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糖尿病人數已破200萬,台大公衛學院今年6月公布的國人死亡危險因子當中,高血糖便高居第一,全因國內糖尿病患的病情控制不佳,導致糖尿病患死亡率偏高,醫界直言,對於「打胰島素」的錯誤迷思和恐懼,扮演了關鍵因素,影響所及,國人成人「失明」及「洗腎」最大元凶通通是糖尿病。

國人對於「打胰島素」仍存有不少錯誤迷思和恐懼。(圖為公關照片)
國人對於「打胰島素」仍存有不少錯誤迷思和恐懼。(圖為公關照片)

台灣糖尿病人的胰島素施打率為什麼偏低?國內醫師都有經驗,多年來病人一聽到「打胰島素」幾個字,仍有許多錯誤的迷思和恐懼,認為「打胰島素等於治療失敗」、「打胰島素就會洗腎、失明、截肢」、「打胰島素就代表糖尿病末期了」。

等到不得不打才打,下場當然是失明、洗腎,彰化基督教醫院鹿基分院院長杜思德一針戳破迷思的背後真相,往往是病人「拖」出來的苦果,硬要等到全身都冒併發症才願意注射胰島素。

杜思德說,台灣成人「失明」當中有3成皆肇禍於糖尿病;至於耗費健保支出最多的「洗腎」病人,更有4成源自於糖尿病控制不佳,糖尿病併發症威脅之大不容小覷。

事實上,健保署去年公告的最新藥品給付規定中就特別新增:原則上第二型糖尿病治療應優先使用二甲雙胍藥物,或考慮早期開始使用胰島素;第二型糖尿病病人倘於使用三種口服降血糖藥物治療仍無法理想控制血糖者,宜考慮給予胰島素治療。

醫界及政府普遍都認為早期使用胰島素治療是控制血糖及糖尿病最有效的方法之一,政府推廣「糖尿病共同照護網」許久,但糖尿病仍高居前五大死因,卡關的常常是民眾的「迷思」作祟。

診所收治逾4千名糖尿病患的宜蘭縣愛胰協會理事長游能俊指出,目前國內整體胰島素施打率約15至18%,雖然較過往的12%已有提升,但距離介入照護之後應有的理想3成比率,仍有一段距離。

游能俊說,台灣民眾對於「用藥」普遍有錯誤觀念及迷思,比起治療成效,有時反而過於擔心「打針、吃(西)藥傷腎」的迷思,但糖尿病不是只靠醫師處方藥物而已,更重要的是病人的自我管理。

相同的,對於預防糖尿病併發症,台灣民眾似乎同樣掉以輕心,數字會說話,翻開去年資料,全年有進行小便檢查的糖尿病患比率僅約5成5;眼底檢測數字更慘,全年度只接近3成。游能俊強調,這兩項檢查正是預防因糖尿病而失明、洗腎的重要關鍵,年年都該做。

杜思德認為,近年受惠超長效胰島素類似物,降低了發生低血糖的風險,加上針劑新裝置好上手,病人對打胰島素的接受程度已經提升不少,尤其,前總統李登輝2014年首曝罹患糖尿病30多年,更在衛教MV中現身說法每天注射胰島素,也有推波助瀾之效。

杜思德強調,只要初診糖化血色素超過9,且已經出現「三多一少」(喝多、尿多、吃多;體重減輕)症狀的病人,就建議接受胰島素治療,因為胰島素是最強而有力的降血糖藥物,可以保證讓血糖降下來。

如果上述嚴重病人仍續用口服藥物,杜思德說,一旦藥下太重,如同工廠已經不好了,還強加訂單,不但降血糖效果不比胰島素,更有發生低血糖的致命風險。

延伸閱讀:慢病危機/歐洲這城市好威! 日產全球百萬人救命藥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