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隨時都在做離開的準備,這個工作我還能幹我就幹,大家覺得我無聊了,我就滾。」表情淡然,但語音一貫高昂。邰智源坐在化妝間裡,訪談已經接近尾聲,他等等要去直播間,繼續他開始還不久的直播網紅生涯。

帶著水氣的鋒面才剛離開台北,下一波的寒流緊接著來。採訪這天,夜裡的空氣不只很乾,還冷得不像話。訪談一開始,邰智源的聲音混入空氣中,開始感覺不太到「乾」和「冷」,有他在的地方,都熱,氣氛都熱絡。

邰式幽默,模仿界一方之霸

千禧年之後,邰智源靠著電視政治模仿走紅,模仿過的角色已經無法細數。憑藉著模仿,演藝圈裡有了一張專屬於他的椅子,同輩後輩,對他都是尊敬的一聲「邰哥」。但隨著網路時代的全面來臨,電視產業不斷沒落,節目停了。他口中「只會做這個」的他,沒有因為電視螢光幕的衰敗,職業生命也踏入終點,反而搭上潮流,轉了個身,走進另一個螢幕裡的網路直播平台。一樣的四方框,熟練依舊的表演,笑倒眾生。

邰智源近年開始參與網路直播節目,中年轉換跑道。(圖/記者林柏年攝。)
邰智源近年開始參與網路直播節目,中年轉換跑道。(圖/記者林柏年攝。)

自信如他,本以為他對自己的模仿應該也很有自信,但他眉頭一皺,「我覺得我模仿很爛,我沒有一個模仿像的。」沒有絲毫停頓思考就脫口而出,他說模仿要的效果只有一個,就是好笑,「你笑了沒有嘛?笑了,那就好了。你沒有笑,這個角色我要再繼續研究嗎?不用,我就把它丟了。」連炮珠的快速語速,旁人還來不及細想,他就已經拋出下一句。

邰智源的模仿像不像,看著他表演的看倌們見仁見智,但他好不好笑?答案應該很明顯。邰智源在台上,總是能表情或正經八百、或如喪考妣、或冷漠苛刻地講出令人莫名其妙的荒謬言詞,加上他幾乎不笑場,這之中的反差矛盾總是精準的戳入觀眾們的笑穴。縱使後起之秀如阿Ken、納豆、陳漢典般不計形象,「邰」式幽默還是如同一堵高牆,要跨過去,難度很高。

國小二年級的時候邰智源開始會模仿一些名人,怪腔怪調的學蔣經國、蔣中正的口氣,逗同學笑,「當時我會去模仿,我只是想讓同學開心,他們在笑,我就覺得……他們很笨,為什麼要笑?我覺得這樣好像在玩你們,你覺得好笑,那我就再弄一個。」出於頑皮愛捉弄人,邰智源的模仿之路一發不可收拾,「大學畢業以後,王偉忠來看我一個表演,那個時候是弄那個單口相聲,然後他說,你還不錯,問我要不要進入這個圈子,我就說好啊。」那個偶然,讓他一路擠弄著臉,扮著別人的樣子,走進演藝圈。

滿腹經綸,賣笑積功德

邰智源說自己算是博學多聞,節目裡脫口而出常是古文經典,綜藝藝人中,邰智源的文化氣息確實獨樹一格,少有人如他這般出口成章。「我比較喜歡看文史方面的書,比方說歷史的書,或是有關於中文的一些用法啦, 或者說一些成語的故事啦或者什麼的,我喜歡看一些這種小故事。」閱讀得多,自然能講的東西就雜,東講一點西扯一點,「因為其實像我們這些演出的人,應該是要屬於比較雜學的人,你要能夠,欸,忽然間想起一個什麼,能夠講個一兩句。」

總是能夠觸類旁通,他笑著自誇自己是有才的人,因為自己什麼都懂一點,旁人很難挑剔他,「王偉忠從來沒有對我兇過,王偉忠是一個愛才的人,像我這麼有才,他怎麼可能兇我。」

節目上邰智源總是喜歡隨口說一些稗官野史、歷史故事,他本來對身旁的年輕人總是有潛移默化的功能,但沒想到大家都覺得他很無聊。(圖/記者林柏年攝。)
節目上邰智源總是喜歡隨口說一些稗官野史、歷史故事,他本來對身旁的年輕人總是有潛移默化的功能,但沒想到大家都覺得他很無聊。旁邊兩位為搭檔溫妮(右)、秧秧(左)。(圖/記者林柏年攝。)

