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遠古時代,女人在社會上所扮演的角色,不外乎是結了婚在家相夫教子,遵守三從四德,以夫為天。不該追求卓越的能力,而是要恭順於男人,完全是帶有典型男權主義色彩的論調,即便現今社會中,已講求男女平等,但從藝術、電影、電視劇這些層面來看,從其所反應出的社會面貌會發現,扎根蒂固的男性主義意識仍深植在人們心中。

金牌製作人王珮華從1986年的花系列電視劇開始,到紅遍大街小巷的《犀利人妻》,和熱播中的《我和我的四個男人》,無一不是替女性發聲。王珮華解釋,當時的花系列,「花」就代表女性,從那時候開始,她就已經在關注女性身處的環境,以及改變和情感。事實上確實,女生也比男生「有戲」多了,王珮華說:「女生在這個時代比男生進步很多,以前畢業、談戀愛,要結婚照顧家庭,現在女生都不想結婚了。」

以前總說,需要加班的工作都只徵男性,現在不需要了,很多女生也是可以拚到半夜,照樣騎摩托車回家。時代在變,女性角色變化很大,才有可以跟觀眾對話、分享的題材。

王珮華(左)製作的戲劇都是以女性視角出發。(圖/攝影中心提供)
王珮華(左)製作的戲劇都是以女性視角出發。(圖/攝影中心提供)

少修500年,這一世才會成為「女人」

想當初在做《犀利人妻》時,剪接師還偷剪,想要以他男性的角度,替溫昇豪說話,王珮華馬上制止:「我說對不起,我這叫犀利人妻,什麼理由都沒有比背叛來得重,只要背叛,女人就是受傷。傷我們的心沒有理由,受傷之後,一切都回不去了,我再也沒辦法信任你,我是要這個角度。」

王珮華前陣子參加禪定,師兄反問她一個問題:「為什麼普遍廟宇的住持都是男的?」她想了想,或許是因為男生比較有帶領的能力,或是身才比較孔武有力,師兄告訴她:「一切都是因果啊,要少修500年才會變成女人。」

女人扛的責任不比男人少,女人的思維模式、身體結構,28天就要來一次,還有體力也無法與男人抗衡,許多東西都是處於弱勢的一方,女人有親情、愛情、母親的角色要顧。女人也很有可能,在拚了很多年之後,換得了一個卵巢早衰,女人早衰,不能生小孩,無疑是一大重擊,男人很可能就不要妳了。王珮華口氣略顯無奈,卻也看開:「所以說,少修500年,就沒那麼清幽嘛,為什麼這一世你會是女人,而不是男人。」

現代女性背負著能力和健康的重擔,王珮華說,現在的女人開始訓練自己不需要愛情,工作會給妳更好的成就感,妳會想要往上爬,慢慢的就忽略了愛情,台灣生育率和結婚率都變低,女人拚了這麼多年,停下腳步想想,你要愛情、事業,還是其他可能的夢想?「我們畢了業後,總是想著要找好工作,賺錢後等升遷,再來才是考慮男朋友的問題,在人生這些很理所當然的軌道裡,妳,有沒有想過別的?」

女人到了一定的年齡,想轉換跑道,因為心中有所顧忌,很難走得開。(圖/翻攝自《我和我的四個男人》臉書)
女人到了一定的年齡,想轉換跑道,因為心中有所顧忌,時常難割捨。(圖/翻攝自《我和我的四個男人》臉書)

老天給妳低潮期,是給妳機會…去嘗試另一種可能

在《我和我的四個男人》中,小鮮肉角色「曉碩」總是樂觀正面,想旅遊就去旅遊,但是妳走得掉嗎?父母老了,家裡有狗要照顧…不是每個人都能拋下已有的生活模式。

好不容易爬到這個位置,跟公司請假一年,說不定馬上被取代,誰會等你?不是每個人都想得清楚「得」和「失」。

王珮華年紀輕輕就當製作人,排山倒海的壓力和責任,某天覺得職場好像沒那麼順利的時候,就會開始想,是不是該離開了,她說:「老天給妳低潮期,就是讓妳走的好方法,妳在多順的時候都不會想要有變化。低潮是好的,因為沒有什麼可以眷戀,才強迫妳去做另外一個選擇。」

王珮華說,要一個女人進步,不如直接給她一個敵人。(圖/翻攝自《我和我的四個男人》臉書)
王珮華說,要一個女人進步,不如直接給她一個敵人。(圖/翻攝自《我和我的四個男人》臉書)

「被迫」改變,何嘗不是件好事?

人生的起伏,都是老天巧妙的安排,或許你會順順利利在同一家公司待了10年,一晃眼,妳就會想「我在幹嘛?我是不是該去闖一闖了?」又或是安逸慣了,突然來一個空降部隊打壓你,你可能會硬起來,跟他競爭,也可能輸了,離開。

人生中不只愛情,工作職場都有敵人,新進同事或是空降部隊,要過你的位置的,他就是你的敵人,只是我們把敵人變成挑戰對象,化成正面力量,而不是看到敵人就棄守而逃。

王珮華指出重點,「女人就愛跟女人比」要讓一個女人快速成長,就找個女人來鬥,找男人搞不好還變同一掛呢!現在的女人沒什麼好放棄的,大多數單身女性就剩下工作陪伴,沒有輸的理由,奮戰到底就對了!

贏了,就站得更穩,敗了,也沒關係,或許妳會有機會,學習到另一種「可能」,例如過去沒時間培養的興趣、或是突然有大把大把的時間,可以停下腳步看看這些年錯過的風景。或許這一切都是「被迫」的,但被迫何嘗不是件好事?王珮華說:「人啊,通常都不太知道怎麼選擇,有時候老天會製造契機,強迫你去選擇。」

她曾經讀到一本書,上頭寫著:女人要做到一件事,沒辦法選擇就留給時間決定,如果時間沒辦法幫妳決定,那就去做吧。寧願錯也不要遺憾。」

不管是什麼決定,大家都是為了自己,為了自己沒有對或錯,只是王珮華也提醒女性們,「妳走這條路,就必須有另外一個果,妳沒有花時間經營婚姻、家庭,那你終究是沒有的。當沒有的時候,你有沒有辦法安於現狀?如果你都自在了,那就再也沒有什麼可以牽絆你了。」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