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113甲縣道旁,平鎮與龍潭交界處,巷子裡藏了一間獨立書店「晴耕雨讀小書院」,巷子口窄到令人不易發覺,當車子駛近巷子裡,馬上看到一間間小木屋環繞在水田與庭院間,就連計程車司機都開口問:「這裡是書店喔?」

書店由洪毓穗與先生曾建富夫妻兩人共同經營,走進店內,木質擺設與書本裡外相輝映,但洪毓穗卻告訴我們,木屋的前身是一間「卡拉OK店」。

「晴耕雨讀小書院」位於郊區田野中央。(圖/晴耕雨讀提供)
「晴耕雨讀小書院」位於郊區田野中央。(圖/晴耕雨讀提供)

位於郊區田野中央的「卡拉OK店」,看中人煙稀少的特性,避免客人高歌歡唱遭人投訴,但書店似乎不需要這個特性。洪毓穗說最初為了節省成本,打算想利用家中閒置的空間開店,不過家中長輩不同意,只好作罷,向外尋找店面,「鬧區的房租太貴了,但這裡在市區和郊區的交界,又有空間可以種植很符合店名,這個位置很『剛好』。」

「現代人不是怕遠,而是要求產品的品質和獨特性。」洪毓穗認為客人想要透過消費行為實踐自身的價值觀,因此就算在鬧區裡也有會倒閉的店面,她說這不完全是地點好壞的問題。

接手「卡拉OK店」之後,在裝潢上並沒有做太多的改變,現在的書店空間,過去是餐廳和供應熱炒的廚房,還能使用的桌椅,被保留了下來,所以現在店內桌面上,還能殘留了木頭被「燙傷」的焦黑印記,就連典雅的窗花也是卡拉OK時期的裝飾;其他幾間木屋也從唱歌的包廂,變成了舉辦讀書會的場地。

典雅窗花是過去卡拉OK店留下,與木工家具相當合襯。
典雅窗花是過去卡拉OK店留下,與木工家具相當合襯。

取名「晴耕雨讀」,洪毓穗想把「晴天耕作雨天讀書」的理念,表現在生活中。庭院的花草與水田,全是他們自己種植,店內的木工也是由先生曾建富一手包辦。

老實說他們一開始什麼都不懂,小至花草園藝,大至開店做生意,對他們而言都是新的嘗試,但不懂的就看書學習,這也影響到店內的選書原則,花草農業、木工、創業等等的書籍,當然還有洪毓穗喜歡的類型,像是文學、旅遊、飲食。這些看似不同類別的書籍,其實全都貫穿了晴耕雨讀、順應自然的主軸。

「我希望客人來可以安頓身心、可以好好生活。」聽起來模糊,但洪毓穗說其實就希望客人離開之後,有充電的感覺,就像還沒開店前,自己跟書店互動的經驗一樣。所以她的店裡沒有華麗裝潢,只有自己做的木工家具、卡拉OK店留下的擺設,還有附近小學淘汰的課桌椅,滿是手作與歲月的痕跡,為店裡帶來了親切感,雖然不完美,卻是一般人可以親近。

滿是手作與歲月的痕跡,為店裡帶來了親切感。
滿是手作與歲月的痕跡,為店裡帶來了親切感。
書店傳達晴耕雨讀、順應自然的理念。
書店傳達晴耕雨讀、順應自然的理念。

不過創業開店,總有遇到的困難,洪毓穗笑說,每一年心境不一樣。剛開店前一兩年,忙著認識產業、處理店務、面對客人,心情很匆忙,尤其當營業狀況的起伏很大,內心總要面對「要不要改變」的難題,例如將租借場地雖然可以增加收入,但會不會破壞店裡的安寧?會不會影響店裡品牌形象?這種時候,要堅持又不能太堅持,而這一切都不斷地考驗她開店的目的「好好生活」。

說真的,洪毓穗很重視「生活」,想起過去還是上班族的時候,從事企畫工作的她,日日夜夜都忙著工作。「那時候我用工作證明自己價值,加上追求完美的個性,其實內心很匱乏,快樂只有在薪水進到帳戶的瞬間,之後就用消費發洩工作中的痛苦,後來我有出現憂鬱傾向。」這一病讓她開始思考生活本質,才下定決心要開店實踐生活。

店裡這些看似不同類別的書籍,其實全都貫穿了晴耕雨讀、順應自然的主軸。
店裡這些看似不同類別的書籍,其實全都貫穿了晴耕雨讀、順應自然的主軸。
晴天耕作雨天讀書的理念,是希望客人思考生活本質。
晴天耕作雨天讀書的理念,是希望客人思考生活本質。

開店三年來,她在工作裡實踐生活,也傳達生活的價值觀,問她堅持經營下去的動力是什麼?她笑說:「要過活啊!哈哈哈,會很勢利嗎?」她不好意思的笑聲迴盪空氣裡,如果工作可以與生活平衡,夢想才能一直堅持下去。

【延伸閱讀】

書店之必要/到偵探書屋裡冒險 明知假的卻又愛不釋手

書店之必要/再見桃園!讀字書店的下一座藍色天橋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