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披上白袍,一隻隻「狗醫生」出診,醫院不再冰冷,就連安寧病房也響起陣陣笑聲。台灣狗醫生協會約8年前開始,走入台中和高雄5家醫院的安寧病房,利用狗狗親人的天性,以及毛小孩與生俱來、神奇的撫慰人心的能力,幫助許多末期病人暫時忘卻身體的疼痛。

狗醫生帶給病人的是陪伴的力量。(圖/狗醫生協會臉書專頁提供)
狗醫生帶給病人的是陪伴的力量。(圖/狗醫生協會臉書專頁提供)

「每次看到牠,我的腳都不痛了!」馬大姐只要一提起11歲的哈士奇狗醫生「寶寶」,臉上盡是掩不住的笑意,96年2月因為一場大出血,診斷出子宮頸癌未期的她,樂觀抗癌7年,每一次見面,總是會抱著寶寶,把心裡面的話跟牠說。

馬大姐原本家有5隻貓、1隻狗,喜愛動物的她,隨著住進病房的時間多了,沒辦法再照顧寵物,寶寶便成為她傾訴的對象,只要知道今天狗醫生要來,還會刻意一早去買狗罐頭招待。

馬大姐直言,在安寧病房,對他們來講是沒有未來的,因為都已經到末期了,每天的疼痛跟面對死亡這些,只有一個字:「怕」,最希望的就是有個傾訴的對象,有開心的一天「只要有狗醫生一來,我會很期待,兩個禮拜後牠們又來,開心的過那一天」。

台灣狗醫生協會動物行為訓練師鄧惠津表示,國內外研究都顯示,動物輔助治療在老人與特教兒童身心靈上有顯著的治療成效,而針對接受安寧療護的病人而言,光是撫摸跟狗狗說說話,也能發揮陪伴病人減壓,與療癒床邊家屬的功效,甚至於有些護理人員藉由與狗醫生互動,亦感到有助排解工作的壓力。

不過,考量到院內感染控制、接受度等因素,台灣狗醫生協會目前僅與中山醫院、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奇美醫院、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聖功醫院等5家醫院合作,讓狗醫生走入安寧病房。

鄧惠津不諱言,雖然台灣狗醫生協會已成立18年,國內的動保意識也抬頭,但仍有不少台灣民眾不清楚、甚或根本不知道「狗醫生」在幹嘛,看到狗狗踏進醫院,依舊投注不解的眼光,甚至於是白眼相待。

全台灣目前有62組經協會合格認證的「狗醫生」,全由主人擔任志工,和狗狗兩兩一組提供動物輔助活動治療;英國和澳洲的調查都指出,動物輔助治療可令病人暫時忘記病痛帶來的痛苦,消除寂寞感覺,並能增強自信心。

一般人不知道的是,當上狗醫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狗狗必須接受三階段,從基礎班到中級班、高級班的嚴格訓練,再闖過每年3次的認證考試關卡,並實習3次,加上主人也得接受志工訓練,前後最快也要8個月投入。

台灣狗醫生協會動物行為訓練師柯皇旭強調,課程主要是多方面去觀察狗狗,而非強制的去控制他們,加強狗醫生學員的情緒穩定度,以確保未來能進行安全的服務。

正因為陪伴的不是老人、特教孩子就是重病患,鄧惠津說,雖然不同犬種,不分大型犬、小型犬都能擔任狗醫生,但在必須確保狗狗能夠親近人,不能有一絲危險之下,像是鬥犬、獒犬等犬種,就是國內外狗醫生都拒絕的唯一例外。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