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店面裡望去,川崎大叔正忙著做「今川燒」,他在圓形模具裡抹上薄薄一層油,以免等下麵糊黏住了模具,倒了麵糊、加了餡料,眼看麵糊烤熟漸漸凝固成餅皮,他熟練地將兩片餅皮合而為一,今川燒包著餡料,顯得飽滿,形狀也更立體了一些,外皮和內餡間並無空隙,無論外型或是成分,今川燒看似與車輪餅真的很像!

「今川燒或二重燒是日本關東的說法,在關西叫做大判燒。在日治時代時被傳入台灣,之後餅皮、內餡經過改良,就變成現在說的車輪餅或是紅豆餅,其實都是一樣的東西。」川崎大叔解釋。

今川燒與車輪餅外型相似。(圖/記者潘才鉉攝)
今川燒與車輪餅外型相似。(圖/記者潘才鉉攝)

身穿日式料理服的川崎大叔,其實過去是棒球國手,畢業後,轉行成為國際精品品牌的主管,人生峰迴路轉,現在再轉行成為甜點店老闆。擔任高階主管時,擁有過許多物質生活,他不諱言過去就是不斷地追求物慾,「有一天清晨我看到一個婦人揹著孩子,手裡推著載貨車,上面裝的貨物疊得很高,婦人慢慢推、慢慢走,有些人一天的生活是這樣開始,那一幕是我人生的轉捩點。」

那時候的川崎大叔正好在日本和果子做行銷工作,剛好有機會向日本師傅拜師學藝,學起了甜點。「本來想學蛋糕,但師傅不肯教我,嫌我30幾歲太老了,怕我學不會,我一直拜託他,最後他才肯教我做今川燒,因為是最簡單、最好學的。」他花了半年時間學會,比師傅預期的快很多,師傅才放心再傳授他其他甜點的技術。「所以回台灣把今川燒當作主打商品,那是我學得最精的一項。」

他回台後從開「胖卡」起家,主打今川燒偶爾做做生乳捲、提拉米蘇等限定商品。開胖卡時,他的生意很好,一天可以賣掉10桶麵糊,民眾慕名而來,隊伍在街邊排得很長,但不小心影響了交通,警察就來關切,「每次看到警察來我就不好意思,好像我加重了他們的工作,我就想趕緊收一收離開,但這時候我又覺得對那些排了隊,卻沒買到的客人很不好意思。」

為了不要再這麼「不好意思」,川崎大叔選在家鄉汐止開了實體店面,但生意卻大不如前,有時候一天連1桶麵糊都賣不完,連朋友笑他「走錯路」,開店後左鄰右舍或是附近民眾,經過店門口,總嫌他賣得貴、唱衰他會倒店,既然客人嫌貴,那他就降價,成本高的口味只好被迫停售,請來的員工也得忍痛辭退,「聽到客人在嫌,心情很受影響啊!但我還能做就繼續做,我想把好的食材、食物回饋到自己的家鄉。」

川崎大叔也賣生乳捲。(圖/川崎大叔提供)
川崎大叔也賣生乳捲。(圖/川崎大叔提供)
川崎大叔說提拉米蘇賣得最好。(圖/川崎大叔提供)
川崎大叔說提拉米蘇賣得最好。(圖/川崎大叔提供)

「棒球隊教會我最重要的就是『不服輸』的精神。」說起學生時代的種種,川崎大叔難忘棒球隊的高壓、紀律,還有棒球對他的人生啟發,「說出來不怕被笑,我從來沒考過升學考試,用體保生的身分,一路保送到了大學。」多年來他在心中總感念著曾接受過的社會資源,所以「回饋」對他而言才這麼重要。

川崎大叔曾是華興中學棒球隊。(圖/川崎大叔提供)
川崎大叔曾是華興中學棒球隊。(圖/川崎大叔提供)

川崎大叔的店面樸實,連裝潢都不多,甚至開業之初,他還排斥媒體採訪。「一開始我不喜歡受訪,以前的工作看多了,媒體有時候把商品寫得太好、太誇張了。」明明是身為業者應該要開心的事,但他卻開心不起來,內心一直在商業與理念兩者間掙扎,就像他放棄過去優渥的薪水,現在辛辛苦苦撐起一間甜點店一樣。

也許是不服輸的精神,也許是對社會的感念,他說:「我會繼續做下去,就算有99個人嫌,只要有1個人懂那就夠了。」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