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磚」是近百年前富貴的象徵,現代人除了可在老房屋見到它的蹤跡,其實也能到墳墓「一尋芳蹤」。

將鏡頭拉到台北市內湖區,在內湖運動公園對面,在重重圍欄與緊密相連的高樹裡,隱身著一座歷史悠久的市定古蹟「林秀俊墓」,這座築於清乾隆39年(1774年),是台北盆地少數完整保存的清代大墓,而在此墓的曲手則鑲有數片美麗的花磚。

陽宅、陰宅都能裝飾花磚

文史工作者康鍩錫表示:「陽宅跟陰宅都能貼花磚,以前人們為了彰顯家中有錢,會在牆壁、大廳、屋脊等明顯處鋪上花磚,有些人也會把花磚貼在八腳床、太師椅、圓凳子或神案桌。」

那以前在陰宅貼花磚很常見嗎?康鍩錫解釋:「陰宅貼花磚要看地區,有的地方多、有的地方少,除了內湖,台南安平或宜蘭也能見到在陰宅貼花磚的情形。」他補充,陰宅的花磚多貼在墓碑附近或曲手,而貼花磚主要是希望能幫平淡的墳墓做裝飾,譬如西方墓園就很像花園。

文史工作者康鍩錫表示,陽宅跟陰宅都能貼花磚,而陰宅花磚多貼在墓碑附近或曲手處。圖/記者李依頻攝
文史工作者康鍩錫表示,陽宅跟陰宅都能貼花磚,而陰宅花磚多貼在墓碑附近或曲手處。(圖/記者李依頻攝)

據了解,花磚在1920年至1935年曾是台灣建築非常流行的元素,除了墳墓,過去花磚其實更常用於裝飾三合院、廟宇等,但如今隨著時代轉變和老屋拆遷,越來越難見到花磚。而源於西方的花磚為什麼能在短短1520年內,毫無違和地融入東方傳統建築?又有何珍貴之處值得保存?且聽康鍩錫緩緩道來。

顏色濃淡淺各異 每片花磚是每一種表情 

根據康鍩錫的著作《台灣老花磚的建築記憶》,在台灣彩瓷面磚俗稱「花磚」或「彩瓷」,是指有上釉或彩繪圖案的彩色磁磚,源頭多來自日本和英國。台灣花磚的規格約分成正方形和長方形兩類

而花磚運用在建築方面,可用單片裝飾,也能用四片、六片、八片等多片拼貼成連續組合圖案,舊時人們使用花磚裝飾建築有三種目的:美化建築物、彰顯主人身分地位或財力、祈福教化的功能。然而,1935年日本發動東亞戰爭後,因暫時輸出管制與禁止奢侈品的使用,花磚供應量驟減,台灣逐漸買不到花磚後,也使得房屋利用花磚裝飾的盛況不再。

在花磚的特色方面, 康鍩錫笑說:「每片磁磚都是每一種表情」,他認為花磚就像人的五官一樣,雖然圖案相似,但因上色的釉彩在經過窯燒的溫差變化後,每片顏色的濃淡淺各有差異,這是一般油彩創作或傳統手繪磁磚拼圖難以達到的藝術效果,亦是花磚的獨特之處。

此外,相較於傳統建築的石雕、木雕和剪黏,在施作方面,花磚不管工時或價格都比傳統建築裝飾更便宜和快速,加上它不易褪色、方便包裝運輸、易清洗,以及匠師不須親臨現場彩繪,屋主就能在施工前先行看到花磚的樣本、掌握施工後的成果,上述種種優點,都讓當年的花磚在短期內迅速於東方傳統建物上一展風姿。

花磚背後印有生產公司等字樣,此圖下方的「意匠登錄」類似於今日的專利、註冊商標,是由這間公司自行設計的花樣之意。圖/記者李依頻攝
花磚背後印有生產公司等字樣,此圖下方的「意匠登錄」類似於今日的專利、註冊商標,是由這間公司自行設計花樣的意思。(圖/記者李依頻攝)

儘管百年前花磚具有珍貴的特色,但隨著社會現代化,花磚也漸漸消失。康鍩錫感嘆:「花磚保存困難的地方是它破掉就破掉了,無法再恢復,就像打破玻璃一樣,而且現在也沒有新的花磚,只剩下舊的花磚,因為無法再製作,所以東西越來越少,因此需要保存數量漸少的花磚,但因都市化後,高樓大廈興起,八、九十年前有貼花磚的老房子都被拆掉了,這些花磚都跟著一起被挖土機挖掉、一起消失了。除非有心特別把花磚取下保存,不然花磚就因拆屋消失了,變成是收藏在博物館裡面的東西。」他說,花磚是一種古董與懷舊、也是一種兒時記憶,希望花磚不僅是歷史的影像紀錄,而是還能有實體的花磚可接觸。

不過現今能看到實體花磚的場所越來越少,據悉目前離島金門保存較多的花磚建築;而台灣本島中南部也仍可見到部分花磚老屋;北部的話,在雙北除了內湖林秀俊墓,像新北市三重先嗇宮、台北市內湖郭子儀紀念堂和台北賓館也還能見到此種彩瓷。

新北市三重先嗇宮廟門兩側的立面,鑲有美麗的花磚,圖案變化多,是保存良好的花磚。圖/記者李依頻攝
新北市三重先嗇宮廟門兩側的立面,鑲有美麗的花磚,圖案變化多,是保存良好的花磚。(圖/記者李依頻攝)

先嗇宮花磚顏色鮮豔 圖案多變值得一探

以先嗇宮為例,先嗇宮廟門兩旁的立面鋪滿綠底和黃底的花磚,康鍩錫稱讚:「先嗇宮的花磚保存得很好,儘管歷經多年,但顏色仍保持鮮豔,這就是它吸引人的地方。」加上先嗇宮有很多尺寸的花磚,而且數量多(每面花磚數量至少有70片),是推薦欣賞花磚的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先嗇宮的花磚都是綠底或黃底,但定睛仔細一瞧,這些花磚其實是不同種類的花草圖案,加上向心或離心的貼法運用,可以看到多種圖案組合的靈活變化。

整體來說,小小一片四方形的花磚,透過匠師的美學素養和拼湊排列後,讓它能呈現豐富的畫面,是它非常有趣的地方。以往只留意傳統建築石雕或木雕的民眾,若沒有注意到花磚之美的人,若有興趣也不妨到這些地方一覽彩瓷美景。

文史工作者康鍩錫研究花磚二十年,除了國內,也曾走訪歐洲、土耳其、新加坡、馬來西亞檳城等處探究花磚。圖/記者李依頻攝
文史工作者康鍩錫研究花磚二十年,除了國內,也曾走訪歐洲、土耳其、新加坡、馬來西亞檳城等處探究花磚。(圖/記者李依頻攝)
文史工作者康鍩錫簡介。(圖/記者李依頻製)
文史工作者康鍩錫簡介。(圖/記者李依頻製)
據康鍩錫查證,台灣花磚並不等於馬約利卡磁磚。(圖/記者李依頻製)
據康鍩錫查證,台灣花磚並不等於馬約利卡磁磚。(圖/記者李依頻製)

更多閱讀

建築美學/伯樂傾心 他用畢生積蓄搶救百年花磚

建築美學/伯樂傾心 他用畢生積蓄搶救百年花磚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