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許多人而言,周五是放鬆和狂歡的象徵,在大肆玩樂後準備迎接周末假期的來臨,但1020日的星期五,台大卻驚傳潑酸案,釀成13傷的悲劇,讓社會震懾不已,其實不管校園或社會,人們為愛起殺機的事件頻傳,為什麼這些重大情殺案層出不窮?是不是台灣的社會出現問題,導致兇手犯罪?

社會環境?人格? 情殺案凶手的犯罪原因需多方考量 

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表示:「什麼樣的人會犯情殺案?早期研究認為人格,如自卑、具攻擊性的人較易犯案;後期研究則從兩人的感情流動方式探討,因為情殺屬於暴力犯罪,而暴力犯罪在犯罪學裡是有層次的,通常兩人會出現口角、有人感到不受尊重、到爆發爭吵、雙方價值觀不合,再進展到情殺,其實不管是什麼人格,只要雙方不合,都可能陷入上述流程,這派研究著重觀察在感情發展時,誰是控制慾強的一方、誰較弱。從控制觀點來看,控制慾強的人,容易感受不被對方尊重,當壓力爆發時就可能會產生情殺案。」沈伯洋較贊同後期研究的觀點,他認為有特定人格者不必然會犯罪,反而是感情雙方在陷入上述流程時,才會觸發犯罪。

沈伯洋補充,多數情殺案是男殺女居多,以一般情殺案而言,男女相處時會受整體社會結構影響,大部分男女交往都是不平等的關係,由於社會結構對男女的責任跟角色扮演有固定模式,便會造成雙方的壓力來源。當愛情過程中產生壓力,就會有負面刺激、引發口角摩擦、經歷上述流程,若雙方未學會如何處理壓力,一旦壓力爆發,就可能走上不歸路;對同性戀來說,其更有無法公開的壓力,加上圈子較小,社會給同性戀的結構壓力更大。

對於社會環境因素,銘傳大學犯罪防治學系副教授王伯頎也提到,情殺案的凶手為何會犯罪?其中一個原因恐怕是由於社會環境有些壓抑狀況,即使現今面對感情,大家越來越尊重多元立場,但某些族群仍無法接受。

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觀察,以一般情殺案而言,男女相處時會受整體社會結構影響,大部分男女交往都是不平等的關係,由於社會結構對男女的責任跟角色扮演有固定模式,便會造成雙方的壓力來源。當愛情過程中產生壓力,若雙方未學會如何處理壓力,一旦壓力爆發,就可能走上不歸路
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觀察,以一般情殺案而言,男女相處時會受整體社會結構影響,大部分男女交往都是不平等的關係,由於社會結構對男女的責任跟角色扮演有固定模式,便會造成雙方的壓力來源。當愛情過程中產生壓力,若雙方未學會如何處理壓力,一旦壓力爆發,就可能走上不歸路。(圖取自Pixabay)

從學者的回答裡,發現情殺案凶手會犯罪,或許跟社會給予的壓力、大環境造成的壓抑狀況相關,但除了這些,個人的人格特質跟雙方的感情互動,也將影響凶手犯罪與否。

中正大學犯罪防治學系暨研究所副教授戴伸峰指出,許多人認為情殺案的犯罪人是無時無刻想做壞事,對犯罪人的印象是「社會邊緣者」,所以才想犯罪,但並非如此。「從犯罪心理學的研究發現,其實犯罪人在日常生活中也是正常人,也要工作、交朋友,並非說這個人怪怪的,他就會變成恐怖情人。重要的是,犯罪人是在發生事件的當下,才瞬間變成恐怖情人,那他為什麼犯下情殺案?前端可能有社會環境、家庭、教育或人格因素影響,這些可能性在每個個案的比重不同,變成每個犯罪人都有不同的養成過程。」

戴伸峰觀察,關於情殺案凶手為何犯罪的討論,除了社會環境等因素,人格和雙方互動也必須納入討論。「因為殺人是人跟人之間的接觸,在雙方接觸下,被害者當下的反應、求救或掙扎,或任何回應,都會引起加害者不同的方式去因應它,這些變化都是犯案當下的重要因素。」

另一方面,情殺案凶手的犯罪原因,亦有所謂的「模仿效應」。

王伯頎表示,當媒體詳實報導情殺案時,也會帶動模仿效應,過去研究指出,極具攻擊性的人,較易受到媒體的描述暴力吸引,像在鄭捷北捷隨機殺人案後,曾有人說他是模仿鄭捷犯案,國外亦有一些模仿效應的槍擊案件。

綜合學者觀察,情殺案凶手的犯罪原因百百款,可能源於社會壓力、人格、愛情雙方的互動過程,家庭背景和學校教育等等,並還要考量加害者有無適當的情感支持系統,或是所謂「人生勝利組」、「名校」對失敗承受的能力等,這些因素都有不足或被忽略之處,才導致悲劇。

