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0日,台大校園發生潑酸情殺案,造成一死三傷悲劇。當事人的同志身分隨即於社會發酵,網路論壇以「兇甲」、「捅屁眼」等稱號將特定性向標籤化並與情殺連結,該事件除了揭示台灣情感教育的缺乏,更突顯大眾對特定性向的誤解。潑酸案後,我們訪問了「現代婦女基金會」主任李姿佳與「台灣同志諮詢熱線」(以下簡稱熱線)副秘書長彭志鏐,期待能藉此事件引發社會對性別、情感教育的關注,並了解同志族群於社會中是否碰上獨有的困境。

當同志遇上感情問題 援助何處尋

2014年,現代婦女基金會設立了「秘密說出口」網站,專為LGBT提供情感諮詢。網站採匿名制,不需註冊,當碰上親密關係暴力時可直接和線上社工諮詢,由專業社工了解個案狀態,評估當下危險性,是否需要保護令等安全協助。該平台從2014年成立至今,接獲個案約有70~80位。

相較於民間組織,2007年《家庭暴力防治法》已將同志伴侶納入保障範圍,家暴專線也於近年受理同志案例。李姿佳坦言,同性戀和異性戀發生親密關係暴力的比例差不多,但會求助的同志朋友則很少,「我們一年受理十四萬件家暴通報,約有七萬件是親密暴力。若同志人口以總數的百分之十來算,實際求助的卻不到20位。」

為什麼同志不求助?「基金會做過民調,問同志為什麼不敢求助,最害怕的是二度傷害。他們會害怕求助後你怎麼看我,或是能不能接受我是受到親密暴力的同性戀。」

對此,李姿佳認為,家暴網絡應具備性別敏感度,才能打造友善環境。受暴者第一時間會至醫院、警局求助,因此第一線人員的性別敏感度格外重要。2009年開始,政府已針對家暴網絡做職前訓練,第一步是針對會接獲諮詢電話與通報單的社工,「就性別敏感度而言,不要假設求助者一定是異性戀。個案是女性,則可能是女同志,若在應答過程中,她認為社工的想像中沒有女女戀愛這件事,可能因此不願透露。應該採用更中性的問法,我們會直接問施暴者是你的誰。」

彭志鏐則表示,近年台北、高雄等都會區的社工訓練已可見成效,相較於過去,同志在面臨親密關係暴力時,出面求助的比率也有提升。若同志向熱線諮商情感問題,熱線經評估後發現當事人有需求,也願意推薦友善度、專業度較高的社福單位、社工給予協助。

政府現已將同志親密暴力納入保障範圍,也有民間組織致力推動親密暴力防治。(圖/shutterstock,2017.11.01)
政府現已將同志親密暴力納入保障範圍,也有民間組織致力推動親密暴力防治。(圖/shutterstock,2017.11.01)

同志獨有 不一樣的感情困境

情侶發生衝突在所難免,從金錢觀念到家庭背景都可能成為爭吵問題。情感爭執上,相較於異性戀族群,同志族群會不會有屬於自己的困境?李姿佳表示,「對同志來說,找對象可能必須另外經營一個社群。異性戀者可以在現有社交生活中找對象,可是同志必須另外經營同志社交圈。」

交往後,則可能因出櫃程度不一,雙方對公開的認知有落差,光要不要公開牽手、親吻也可能引發爭執。若就暴力情況而言,同志則可能面對強迫出櫃的威脅,「如果你要分手,我就讓你的上司、家人知道你是同志。這都是異性戀不會有的狀況。」

李姿佳觀察,台灣社會近年逐漸變得友善,但就理解層面而言仍有進步空間。當同志選擇出櫃又背負受暴者身分,等於是面臨雙重壓力,同志也容易有,我是同性戀必須讓外界覺得我很好的思維,怕因受暴影響外界對同志身分的看法,「壓抑的不會只是他是同志,他還必須做個很好的同志。」需要好的包裝、功成名就才能是同志,「同志需要被接受,但在社會中厲害的人才會被接受,你要當somebody而非nobody。」有時歧視只是變得更隱微,當普遍認為社會趨於平等之際,也要回頭審視,友善是否是真友善。

男性勇敢說 親密關係暴力無關性向

基金會在近年個案中發現,親密暴力中通常帶有權力不平等,而在男同志親密暴力中,社會賦予兩位男性的權力相當,為什麼還會發生?原因必須回推到男性本身而非性向,和男性在關係中掌握的資源,以及本身的自我價值感有關,「你怎麼看待自己,是不是很自卑,看自己的態度可能影響到會不會沒有安全感,怕對方劈腿因此緊抓不放。更多時候是要理解自己的狀態,才能看到彼此間的差異並協調、接納。」

通常伴侶間都存在意見分歧,只能透過討論來修正,而男性情感表達在社會中多半不被強調,甚至不被允許,以至於不知如何表達或與另一半互動。李姿佳坦言,男人情緒壓抑以至於訴諸暴力並非同志問題,「這跟男同志沒關係,跟『男性』怎麼長成有關,男性被期待的是事業、成就,這些都跟情感表達無關。」

