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貨歌姬小學時和家人參加婚禮,看到台上有人在表演唱歌,她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也跑上台去高歌一曲。回憶起那段往事,她笑著說:「那時候,我媽媽看了也嚇了一跳!」

上大學後,熱愛唱歌的她參加了歌唱比賽,得到第二名;愛表演的因子一直在她的身體裡。如今,網路給了她一個舞台,也讓她成為網路紅人。

她在名為「切貨歌姬與狼叫so」的粉絲專頁中,不時上傳自製的歌唱MV,影片裡的她穿著平口露肩的小洋裝,每首歌唱得陶醉,唱得激昂,抖音抖到天荒地老。誇張的表情,加上軟Q的肢體語言,網友們聽完都戲稱「靈魂要被扯出來了」。

鮮明的表演風格,也讓她接到歌唱實境節目《歌神請上車》的邀請,第一次上節目對她來說難免緊張,她說:「但是只要開始錄影,我就進入狀況,忘了緊張。」真情流露的表演有網友直呼感動,也有人揶揄她的外表,像是戴了假髮的男藝人「白雲」,她沒有生氣,反而用滿滿的正能量回應網友:「白雲那麼帥,謝謝你們這麼看得起我。」

切貨歌姬參加《歌神請上車》節目。(圖/翻攝自臉書)
切貨歌姬參加《歌神請上車》節目。(圖/翻攝自臉書)

網路世界裡,網紅如百花齊放,往往是有意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切貨歌姬算是後者。

她說,粉絲專頁原先是朋友建議她用來經營切貨生意的,也是在朋友們鼓勵下,才會上傳唱歌影片當作宣傳,結果,至今粉專都在唱歌,生意的事情,一句也沒提過。

在創立粉專前,她對網路世界不太熟悉,連臉書都沒有在玩。她不好意思地說:「一開始有媒體聯絡我,我還跟對方說我不是網紅。」成了網紅連自己都不知道,當然連酸民的存在也不瞭解,剛開始遇上酸民的酸言酸語,讓她嚇了好一大跳。

不過,現在她自有一套正能量,來接受批評指教,她說:「每個人都有自卑的一面,酸民反而是更需要被社會關懷的人。」

切貨歌姬有著滿滿的正能量。(圖/記者潘才鉉攝)
切貨歌姬有著滿滿的正能量。(圖/記者潘才鉉攝)

切貨歌姬的MV全部是她自己自導自演,畫面也創意十足,有時後製放上情境圖片,有時在邊唱還邊拿道具,像是熨斗充當「鐵達尼號」、鍋鏟做的麥克風,讓人看得又驚又笑,她也享受這些過程:「每一次錄影片我都很興奮,像是錄〈告白氣球〉的時候,我準備了很多氣球。錄〈非常女〉復刻了布袋戲的裝扮,這些過程我都覺得很好玩。」

但是因為這些創意,加上她誇張的唱腔、表情,有人看了覺得好笑,覺得不正經,讓她有些苦惱。

「我都很認真唱歌,這是我天生的風格。」姑且不管他人,她只專注做好喜歡的事情─唱歌。她記得,那時候翻唱〈聽海〉,有粉絲留言給她:「歌姬,聽妳的歌聲好療癒,讓我真的哭了。」每每這種時候,她都覺得,自己跟網友的心連在一起,她說,哭了才好,哭完又晴空萬里。

切貨歌姬曾將熨斗當作鐵達尼號(左),也曾復刻布袋戲非常女。(合成圖/翻攝自臉書)
切貨歌姬曾將熨斗當作鐵達尼號(左),也曾復刻布袋戲非常女。(合成圖/翻攝自臉書)

切貨歌姬翻唱〈死了都要愛〉,MV配上墓仔埔當背景。(圖/翻攝自臉書)
切貨歌姬翻唱〈死了都要愛〉,MV配上墓仔埔當背景。(圖/翻攝自臉書)

她在網路上真性情的表現,讓粉絲感到親切,不過這些真性情,某部分來自她粗線條性格。

她說起學生時代的趣事,在念北一女的時候,她每天只認得公車站到學校的路,近視了也不戴眼鏡,視線模糊就算有人跟她打招呼,她也沒有察覺。

她說:「有一天,我在家裡收到一封匿名信,可能是附近男校同學寫的,內容是:『你以為你很漂亮,你以為你很可愛,跟你打招呼你都不理人。』」談情說愛的事,當時的她不明白,現在回想起來,她笑說:「我神經大條,就讓人家誤解,覺得我自以為是、不想理人。」

其實,她是個與人為善的人,平時在臉書上與粉絲互動熱烈,給人的親切感十足。有時候出門在外,會被粉絲認出來。「有一次被幾個年輕粉絲認出來,他們跑來跟我合照,還說要錄影,跟我合唱〈告白氣球〉。」

年輕粉絲們的純真與熱情常常感染她,她說:「我從小沒有太大夢想,我只希望我是有用的人。」成為網紅後,從唱歌給身邊的人聽,變成唱給網友粉絲聽,小時候的夢想她沒有忘,她想用歌聲帶給粉絲正能量,傳遞更多的愛與歡笑,她始終相信社會因「愛」而美好。

切貨歌姬想繼續用歌聲帶給網友正能量。(圖/記者潘才鉉攝)
切貨歌姬想繼續用歌聲帶給網友正能量。(圖/記者潘才鉉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