綜合學者觀察,情殺案凶手的犯罪原因百百款,可能源於社會壓力、人格、愛情雙方的互動過程,家庭背景和學校教育等等,並還要考量加害者有無適當的情感支持系統,或是所謂「人生勝利組」、「名校」對失敗承受能力等,這些因素都有不足或被忽略之處,才導致悲劇。
綜合學者觀察,情殺案凶手的犯罪原因百百款,可能源於社會壓力、人格、愛情雙方的互動過程,家庭背景和學校教育等等,並還要考量加害者有無適當的情感支持系統,或是所謂「人生勝利組」、「名校」對失敗承受的能力等,這些因素都有不足或被忽略之處,才導致悲劇。(圖取自Pixabay)

那又是什麼讓台大潑酸案的加害者走向不歸路?由於逝者已矣,難以從犯罪心理學的角度去探究犯罪人的人格特質、雙方感情的互動過程,但想問的是,是不是社會哪個環節出錯?才讓曾向外界求助的他們,不得不邁入一死一重傷的慘況?

台大潑酸案的他們懂得求助 為何仍無法被接住?

從媒體報導得知,台大潑酸案的被害者9月曾尋求台北市家暴中心協助,家暴中心已替被害者擬定安全計畫、告知其聲請保護令的權益,並在社工、警察和雙方家長介入下,與加害者和平分手,加害者亦願配合輔導與求助精神科門診。與多數人相比,這兩位當事人懂得求助、知道法律權利,那為什麼在這麼多資源的地方,最後仍無法接住這兩人?是社會的哪一部分失能嗎?

對此,戴伸峰指出:「最重要的觀點是,大家對於社會福利或社工能量,到底要到介入到什麼程度?今天不可能24小時提供社工或社會服務,因為這樣就變成監禁狀態。當人們有衝突或不愉快時,可能在心理醫生或社工的循循善誘下,改善難過的情緒,但離開諮商室後,當人們回到日常生活時,便可能再度浮現難過的情緒。」他認為,以台大潑酸案來看,不論是加害者或被害者均曾求助專業輔導,雙方家庭也見過面,這是完整且完善的危機處理流程,而這樣的求助系統是不應被批評的,因為不能要求求助系統是online的,或將雙方完全隔開,重要的是在當事人離開求助情境後,回到日常生活時,該如何尋求彼此成長。

那當事人回到日常生活後,應如何尋求援助?戴伸峰解釋:「當人們回到一般生活時,非當事人內系統感情的社會支持非常重要。通常感情雙方會有彼此交集的人際關係,這些共同認識的人是否接受足夠的專業訓練?是值得討論之處。」換句話說,在當事人回到日常生活時,若有認識雙方的朋友,在中間傳話、提供不成熟的安撫,或進行具挑釁意味的分享時,難免讓當事人的心情起伏。

因此,戴伸峰表示,可再針對跟雙方有交集的人際關係,補強相關專業訓練跟教育,讓雙方共同認識的人,能和平理性傳遞訊息與安撫。他建議:「可從青春期開始灌輸親密關係的經營跟協助,並非只有給談感情的兩人經營,而是如果大家在這兩人周遭、大家都是協助者的話,能如何協助是可多關注的。」

無獨有偶,王伯頎也指出,各縣市的家防中心每個月都會召開一次高危機會議,針對近期高危機案件做防範,他相信負責這件案子的社工也非常努力、壓力也很大,但很多時候人們會在事件發生後,討論還有哪些東西沒做到,把未盡事務做放大檢視。「不過在此過程中,為什麼這個案件會走到這一步?也許它真的是一個情境觸發或偶發事件,或許原本情況不會如此嚴重,過程中有很多可能性,若身邊扮演安全聯絡人的親友或旁觀者能多『雞婆』、多關心跟即時反應,也許能避免這類案件發生。」

除了當事人和重要第三人可加強專業教育外,王伯頎認為,隨著現今越來越多的同性親密關係出現,刑事司法人員也需接受相關的專業訓練,讓其更了解親密關係暴力的議題、處理時能更順暢。

另一方面,沈伯洋則認為,未被接住的原因有很多,以一般情殺案件來說,壓力來源有很多種,但今天通報家暴中心後,家暴中心處理的是怎麼解決這個暴力事件,但產生暴力的壓力卻未被解決;再來,在法律設計上,今天是設計一個制度告訴你有什麼權利、你應該去爭取,譬如說你的身體不該被傷害,我們有設計家暴專線,你能打電話求助,但通常法律設計制度後,人們知道法律權利,卻不一定會使用。

他解釋,從法律權利來看有三個步驟,第一個是你知道自己受害或可能被傷害、第二個是你要去怪罪某個人、第三個是把怪罪的心態轉化成法律給你的制度,比方打電話向社工求助,很多人可能是不知道或不會使用法律制度,而高學歷者雖能輕易定義出自己受害、知道求助,但在第二步驟要怪罪某人時,卻無法去怪罪,這是由於在愛情裡,當你要主張你的權利、去怪罪某人時,很可能會因你曾愛過或正在愛這個人,而無法走到怪罪的步驟,所以當別人向你伸出援手時,也無法順利走出去。

