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情趣用品除了材質以外,男性在意的是哪個女優代言,女性則是在意產品的外觀。」徐德隆說。

徐德隆本來是HTC專利工程師,2016年辭去工作,自創情趣用品品牌「緹蜜歐」,他拿著自創MIT的堅果造型跳蛋「LoveNuts」,征戰海內外各大新創展覽,適逢動畫電影《冰原歷險記(Ice Age)》上映,當時電影中頻繁出現堅果,讓人印象深刻,再看到LoveNuts所有的參展者不禁會心一笑,就連手遊「憤怒鳥」創辦人Peter Vesterbacka都覺得很新奇。

創業的類型百百種,選擇情趣產業,要從學生時期說起。

當時,徐德隆到日本旅遊,他特別到情趣用品商場朝聖,「就像是光華商場一樣大的地方,但賣的都是情趣用品。」身為男性的他,也不是沒見過情趣用品,但卻是第一次接觸「女性向」的情趣用品,尤其是三麗鷗正版授權的Holle Kitty造型按摩棒,讓他眼睛為之一亮,決定買回來當作伴手禮送給女性友人。

「一開始是戲謔的心態買下來,朋友聽到之後都嗆我,但看到Holle Kitty造型這麼可愛,朋友們也欣然收下。」他也發現同一個產品,在台灣和日本的售價價差三倍之多,讓他一度想批貨來賣,踏入情趣用品產業的想法開始萌芽,不過因為還在念書,這個想法便不了了之。

▲Holle Kitty造型按摩棒。(圖/翻攝自網路 )
▲Holle Kitty造型按摩棒。(圖/翻攝自網路 )

研究所畢業後,就讀電機科的他,就和每一個同學一樣進入了科技公司任職,擔任HTC專利工程師的時候,工作收入穩定,生活規律,偶爾他還是會和朋友聊起學生時代,對情趣用品產業的創業夢,卻長期停滯在發想階段。

他自認是個猶豫不決的人,將紙上談兵化為實際行動,需要有強大的推動力,「和我一起討論設計的那位女性朋友,她家長輩常常翻她東西,所以我們一直想設計一個不容易被察覺的產品,後來她得了癌症,同時我另一位好朋友也得了癌症,我體會到人生無常,才下定決心離職創業。」

離職只是走向創業之路的第一步,他自嘲剛離職的時候,心態實在太天真浪漫,對於建立公司、產品發想,都還不夠完整,於是前半年的時間,都在參加新創課程。

「一開始創業想做聰明球,加入偵測肌肉數值的功能,但發現目前的科技難以達成。」聰明球做不成,他想起過去購買過Holle Kitty按摩棒的經驗,他認為亞洲市場不同於歐美喜歡寫實風格,反而偏好可愛的產品,也許能夠發展特殊造型的跳蛋,而且還要是一款「不容易被察覺」的跳蛋。

訂下目標後,他便找來同為工程師的朋友們,組成研發團隊,但光是要將跳蛋偽裝成什麼物品,就夠令人想破頭,因為產品要有充電功能,一開始他們想過做成行動電源的造型,「萬一行動電源,被別人借去就尷尬了。」最後他們以手電筒定案,帶在身上並不突兀,也不容易被別人借去使用。

光是有偽裝的外表還不夠,他還想加入更多噱頭與科技感,希望能設計成「智慧跳蛋」用手機藍芽連線來控制,隨著產品的內容發想越來越完善,加上一批有擁有大公司經驗的團隊,他強調設計過程重視使用者經驗,細節完善,他笑說:「藍芽連線經過加密處理,就算同一個房間有兩個,室友間也不會連到。」

軟體處理的游刃有餘,但硬體量產方面,就遇到比較多問題,「台灣在做情趣用品的代工廠,大多接國際大廠的單,不會接我們這種新創公司的量,只好不斷牽線,尋找各種料件。」這些廠商並非全是情趣領域專業,像是矽膠方面,他們找到了為HTC、Gogoro製作矽膠的廠商,好不容易齊集所有料件,才確定由邁特電子負責組裝整合。

▲產品光是有偽裝的外表還不夠,徐德隆(左)還加入更多噱頭與科技感,希望能設計成「智慧跳蛋」用手機藍芽連線來控制。(圖/記者潘才鉉攝)
▲產品光是有偽裝的外表還不夠,徐德隆(左)還加入更多噱頭與科技感,希望能設計成「智慧跳蛋」用手機藍芽連線來控制。(圖/記者潘才鉉攝)

只在網路通路上銷售,與使用者的互動,很多都來自於參展經驗,「參展遇到很多高中生,或是長輩,他們看到產品都覺得可愛,不會變態。」經過民眾的意見回饋,原本只是單方面使用的跳蛋,作了一些改變,加入了視訊和互動功能,在遠方的另一半,也能使用手機控制跳蛋的震動頻率,讓遠距離的戀人們一解相思之苦,儼然成為另類的「雲端情人」。

徐德隆身為男性,投入「女性向」的情趣市場,在收集使用者經驗時,全部都要與女性友人討論。他笑說,如果和熟識的女性朋友,基本上討論的時候都不會太有問題,讓他意外的是,有些比較不熟識的朋友,也會主動與他分享或詢問開發的問題,印象深刻的是,就連創業圈的前輩,都曾主動與他分享討論。

不管是接受採訪或是與朋友討論,他都侃侃而談,「我想畢竟是創業,大家都還滿能理解的,我通常就大方的直接講,如果自己害羞或不自在反而才會讓人感到很奇怪。」

他認為討論情趣用品、討論性,都是一件健康的事,每個人都要懂得認識自己的身體,他也希望藉由情趣用品,讓使用者能多多嘗試生活中的新樂趣,回歸到公司的宗旨「Fun is for everyone,not just for the young.」小時候我們都會玩玩具,誰說長大以後不能玩玩具。

▲徐德隆認為畢竟是創業,就大方與親友討論產品使用經驗。(圖/記者潘才鉉攝)
▲徐德隆認為畢竟是創業,就大方與親友討論產品使用經驗。(圖/記者潘才鉉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