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德國宣布進入「工業4.0」,亞洲各國紛紛追趕。所謂4.0不只是追求工業技術的創新,更注重將現有技術、銷售、產品體驗統合起來,可望建立出智慧型工廠。尤其,亞洲地區製造業興旺的國家,包括台灣、大陸、日本等,都積極推動。

有人說,「工業4.0」正在重塑製造業,「智慧製造」的發展也就相對重要了起來。智慧製造是指具有資訊自感知、自決策、自執行等功能的系統模式,特色是系統能清楚掌握產銷流程、提高可控性、提供生產,並且可以即時蒐集生產線數據,有利於編排生產計畫。

2015年德國宣布進入「工業4.0」,亞洲各國紛紛追趕。(圖/翻攝自pixabay)
2015年德國宣布進入「工業4.0」,亞洲各國紛紛追趕。(圖/翻攝自pixabay)

要做到「智慧製造」個別裝置不再是主角,不僅要突破過去M2M(Machine to Machine)的通訊,還要透過物聯網(IoT)交換資訊,讓所有物件或機器都可互相連結,再加入人工智慧(AI)系統能夠自主決策,降低人事成本,達到AI與IoT快速匯流,進化為AIoT,驅動更多智慧製造的應用。

新漢股份有限公司協理陳柏旭表示,智慧製造的出現,並不是剝奪工作機會,而是希望人做真正有價值的事,避免重複性的工作行為,降低工作負擔,讓人們在技術上能夠精益求精。

「智慧製造」目前應用的實例,像是品質管理(Quality Management)、資產管理(Asset Management)、預知保養(Predictive Maintenance)等等。以預知保養為例,透過IoT進行大數據分析,並在專家系統中導入振動分析技術,讓AI在問題發生前事先預知,快速有效地解決機器方面的問題,節省人力也保障客戶的生產力。

「智慧製造」期望AI與IoT快速匯流,進化為AIoT,驅動更多智慧製造的應用。(圖/翻攝自pixabay)
「智慧製造」期望AI與IoT快速匯流,進化為AIoT,驅動更多智慧製造的應用。(圖/翻攝自pixabay)

不過,AI的發展仍要面對無法商品化的問題,因此大部分仍應用於消費行為(Consumer Behaviour)預測,若要將AI完全加入工業生產製造,達到自決策力,必須解決工程師間專精領域分散破碎,布建不易的問題。新漢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立偉強調,專業性越高技術導入AI的難度越高,加上製程技術掌握在不同的廠商手中,業界仍會擔心釋放出技術背後的隱憂。

目前,台灣製造業為AIoT建構努力紮根,像是電腦起家的新漢,以多年的技術與經驗,將數據擷取、分析,繼而掌控 IoT 運作後產生大量資料,使用者便可以SCADA系統監控,期望協助製造流程端到端(End-to-End)的串連,整合各種控制設備與機器。

使用者能以SCADA系統監控數據。(圖/翻攝自NEXCOM)
使用者能以SCADA系統監控數據。(圖/翻攝自NEXCOM)

李立偉與陳柏旭認為,台灣的優勢在於掌握硬體製造工廠,以及在作業系統(OS)軟體上的專長。面對硬體從「終端產品」變成「過客」,台灣應該走向「軟硬整合」像是生產工業電腦(IPC)等產品,「軟硬整合」可直接避免軟硬體間可能出現的排斥性,進而帶動軟硬體的服務產業。

台灣應走向「軟硬整合」,例如生產工業電腦。(圖/翻攝自NEXCOM)
台灣應走向「軟硬整合」,例如生產工業電腦。(圖/翻攝自NEXCOM)
新漢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立偉(左)與協理陳柏旭。(圖/記者潘才鉉攝)
新漢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立偉(左)與協理陳柏旭。(圖/記者潘才鉉攝)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