滿腹經綸的他,很難想像國中時期聯考失利,沒考上高中。「就活該啊,愛玩嘛,就完蛋了,就這樣。」對自己嗆聲一樣不留情面。重考進入中正預校,念了幾年,還是跟人起了衝突而被退校。常言道:「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句話用在邰智源身上,也是一點不違和,年輕時的血氣與玩心,現在的他,身上一樣處處看得到痕跡。

中年換跑道,「沒擔心過。」

「我從來不知道我要幹嘛。我沒有說嚮往自己將來會飛黃騰達什麼的,我從來沒想過這件事。」電視節目不能做了,網路節目剛好找上門,答應了,從一個螢幕換到另一個螢幕,反正是掙錢,到哪都是掙。心態豁達,他說人生沒遇到過什麼困境,這輩子活了這麼久,經歷了這麼多,現在已經別無所求,「我覺得我這個人一輩子,我真的敢說,我不忮不求,我真的敢說我無慾則剛。我沒什麼慾望,我有什麼好慾望,得不到啊。」

不忮不求,邰智源說他真的沒有慾望。(圖/記者林柏年攝。)
不忮不求,邰智源說他真的沒有慾望。(圖/記者林柏年攝。)

踏上表演這條路是偶然,邰智源走到現在,他沒特別去強求過什麼,他只是對感到興趣的事物就認真的去摸索專研,沒興趣的事情他一概不管,自我的要求就是把眼前的事做好,「我就是丐幫啊,人家給你一碗飯你就吃啊,吃完就回家。」果然是過了知命之年,邰智源很認命,他說他從來不做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的事。說自己豁達,其實他粗中帶細,行事總先量力而為,比誰都謹慎,「我的優點就是隨遇而安,所以我無欲無求,因為我沒辦法。我要是有辦法你看我怎麼樣,我可欲可求了。」講到終於餓了,拿起眼前的肉蛋吐司啃了起來。

現在轉到網路節目,跟年輕人每天攪和在一起,重新開始學習網路,他說換跑道他沒緊張,不懂的就問,不會的就學。年紀長幼在社會裡有時壓著人喘不過氣,讓人做作,扭捏作態,「我一直認為教學相長,沒有什麼年紀大年紀小的,年紀大的你也要向他學習,年紀小的你也要向他學習。我最怕那種老人,故步自封,自以為是,噁心死了,你以前學的那些什麼東西,早就應該要扔到垃圾桶去了。」沒有倚老賣老,錄影現場跟大夥兒打成一片,他是大家的邰哥,或者,應該叫那個他在網路上的新稱號,大家的「阿公」。

邰智源說,開始做這個節目後,才發現三百六十行其實都不簡單。(圖/擷取自YouTube。)
邰智源說,開始做這個節目後,才發現三百六十行其實都不簡單。(圖/擷取自YouTube。)

電視跟網路的差異,邰智源說他不好直接說,因為對他而言他覺得其實沒有什麼差別,都是表演。「我覺得一個媒體,或者你要做節目,你要有趣味啊,我們是做喜劇的人,我們做了半天,哇操人家笑不出來,你怎麼不去吃大便,丟死人了都要。」出問題的總是在擁有權力的那些人,這些人之中總是有人只想著要怎麼幫自己得到更多的權利,從來沒有想要好好的做事情,他講得很激動,真的憤慨了,「你如果做什麼事情,都是尸位素餐,佔著那個茅坑,等著那個錢給你,你丟不丟人?真的,你回去睡不睡得著覺?就是這樣,今天你坐這個位置,你有沒有好好做個事情,你領這個錢你手不手抖?」

邰智源在網路上的節目,是新型態的外景行腳節目,一集約三十萬台幣的製作費,邰智源在節目裡到各個行業體驗各種職業裡的甘苦,搭配上網路直播,期待能透過他的演繹,把傳達給觀眾。他也經營他的社群粉絲團,但在他的粉絲專頁,一樣有他的規矩,「所以有網友批評我或是什麼東西的時候,我就把她打個叉,瘋了,你永遠都不能在這裡留言,我的網路裡面的留言一片祥和。我這邊是沒有任何一句反對聲浪,反對聲浪一率掐掉。因為我只服務喜歡我的人,你不喜歡我我服務你幹嘛?」邊笑邊講,臉上的表情是他在節目中時常出現的老奸巨猾的樣子,玩心看來真的還是很重。

訪問終了,拍照時,邰智源還嚼咬著吐司,絲毫沒在意自己在照片裡的樣子,他說他的優點就是豁達,真的不難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