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A小熊餅乾,攏賣丸啊!」

「買呷綠色A,來求偶啊…。」

這是2013年時,一段在網路上瘋狂流傳的影片,標題為「我們畢典要表演什麼」,由大鵬幼稚園的小朋友擔綱演出。小朋友們的表情生澀又尷尬,卻搞笑地模仿起八點檔本土劇;超齡的台詞,夾雜著卡通和七八年級生的世代符號。很明顯,他們都不是專業童星,但整段影片的分鏡、腳本卻非常專業,至今已累積220萬觀看人次。

這段影片當然不是由小朋友自己錄製、剪接的,背後製作人是Jason Chen,他的頻道也隨著影片爆紅而受到關注。如今,Jason Chen知名度大開,甚至自己當起主角演了起來,還改名字叫HOWHOW,成為真正的網紅一族。

HOWHOW執導由大班學生演出的影片。(圖/翻攝自youtube)
HOWHOW執導由大班學生演出的影片。(圖/翻攝自youtube)

HOWHOW以「我們畢典要表演什麼」影片走紅。(圖/記者潘才鉉攝)
HOWHOW以「我們畢典要表演什麼」影片走紅。(圖/記者潘才鉉攝)

從YouTuber還不被流行的年代一直到現在,HOWHOW多數影片都是自編、自導、自演,甚至一人分飾多角;HOW哥是他、阿明是他、小美是他、叔公是他、嬸婆是他…,每一個角色都是他。

「一開始拍要找人怕太麻煩,久了也習慣一個人拍片。」不僅要一人分飾多角,有時還要反串女裝演出。

碰到這種狀況,在室內拍攝倒是還好,但在戶外時,要如何面對路人異樣的眼光?HOWHOW笑說,至今都還沒能夠完全漠視旁人的側目,「我就想說,趕快拍完,我就要趕快消失在人群中了。」

一個人拍久了,偶爾也會遇到熱心路人。他想起:「有一次我在公園操場邊跑邊拍,旁邊在跑步的阿姨看到了,還問說要不要幫我拍。」也有的時候業配廠商跟著去拍攝現場,看到他一個人手忙腳亂,也會幫忙打燈,他坦言一人團隊有時還是有點累。

「一人團隊」的工作模式,在出外拍攝時難免顯眼,鏡頭上看似恥度無極限,內心卻滿是小劇場。

HOWHOW說,沒被認出來的時候,怕被當作是怪咖;被認出來的時候,其實也怕尷尬。「這是一個很矛盾的事情,影片發布後是給大家看的,但我在拍的時候,會覺得很尷尬。」

「尷尬」對他來說,很像和一群朋友出去的時候,不小心跌倒的感覺,那種尷尬感會隨著一旁朋友的嬉鬧和玩笑而化解,但自己一個人跌倒時,卻必須獨自面對那種丟臉和尷尬。

「有一次我在海邊扮古裝,要假裝沒穿褲子的樣子,腳張很開,把褲子拉高,突然有一對男女路過,認出我,我當下丟臉到覺得:讓我死吧!」

HOWHOW時常一人分飾多角,包括反串女裝。(圖/翻攝自網路)
HOWHOW時常一人分飾多角,包括反串女裝。(圖/翻攝自網路)

HOWHOW成為專職YouTuber的契機,是2015年的暑假,當時他還在美國薩凡娜藝術學院,攻讀視覺特效碩士學位,接到了3C品牌Samsung的商案。

現在回想起來,他說:「原本想說畢業後可能當動畫師或特效師,如果沒接到商案,我也不會下定決心。」

其實,在很多熟人的眼裡,HOWHOW經常被歸為「人生勝利組」。師大附中畢業後考進政大經濟系,到美國當交換學生,研究所還沒畢業就接商案,學業與工作幾乎是無縫接軌的狀態。

「其實我在求學階段算是四處碰壁,只會一直讀書,我對那些內容都沒興趣,選讀經濟系是因為聽起來好像能賺很多錢。」他就像很多人一樣,從小被灌輸要好好念書,考上好學校,未來才會有前途。

然而,在讀大學之前,「當YouTuber、當網紅」從來都沒出現在HOWHOW的人生規劃中,但上了大學後,辦活動接觸拍片、剪片,他才發現自己對影像方面的興趣。至於開始拍影片記錄生活,是延畢到美國交換那年。說起他的研究所生活,就像他塑造出的形象一樣「邊緣」。

他笑說,研究所的時候沒有花太多時間交朋友,拍影片上傳到YouTube也不敢讓同學知道。

「畢竟也沒有和同學們很熟,我平常看起來的個性和影片中落差很大,怕同學們覺得我很奇怪。」當然也曾經被研究所的同學發現,同學們沒有太多的評價,大部分都是覺得「很酷」。

HOWHOW大學時期發現自己對拍影片相當有興趣。(圖/記者潘才鉉攝)
HOWHOW大學時期發現自己對拍影片相當有興趣。(圖/記者潘才鉉攝)

「我一直很喜歡辦活動,或是拍影片,給大家看那種感覺,不想因為從學生時期結束就放棄拍片。」他印象深刻的是,延畢時,同年紀的朋友們早就畢業開始工作,但大家看了他的影片,還留言寫下:「看完找回青春熱血的感覺了」。

HOWHOW說,我會一直拍影片拍到現在,有一部分原因是我還「不服老」吧!

大多數人的價值觀認為,學生時代結束就不會再玩營隊、不會再辦活動,應該要好好找一分工作。但他卻認為:「我當時會想要拍,因為我那股青春熱血還沒有燒完。」

繼續點燃青春熱血那把火,他也曾懷疑過:「有時候看朋友們都在業界混出一些名堂,只有我還在做這樣的東西,我會有一點小自卑,是不是只有我在不務正業?」直到高中時期的好朋友告訴他:「其實我還滿羨慕你,你延續下去學生時期的熱血。」

最近他出了新書《How Fun!如何爽當YouTuber:一起開心拍片接業配!》,書裡他個人的傳記內容不多,大部分都是拍片的經驗分享,「我希望這本書可以幫助那些想做YouTuber,卻不知道怎麼開始的人,或是有些沒興趣,但想了解這個產業的人。」

事實上,在網紅百家爭鳴的現在,就像藝術家安迪沃荷(Andy Warhol)說過的:「在未來,每個人都能成名15分鐘。」但沒有人知道的是,這15分鐘之前是多少歲月的努力累積。

HowHow說他不會隨便鼓勵別人去做什麼事,「做任何事如果不是因為喜歡而去做,一但遇到挫折熱情就會消磨殆盡。」他很確定自己喜歡拍片,只有追求自己喜歡的事物,才能做得長久。

HOWHOW認為只有追求自己喜歡的事物,才能做得長久。(圖/記者潘才鉉攝)
HOWHOW認為只有追求自己喜歡的事物,才能做得長久。(圖/記者潘才鉉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