為了改善此情形,沈伯洋認為健全的感情最重要,若能早期了解感情應如何處理?感情出現裂痕有哪些徵兆?知道是誰的錯?才能解決此問題。他建議,應越早開始進行情感教育、兩性平等教育,當前端的教育做好時,後面的案件自然就會少了,而除了學生,老師也需接受這些教育,才能預防情殺案。

針對預防情殺案,我們已知加強情感教育的重要,那為何又需增進「兩性平等教育」?沈伯洋說明:「多數情殺案還是男跟女,很多研究指出『控制慾』在情殺案裡是重要的心理狀態,而控制慾其實是社會男女不平等的結構所衍伸出來的慾望,所以當社會結構去正當化某種控制慾時,會變得很可怕,因此兩性平等教育跟情感教育是相同重要的,這樣才能減低被正當化的控制慾。」他補充,除了兩性外,現今還有同性議題,所以同性平等教育也十分重要。

此外,戴伸峰認為還可補強法律責任的教育。他說:「許多人會覺得兩個人談感情是自家的事、清官難斷家務事,但這些都跟法律責任有關,例如攜帶危險物品可能會傷害到其他人,就會產生法律問題,法律是人類道德最後的防線,所以應多宣導讓每個人知道做所有事情時,都有法律責任。」

當愛情觸礁,儘管雙方懂得求助、防治家暴體系有正常介入,但仍有很多可能性使得雙方無法被接住,因此為預防這類情殺憾事,源頭的教育就顯得十分重要,無論是情感、兩性平等或法律責任的教育,以及相關人等的專業訓練。

然而,教育之外,社會還能從什麼方面預防?「媒體」亦是需著手改進的一環。

媒體應避免汙名化、正當化社會不平等結構

王伯頎說,有些社會大眾或媒體可能會汙名化同志議題,建議不應汙名化特定團體,如果真的汙名化的話,擔心可能促成隱形炸彈爆發。

戴伸峰觀察:「對於台大潑酸案,在網路上絕大部分的聲音,都傾向保護加害者跟被害者,以及他們的家庭。這次的案件成功體現所謂的『修復式正義』在大家心中已經萌芽,這是非常感人的事,但媒體能否讓這樣的情緒延續下去、更溫暖下去,是值得期待的部分。」他發現在台大潑酸案中,多數媒體未再苛責「性向」、「學歷」,但建議未來報導時,可多從教育矯正或修復式觀點的角度出發,加強關係修復,而非關係衝突。

除了新聞媒體,從更廣義的「媒體」來看,沈伯洋說,當學校的愛情、兩性或同性平等教育沒做好時,大眾也只能自己尋求相關書籍學習,但許多書籍對感情、兩性平等的研究是粗淺的;而人們很多兩性的觀念是從電影、綜藝節目、音樂或電玩獲得,但這些媒體有時主張的價值,反而會加深兩性不平等,對女性或同性的描繪是非常特定或偏頗的,他認為媒體的力量很重要,但要如何改變,還有待社會共同努力。

整體而言,一樁情殺案的發生,可能跟社會、教育、家庭、個人和雙方互動過程等都有微妙的關聯,但要改善社會壓力或增進整體教育仍有一段長路。對個人來說,在這漫長的時間裡,若親密愛人出現以下徵兆時,也建議多些警覺,避免發生遺憾。

綜合學者建議,情殺案凶手犯案前的徵兆,有下述8點:

1.人格自卑、愛埋怨、憂鬱

2.獨佔性較強、控制慾外顯變強、想支配別人

3.情緒控制較差、易被激怒

4.較從自我角度思考、對他人態度輕蔑、漠視他人感受、有一方覺得不受尊重

5.親密伴侶曾有動手的前科或記錄、有言語或肢體暴力、大量爭吵

6.以自殺相逼

7.非常關注對方的任何事物、緊迫盯人、跟蹤騷擾

8.人際溝通技巧和人際關係較差

值得提醒的是,雖然過去研究指出某些人格或徵兆,可能影響凶手犯罪,但並不代表具有這些人格或徵兆的人,就一定會變成恐怖情人,故上述徵兆僅供參考。

最後,當愛情面臨分手或談判時,亦可參考下列方式,來防止自己成為加害者跟被害者。

王伯頎建議,雙方應避免言語行為挑釁;若對方有恐怖情人徵兆時,應避免面對面談判或單獨見面; 若對方有要求,在合情合理的情況下,勿做出絕情行為;談判若見對方有揹包包,需提高警覺性;談判找人同行;適時採取弱勢,假裝生病或出國遠行等;臉書應逐漸斷絕聯絡,以防對方有激動反應。

此外,戴伸峰說,若發現自己玉石俱焚的傾向時,也應盡快求助或看心理醫生,避免自己成為加害者。王伯頎補充,如果自己不認為具有恐怖情人的傾向,或沒有求輔意願時,要強制求輔較困難,提醒想分手的一方多加強自我保護,而親友也需多關心有感情困擾的人。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