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車流呼嘯而過的重慶北路上,其中一條小巷藏身著百年茶行「有記名茶」,這間店保存著全大稻埕唯一的焙籠間,並仍用古法製茶。然而,面對社會環境和飲茶習慣的改變,第五代的經營者除了延續前人推廣茶文化的用心,也積極替茶葉注入新活水,盼讓百年茶韻永飄揚。

有記名茶第五代傳人王聖鈞表示,有記原先在大陸福建開店,約1947年來台,大稻埕茶業的極盛時期是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當年繁榮時,茶廠都做外銷,後來外銷沒落,1975年時許多茶廠只好轉賣給中藥南北貨、家具商或拆掉蓋大樓來符合經濟效益,但有記希望保存傳統茶廠,為求生存便轉做內銷。「除了賣茶,有記還傳承著早期精製茶廠的設備跟技術,也不斷推廣茶教育,希望讓現代人和外國遊客多了解茶葉文化,跟精製茶的完整製程與背後內涵。」

據了解,王聖鈞目前32歲,他曾到波士頓念書,並取得國際貿易碩士學位,為何他會想回台接手家業,而非留在國外工作?王聖鈞說:「我大學時在家打工,父親沒有強迫我一定要繼承家業,但能感受到長輩強烈的期望,也因我對茶有興趣,認為百年茶廠在我手上停掉很可惜,想多保存茶文化,所以2012年才傳承家業。」對王聖鈞而言,傳承茶廠是有使命感的,因此也不斷替民眾導覽和推廣茶教育,希望大家都有能力了解茶,選擇到自己喜歡的茶。

有記名茶第五代傳人王聖鈞。記者李依頻攝
有記名茶第五代傳人王聖鈞。記者李依頻攝

不像電視劇《紫色大稻埕》的男主角江逸安曾對接手茶行有徬徨和掙扎,王聖鈞心甘情願地接棒,也替茶業改頭換面,希望讓這間創立於1890年的茶行能繼續飄香,而隨著科技發展,未來王聖鈞也會加強網路行銷購物和社群媒體經營,由於茶葉著重送禮市場,為了讓客人送禮能有更多變化,他亦嘗試替茶葉進行不同包裝,來呈現新特色。

當然這些新的經營理念,也讓王聖鈞和父親意見不合,他舉例:「因為傳統茶葉的送禮包裝強調喜氣,多是紅色、黑色,而近期出的茶葉包裝改採白色,但長輩通常對白色反感、想說這種東西誰會買?這時我會告訴父親,客群不一定是某種年紀的人,年輕人可能會喜歡什麼包裝跟質感,持續和父親溝通,觀念開放的父親也會接受,放手讓我試試看。」

百年的有記名茶以精製茶聞名,但「精製茶」是什麼?很多人對它有偏見,覺得精製茶是茶行左手買來、右手賣出的產品,王聖鈞澄清:「其實精製茶需要很多加工過程,也需將買來的茶葉分級、判定它的特色後再拚配,才能給客人品質更好的茶葉。」

精製茶是給客人自己的味道

王聖鈞表示,精製茶就像咖啡師、調酒師或廚師,例如咖啡師買到生咖啡豆後,如何透過烘焙,來做到輕焙、中焙和重焙,或藉由組合不同的酒類或食材,才能端出好酒好菜。「精製茶就是茶行給客人自己的味道、是想傳達給客人的一個口感,甚至是一個記憶,這個才是精製茶的特色。」

他解釋,大稻埕的茶行通常不賣什麼產地的茶,而是希望透過精製茶做自有品牌。「精製茶的過程,是茶廠從各地買來茶葉後,先挑選茶葉,再送 SGS檢驗,接著撿梗,再烘焙來減少茶葉水分、並讓茶葉能回甘和提升喉韻,最後透過拚配讓品質穩定,讓茶葉有足夠的香氣和口感,及規格跟產量能分售,經過這些流程做出來的精製茶就是茶行自身的品牌。

有記名茶保存著大稻埕唯一的焙籠間。記者李依頻攝
有記名茶保存著大稻埕唯一的焙籠間。記者李依頻攝
有記名茶保存的古老風選機,風選機的作用是在分茶箱內利用風力使茶葉按輕重進行選別,並剔除非茶物質。記者李依頻攝
有記名茶保存的古老風選機,風選機的作用是在分茶箱內利用風力使茶葉按輕重進行選別,並剔除非茶物質。記者李依頻攝

王聖鈞補充:「精製茶容易被誤解成「混茶」,雖然兩者動作相同,但概念和意義是不同的,混茶是不知道A茶跟B茶是什麼味道就加在一起,但拚配需要的專業知識較多,但藉由加強茶教育,近年大家也漸漸了解精製茶。」

另一方面,有記在王聖鈞父親經營時,二樓撿茶場被改建成藝文空間「清源堂」,每周六下午有南管表演。王聖鈞說,將來有記的發展,一定會繼續推廣茶教育,讓更多人了解茶,未來也欲規畫成一個新形態的茶館或平台, 讓人們透過這些藝文活動有機會走進茶廠交流、活絡此空間,並盼他日有記的茶葉能重返國外市場。

圖為各式嘜頭,亦即Mark,早期茶葉外銷時,會將印有外文的店名、品名和重量的資訊的嘜頭掛在茶葉箱子上。記者李依頻攝
圖為各式嘜頭,亦即Mark,早期茶葉外銷時,會將印有外文的店名、品名和重量的資訊的嘜頭掛在茶葉箱子上。記者李依頻攝
有記名茶二樓的清源堂,每周六下午會有南管演奏。記者李依頻攝
有記名茶二樓的清源堂,每周六下午會有南管演奏。記者李依頻攝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