李姿佳認為,社會需要加強男性情感教育,讓男性敢表達自身脆弱。但表達脆弱不容易,「很多男性覺得不能示弱,要夠男子氣概,當他不能示弱,情感就會被壓抑,但人跟人的感情要有連結,勢必要有更多溝通。」社會希望男性堅強,但當男性示弱時他的另一半能否接受而非責怪,也是一個重要課題。

親密暴力、情殺並非男同志獨有,該做的是回頭審視男性社會養成中的情緒壓抑問題。(圖/shutterstock,2017.11.01)
親密暴力、情殺並非男同志獨有,該做的是回頭審視男性於社會養成中的情緒壓抑問題。(圖/shutterstock,2017.11.01)

當子女出櫃時 幫父母輩認識同志

同志首要面臨的問題,往往是要不要和父母出櫃,而兩人關係多半牽涉到雙方家庭,想親情、愛情兼得,對同志而言往往比異性戀困難。李姿佳坦言,這塊對父母而言格外不易,在於同志會有一段認識自己的歷程,從接納自己是同志,再到能向外界出櫃,同志親身經歷,同時也是心理準備歷程。但對父母而言,有時子女出櫃父母便「入櫃」,「父母要面對親友壓力,可能會想為什麼會生出同志小孩。除了疑惑,有些父母最害怕的是孩子受傷害。」李姿佳認為,同志也需要給父母更多空間和時間,他們也必須經歷理解過程。

彭志鏐表示,同志父母也是需要幫助的群體。父母輩的在成長經驗裡沒有足夠的性別知識,同時社會一直在傳遞刻板印象,當父母得知兒女出櫃難免憤怒、自責、擔心。對此,熱線訓練一批同志父母義工接聽來電,「父母最懂父母的心,很多父母知道後不敢對外求助,怕外界指責他們沒把小孩教好。」

很多父母得知子女是同志時除了憤怒,往往也會伴隨自責,台灣普遍仍認為孩子的言行父母必須責任,父母會認為孩子是同志自己也有責任。為了破除錯誤觀念,熱線定期為同志父母舉辦「櫃父母下午茶會」,每兩個月北中南三地有固定場次。即便熱線近年致力推動同志父母活動,但主要仍在於若社會接納度高,父母壓力自然會變小。

家人的理解與社會的友善氛圍,有助於同志伴侶走得長久。(圖/shutterstock,2017.11.01)
家人的理解與社會的友善氛圍,有助於同志伴侶走得長久。(圖/shutterstock,2017.11.01)

認識情感教育 認識自我與親密關係

因台大潑酸事件情感教育再度成為近期最夯議題,卻彷彿只有登上新聞版面,才會短暫獲得社會重視。李姿佳從事情感教育推廣將近十年,坦言台灣仍須努力,情感教育推行面臨最現實的教育議題,情感教育尚未列入課綱,因不「考試」而不被重視,「人生太多事和情感教育有關,不只戀愛,也包括人際表達、自我認識、情緒掌控。有老師講得很直,性別教育、情感教育想被重視就要列入課綱。」

若不列入課綱只會是「融入式」,行有餘力再教就好,而社會也不鼓勵孩子探索自身情緒,或認為情緒不好,但並非如此,「有時只是表達方式不好,當你沒辦法教他跟情緒相處就容易出事。」李姿佳表示,也許列入課綱難度高,但社會可以退而求其次從小學做起,先從認識情緒開始。

至於談戀愛是好的情感教育嗎?李姿佳認為談戀愛是實作,但需要練習怎麼談,「談戀愛很好,但遇到問題也需要健康的溝通管道,若只從旁人經驗去揣摩,這樣的互動未必健康。」而不鼓勵談戀愛則容易把情感地下化,地下化的後果便是若真的出事,孩子也不會說,「我們的父母應該學習談論,當你沒辦法談論,孩子就會用自己的方式去面對。」

彭志鏐則表示,性別平等教育這幾年來一直被保守派打壓,甚至要求性別平等教育退出校園。對於本次事件,相對於咎責家暴防治單位,應該回頭正視情感教育的匱乏。社會主流思維仍認為未滿十八不要談戀愛、讀書比較重要,進而漠視年輕人對親密關係的需求與親密關係困擾,「你不可能要學生十八歲一到就戀愛技能滿點,但之前什麼都沒教他,這種要求本身就很荒謬。 」

當情感暴力屢屢登上社會版面,甚至輿論對加害者的性傾向加以標籤化、污名化,彭志鏐認為,當前端教育尚未完善落實,去咎責當事人和其舉動都是不教而殺謂之虐,某種程度上,加害人也是社會制度下的受害者。性別教育是防治親密關係暴力的源頭,還有待社會一同努力。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