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探長就好了。」偵探書屋的經營者譚端這麼說。來到以販售推理小說為主的「偵探書屋」,譚端連打招呼的方式都這麼具有神秘感。的確,取名為「偵探書屋」,裡頭就算沒有偵探,也要有個探長才像樣,像是寫實派小說中的主人翁,得有個人帶著讀者一起探索。

「探長」是個偵探小說迷,也是偵探書屋的經營者。(圖/偵探書屋提供)
「探長」是個偵探小說迷,也是偵探書屋的經營者。(圖/偵探書屋提供)

探長是個偵探小說迷,過去他在大陸擔任財經記者,回台後,參與過紀錄片《最後島嶼:台灣防衛戰1950-1955》,也出版過紀實文學《天空的情書》;身兼記者、文史工作者、作家等多重身分,現在大部分時間他專心當「探長」,如果問他為什麼要開一間獨立書店?他會說,我把這間店當作孩子一樣培育。

書店最大的特色,就是以偵探小說為主,高腳帽、放大鏡、菸斗這些「偵探」的形象,在書店裡各個角落都可以見到,其中菸斗最讓人感覺神秘,雲霧不只縈繞著案發現場的疑雲,更朦朧了偵探本身。但偵探為什麼要抽菸斗?探長推理出了一個的答案「這應該是不對的!菸味、菸灰很有可能破壞現場,這種行為很不專業。」

偵探書屋裡隨處可見「偵探」符號。
偵探書屋裡隨處可見「偵探」符號。

「偵探」的符號自古以來總是吸引人,從十九世紀末以來,柯南道爾筆下的《福爾摩斯》系列小說,已被改編數次,不難看出觀眾們對於探索未知和拼湊真相的熱愛,而這些影視作品更捧紅了奈迪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小勞勃道尼(Robert Downey Jr)等等巨星。

無論偵探小說裡推理的過程多精彩,探長認為小說的重點在於人物朔造,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糾葛、個性差異,才會引來犯案動機,如果只是為了殺人或是金錢,恐怕淪為數學題,畢竟是娛樂性質的讀物,人們閱讀只想在枯燥的生活中尋找樂趣,「讀偵探小說像是爬山,總有人告訴你,再過兩個山頭就到了,這時人就會一直往前走。」一個引子就足以使人勾魂攝魄,探長說,有的人愛看電影、有的人愛看偵探小說,他形容,這種心情就像是中國式庭院裡的假山假水造景,明知道是「假的」,卻又愛不釋手。

而在店裡架上看見分著不同年齡層適合的閱讀類型,也令人相當好奇,架上區分著小學生、中學生、大學生。探長說,適合小學生閱讀的小說不要太血腥、也不能太艱澀,像是福爾摩斯就很適合,更重要的是偵探小說裡的壞人不同於童話故事裡,壞人不一定是巫婆、野狼,或是那些凶神惡煞的角色,就像現實生活中一樣的壞人不會在臉上寫個「壞」字,對小學生而言偵探小說也有警世的效果。

書架上清楚區分著不同年齡層適合的閱讀類型。
書架上清楚區分著不同年齡層適合的閱讀類型。
《福爾摩斯》系列小說已被改編過數次。(圖/翻攝自網路)
《福爾摩斯》系列小說已被改編過數次。(圖/翻攝自網路)

偵探主題的書店,的確引起了人們好奇心,同時也得到泡麵廣告的青睞,作為形象廣告的拍攝場景,但有沒有帶動書店的人潮?探長說沒有!他更坦言開店這些年來,幾乎年年赤字還得從其他地方賺錢來維持生計,無奈書店的名氣雖高,但人潮卻不成正比。

多年經營下來,面對難題,探長自有一套經營態度,「今天目前為止,只有三個客人進來消費,我當作已經抵銷電費的開銷了。」心態上豁達,而實際上他也正積極嘗試多角化經營,他在店裡建立了會員制,讀者要是有想看的書,不一定要購買,成為會員就能夠在店裡閱讀,店內也擺上了桌椅,變身小型咖啡廳,想支持書店的顧客也可以點杯飲料支持,偶爾還會辦辦講座吸引人潮,同時也做類型文學的推廣。

無奈書店的名氣雖高,但人潮卻不成正比。(圖/偵探書屋提供)
無奈書店的名氣雖高,但人潮卻不成正比。(圖/偵探書屋提供)
偵探小說裡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糾葛、個性差異,才會引來犯案動機。
偵探小說裡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糾葛、個性差異,才會引來犯案動機。

從台北重慶南路書街的落寞,早就能看出書店經營的問題,不管是面臨網路書店折扣多還有宅配服務的壓力,還是民眾閱讀習慣改變,明知實體書店難經營,但仍有人為了某些信念與夢想正在努力。我們需要反思的是,當科技發展讓生活越來越便利,時間變多了,閱讀時間卻變少了。對探長來說閱讀很像坐禪,「當人脫離現實去思考,什麼都不想,跟你對話的是自己。」

偵探書屋也開始多角化經營。
偵探書屋也開始多角化經營。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