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櫃裡總是少一件衣服?緊抓流行風潮、平價的「快時尚」(Fast Fashion)品牌近年成為時尚男女的救世主,喜歡就買,穿膩了就丟,但事實是,因為快時尚中「毒」的不只是人類的荷包,更有流進海洋、焚燒處理,無窮的環境汙染隱憂。

平價「快時尚」品牌近年風行,喜歡就買,穿膩了就丟,背後卻有無窮的環境汙染隱憂。
平價「快時尚」品牌近年風行,喜歡就買,穿膩了就丟,背後卻有無窮的環境汙染隱憂。(記者陳鈞凱攝)

快時尚已徹底顛覆人們的穿衣模式,讓衣服變成「拋棄式」物品,據全球性的環保組織綠色和平指出,全球在2000年至2014年間,成衣生產量增加兩倍;2014年,產量突破1000億件,推波助瀾最大力者,便是快時尚品牌的崛起。

 

數字會說話,綠色和平統計發現,相較於15年前,每年每人平均購買衣服足足增加了60%,但保留下來的衣服數量,卻僅有以前的一半,衣服從衣櫃到垃圾桶的生命周期,越來越短。

 

那些無法再穿的衣服、賣不掉的衣服,下場又是如何?綠色和平專案主任羅可容直言,絕大多數的下場,不是和家庭垃圾一起被丟進垃圾掩埋場,就是進了焚化爐燒掉。

 

即使是所謂的「二手衣」或「舊衣回收」、「出口舊衣」,環保團隊觀察,在二手衣市場不是乏人問津,就是大多仍被加工為抹布或是隔離纖維,而這些最終還是會變成垃圾。

 

羅可容說,這些大量製造、又淪為巨量垃圾的成衣,不但生命周期的每一個環節幾乎都在耗能,產生碳排放,加劇溫室效應,更大的問題還在於,平價背後的秘密,即那些廉價、且容易取得的「聚酯纖維」原料,所可能引發的一連串毒物的循環。

 

目前全球有60%的衣服都使用聚酯纖維。羅可容指出,2016年有約3000萬噸衣服使用聚酯纖維,較2000年830萬噸,增加了263%,用量快速飆升關鍵,發生在2000年,那一年正是Zara、H&M等快時尚品牌全球大舉拓點、開店的擴張期。

 

在台灣,不少本土的平價服飾品牌,在同樣的行銷策略之下,亦大量使用聚酯纖維。另外,綠色和平觀察,已成台灣紡織業外銷主力的各種吸溼、排汗的運動、機能布料,同樣都是人造纖維,都有必要積極尋找天然性的替代性材質,才能減少對環境的傷害。

 

聚酯纖維危害在哪?羅可容說,以2015年為例,製衣使用的聚酯纖維排碳量為2820億公斤,幾乎是棉花排碳980億公斤的3倍;且聚酯纖維很難被降解,合成微纖維在洗滌過程中會直接排放到河流及海洋,需要數十年才會降解,微纖維會與化學物質起化學變化,甚至吸附其他毒物或對人類有害的細菌,透過食物鏈轉移,比起已被環保署公告將在2018年7月起禁用,普遍用於化妝品、牙膏、洗面乳中的「柔珠」(塑膠微粒),危害更大。

 

羅可容強調,儘管國際不少服飾大品牌已高舉回收的環保大旗,標榜使用來自寶特瓶回收的塑膠原料,但這只是企圖「洗綠」的幌子,因為多採混紡方式的聚酯纖維,目前技術根本難以回收,快時尚不斷大量製造快速被淘汰的衣服,鼓吹消費,只是製造更多垃圾。

 

在台灣,20到45歲的民眾每年花在購買衣服的金額高達1620億。台灣人的舊衣服往哪裡去?環保署的答案,超過6成,最後都進了焚化爐。

 

環保署廢棄物管理處科長顏瑞錫表示,國內近年透過地方環保局的舊衣回收數量皆在4萬2千到4萬8千噸,如果再加上民間社福團體,總量每年都在6萬噸左右。其中僅約4成變成二手衣或舊衣出口協助弱勢,其餘都跟著垃圾進了焚化爐。

 

顏瑞錫坦言,在成衣普遍混紡的情形之下,現行的回收技術有其瓶頸,國內外皆然,舊衣絕大多數都靠焚化爐最終處理,但排放都有管制;國外也有構想,未來有可能替代煤料,成為鍋爐的輔助燃料,但技術同樣尚未成熟。

 

目前能夠做的,顏瑞錫強調,政府只能鼓勵業者採用「簡單設計」,讓棉、羊毛以及人造纖維等不要混紡,才有利回收再利用。

 

綠色和平也正大力推動「減法」生活型態,提醒民眾從自身做起,由減少消費著手,不再有新衣至上的想法,參考衣服的耐穿性,對環境友善、公平貿易的綠色紡織品,選一件可以陪伴自己最久的衣服。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