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風暴2》引起廣大迴響,李國毅飾演的「熊崽」年紀輕輕就當上總醫師,每每遇到需要幫助的病患總是滿腔熱血,相當有信心地做出判斷,替患者做最好的治療,而爬到這個位置,需要經歷過實習、5~6年住院醫師的磨練。

彰濱秀傳紀念醫院胸腔外科主治醫師杜承哲以親身經歷,詳解外科醫師的煉成。首先,在醫學院的學生們完成實習之後,必須選擇去應徵成為一位「外科住院醫師」,就算是正式踏入社會了,而作為外科要訓練五至六年,算是時間較長的。

要成為獨當一面的外科醫師,需經歷5~6年的磨練。(圖/《麻醉風暴2》劇照,公視提供)
要成為獨當一面的外科醫師,需經歷5~6年的磨練。(圖/《麻醉風暴2》劇照,公視提供)

>> 住院醫師時代

杜承哲透露,成為住院醫師時,那種幻想自己能像醫龍一樣劃刀救人的夢想暫時幻滅,如同少林寺的學徒一樣,前兩年就是挑水劈柴和打掃,或是像電影裡的小小兵一樣,學會完成上司交付的各種任務,換紗布、開退燒藥、或是急救與值班。

年輕的外科住院醫師要學的是,怎麼照顧好患者手術前和手術後的病情,時時關心患者的不適,當然還有「上刀」,也就是跟著老師一起做手術。

上刀的前兩年,彷彿都在「幫忙拿著某個東西」,相對枯燥,所以常常有人會「立地成佛」直接變成睡夢羅漢。但是隨著對流程與解剖學的逐漸熟悉,加上手術前後的預習和複習,通常來到第三、第四年,就會逐漸開竅,開始可以看門道,「老師做到哪裡了?」若是遇到好的老師,從第四年的尾巴開始,就會開始「放刀」給你。

但是杜承哲也說,一開始老師並不會直接給高難度手術,通常會先讓你做做放入引流管、傷口清洗縫合等基本活。而他本身較為嚴謹,「我通常會在他們的背後多看一陣子,確定哪位學生已經熟練,才能開始『放』更高難度的刀。若是表現不好,就只好自己戴手套再示範一次,再示範一次…。」

經過五年手把手的教,來到最後一年的住院醫師,你會被稱為「總住院醫師」,又稱為總醫師。這時來到外科醫師功力成長最快的時候。

>> 總醫師時代

總醫師儼然是所有小小兵裡的總管,開始指揮住院醫師和醫學生們的工作,但仍然是一個小小兵。雖然懂的多了,說話比較大聲了,但基本上還是執行老師的交代的任務。

杜承哲看了《麻醉2》後說:「這時期的醫師雖然敢開刀了,但是像熊崽這麼自做主張的人還是很少見的,除了感恩師父尊重師父之外,總醫師的專科執照考試也還沒通過,到時一進到考場,看到的都是師父的同輩或是長輩,結果他發現你曾經對他態度不好,事情可就不太妙了。」

許多醫院也會要求在成熟的住院醫師階段,開始完成論文的寫作與發表,行政事務更是難以閃避的工作。在此同時,你要準備剛才提到的專科醫師考試,此時,你的高中同學已經出社會八、九年,你卻還得要念書。

但不要緊,拿到專科醫師執照,你就能到理想中的醫院擔任主治醫師,終於真正「轉大人」了!

>> 主治醫師時代

已經成為主治醫師以後,就會像劇裡面看到的安主任或是蕭政勳醫師一樣。你可以收病人在自己的名下,在醫院裡有自己的門診時段,指揮手術進行和其他的治療過程。

當然,遇到不理想的治療結果,家屬無法諒解,或是相當困難的手術,你都需要自己面對了。

杜承哲以親身經驗講解胸腔外科主治醫師的工作內容,主要是診斷及治療各種胸腔內可能需要手術的疾病。

而重要的疾病包括肺癌、食道癌、氣胸、膿胸、氣管問題、縱膈腔腫瘤、胸壁畸形等疾病。手術方面則基本要掌握開胸術、胸骨正中切開術,以及胸腔鏡下處理病灶的能力。

醫師面對生死,不管是心靈還是技術都承受很大的壓力。(圖/《麻醉風暴2》劇照,公視提供)
醫師面對生死,不管是心靈還是技術都承受很大的壓力。(圖/《麻醉風暴2》劇照,公視提供)

好的胸腔外科醫師,要能夠…

《麻醉風暴》1、2集各有精彩看點,背後意義也很值得討論,醫療體系、健保、醫師的「業績」等等,回歸社會,醫師之所以想要成為醫師,無疑是想要救人,李國毅在劇中就是飾演這樣一位有熱忱的胸外醫師,杜承哲認為,要成為一位優秀的胸外醫師,需具備這4點條件。

1. 呼吸道及胸腔內疾病的專業知能,與持續學習的能力。
2. 有快速辨別並採取正確步驟處理胸腔急症的能力
3. 熟練胸腔內高難度手術,包含針對肺癌與食道癌的精細完整切除的能力。
4. 與同仁合作、善待患者的專業素養。

杜承哲解釋,以手術部分來說,沒有在總醫師階段完成30例以上的胸腔內複雜手術,很難勝任這個職位,所以訓練的地方非常重要,越是辛苦,未來的能力似乎越有保障,這也是外科令現在的醫學生望而生畏的其中一個原因。

杜承哲回頭看看自己的醫師職涯,當初他選擇了台北榮總,坦言是人生中睡眠最少、工作最多、脾氣最差的時段,「但我也看過不知多少困難與稀奇古怪的疾病與手術,總醫師階段也很賣力的完成了70例以上的大刀,『畢業』的時候也就非常有信心!」

來到彰濱秀傳擔任胸腔外科主任以及外傷科主任之後,常有人對他說「醫生看起來好年輕」,但事實上,他已經累積了數百例的大手術經驗,還有患者從南投、台南和高雄來診間問診,杜承哲有點受寵若驚:「這讓我有點驚訝,這可能是因為自己的手術成績穩定,院內同仁很樂意轉介患者,甚至自己的家人帶來找我開刀。」

持續學習的能力,在醫療科技進展速度加速的這個時代,要求更高。杜承哲說:「以我為例,五年前在全世界還並不是非常盛行的單孔胸腔鏡手術,目前已經成為我的常規手術。」他也給未來想要成為外科的醫學生建議:

* 不要逃避較辛苦的醫院,因為那就表示你在那裏學到的經驗,很可能這輩子在其他地方再也不會看到、學到了。
* 如果面前有兩條路可以選,選難的那一條,讓自己學會新東西。
* 傾聽患者的期待並且努力回應他們。把未能即使滿足的期待,記錄下來,作為突破的目標。
* 好的團隊與各科同仁,比技術更加重要。

從念醫學院到現在,成為患者會聞名而來看診的醫師,杜承哲感慨:「很多醫師在總醫師或主治醫師第一年之後,學習曲線就變平了,的確很多醫師可以單靠一個絕招,就穩穩工作到退休,但是在現代社會這會越來越難。」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