直接和單純,讓她在服務隊當中找回愛與熱情,還有信仰。回台後,決心申請轉學,嘗試進到可以幫助自己邁向理想的科目。

陳鈺璟在泰北參加服務隊時,拍下一位送她鮮花的小女孩。(圖/華人磐石領袖協會提供)
陳鈺璟在泰北參加服務隊時,拍下一位送她鮮花的小女孩。(圖/華人磐石領袖協會提供)

尼泊爾的孩子,在陋屋中學習分享

陳鈺璟說,在她高一升高二的時候,華人磐石領袖協會理事長謝智謀到她的學校演講,讓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張「學校」的照片,謝智謀問:「你覺得那是什麼地方?」一個簡陋的空間,屋頂的鐵皮掀起,還佈滿了石頭,似乎是需要靠石頭的重量,才讓屋頂不至於整個飛起。

陳鈺璟不敢相信,這居然是尼泊爾的學校,而且教室內還沒有電燈,她在心裡驚呼:「這樣是要怎麼上課?怎麼可能會有這種地方?」

教育環境已經這麼糟了,還有許多學生的家庭是負擔不起學費,孩子無法正常接受教育,但他們的學費在台灣,不過就是一瓶可樂的價錢罷了,陳鈺璟下定決心,一定要去看看,尼泊爾的孩子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下成長的。

陳鈺璟將這個規劃告訴家人,起初家人非常反對,但她自己存錢,參加比賽拿獎學金,隔年後就去了人生中第一趟志工服務,也是她第一次知道當「志工」的意義。

陳鈺璟參加攝影比賽,獲得獎學金出國當志工。(圖/華人磐石領袖協會提供)
陳鈺璟參加攝影比賽,獲得獎金出國當志工。(圖/華人磐石領袖協會提供)

一包餅乾看盡人性:擁有的越少,反而越知足

她曾是網路成癮者,但是在尼泊爾沒有網路,她被迫與人交流,敞開心胸看看這個世界,不知不覺,這片土地上的人事物感動了她,最讓她印象深刻的是,尼泊爾的孩子,在午餐休息時間並不是所有人都在吃中飯,有些人在吃,有些人沒吃,而有些人是看著其他同學吃的,陳鈺璟說:「那些有食物吃的孩子,也不過是吃一包餅乾,或是當地自產的穀類,實在稱不上是『午餐』,對我們來說那就是點心而已。」

在這種有一餐沒一餐的環境裡,陳鈺璟並沒有看到同學們爭吵或是搶奪彼此的食物,反而是有得吃的孩子,將自己手上所剩不多的食物分享給同學,她說:「我有好多東西吃,他還是分了一包小餅乾給我吃,我被這些孩子深深的震撼教育了!」

參與國際志工,讓她理解到,生活上什麼才是我們真的需要的?知足、感恩,我們要的其實不多。(圖/華人磐石領袖協會提供)
參與美國衝浪品牌攝影比賽得獎,受邀美國德州出席頒獎活動,陳鈺璟是15個得獎者當中年紀最輕的。(圖/華人磐石領袖協會提供)

想要的,總是比需要的多太多了

回頭看看自己生活在物資豐厚又舒服的台灣,陳鈺璟發現自己有多麼的不珍惜所擁有的一切,更殘酷的是,我們還能選擇自己要吃多少,或是不想吃什麼,卻連一點感謝、分享的心都沒有。

陳鈺璟感到無比慚愧:「我真的沒有資格說自己是一個文明人,我沒有進步,而這些孩子,或許他們不覺得自己生活很苦、很需要別人幫助,因為他們總是能在小事上得到滿足,再看看自己,還會因為吃不到自己想要的就跟媽媽鬧脾氣,而且還不滿足?」

我們擁有的,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多,卻連基本的感謝、知足都不懂,表面上陳鈺璟是去當志工幫助他們的,實際上,這些孩子反而才是給她上了寶貴的一課。

回到台灣之後,她反覆地思考自己的未來,開始關心這個世界,雖然不知道能改變什麼,但她對自己的生命有了責任,選擇充實,並非虛度。也因此,她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在教育發展學系中發揮所長,過好自己的人生之餘,還希望能替這個世界做點什麼,她的下一站,是印度貧民窟。

陳鈺璟找到自己的定位,人生的下一站,我們都要自己決定。(圖/華人磐石領袖協會提供)
陳鈺璟找到自己的定位,人生的下一站,我們都要自己決定。(圖/華人磐石領袖協會提供)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