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我們做問卷民調決定產品尺寸,問大家在你的想像中,他們私處大概是怎麼樣的外型跟大小。」318學運在七、八年級生心目中是永誌不忘的扉頁,這場記事不僅寫進入政壇,也在不少人的粉色異想中記上了一筆。果不其然,幾個月後「他們」的情趣用品果真誕生,體現了外界對他們的想像與鍾情。

經過兩人默許,異物這間新世代公司趁勢推出學運領袖的同人款情趣用品。情之所鍾正在我輩,領袖魅力使然懾服眾生,還能化作成人商機,「巍挺」跟「非凡」上架販售,連事主都好奇到底哪一支比較暢銷。

異物負責人E表示,「非凡一開始比較暢銷,但巍挺後來居上。女生對非凡比較有好感,男同志則喜歡巍挺。」當年四月底學生撤出立法院,搭著學運的激情與餘韻,五月底產品隨即上架,E笑說,「若覺得學生佔領立法院很無禮,也可以買他的假屌回去,看要切或踩,好好洩憤一番。」

創業之前,E替一間出版公司做閱讀器,和出版社談電子書的授權合約,事業突然來個大跨界,他說自己從小就比較霸道隨性,大學讀的是社會系,過去和前輩一起衝社運,便將信念當作後續創業的養分,「社運的情緒很亢奮激昂,跟性愛其實有一點像,但上床不必擔心被舉牌,哈哈。」

回憶起十年前的冬夜,當年野草莓冒著冬雨,E和朋友夜宿自由廣場,「運動在當時沒有任何展望,冬天又一直下雨,氣氛很悲哀,也不知道自己在堅持什麼。」社運往往是一場持久抗戰,像是守著一條不知何時能探出頭的壕溝,彼此覺得無望,這時候陪伴身體的往往是最原始的需求,E說很多人爾偶會中離,彼此心照不宣,躲在暗處將悲憤與性慾一同釋放,「時間拉長就有情慾,人性在所難免,而且這種情緒有時候是支撐運動走下去的力量。」

慾望和社運一樣,自己的事自己救。回到318那年,消息繪聲繪影,暗指議場內的學生在立院廁所性交,甚至在議院中撿到用過的保險套,「如果有大型集會的經驗,就能知道這些說法可能都是真的,甚至後續爆料太陽花女王可能在接客,但這到底和議題有什麼關係?」

學生背負著純潔的想像,而純潔的心才能為行為背書、受到父輩的認可,議場內被抹上任何政黨色彩都能忍,唯獨抹黃無法接受,深怕情慾會污染純潔的想像,「賣淫的人也可以關心服貿啊,我們是想打破這種想像。」於是裡頭高聲疾呼,外面的人也沒閒著,但做得太無聊無法聚焦群眾目光,索性把象徵人物做成翻模假陽具,有噱頭又有話題,讓社會不得不承認有人的地方就有性,無關乎純潔,「本來要切割這些關於情慾的指控,但它本來就在。」

異物推出學運同人情趣用品,其中30%的收益將回饋給日日春協會。(圖/許維寧攝,2018.02.14)
▲異物推出學運同人情趣用品,其中30%的收益將回饋給日日春協會。(圖/許維寧攝,2018.02.14)

社運這檔事,發自於情義但也別忘記情慾,兩者都要老老實實地打出來。負責人E與Owen誕生於社運圈,兩人第一次參與的社運都是公娼議題,也打開了公共議題的視野,創立公司後首要回饋對象便是日日春協會,於是異物賣出「青年領袖」系列,一部分的錢用來回饋給性權相關組織。

這種性愛與社運結合的模式還真是稀有種,E笑說他們只是做的東西都跟性有關,不像社運團體會在議題上耕耘、蹲點,若要說也只是低調支持,但身邊的朋友都是社運過來人,離開街頭也會走入NGO,大家還是窩在同溫層。E的學妹擔任消防員權益促進會的理事長,2015年碰上桃園新屋保齡球館大火,造成六名消防員喪身,他們為此開始了解消防勞權問題,「外界通常認為消防員是很性感的族群,但觀念僅止於此,我們不知道現實背後的勞動有多辛苦。」

對消防員的概念除了出生入死,大概就是每年消防月曆上曬得黝黑的猛男形象照,消防員陽剛氣味濃厚,身體不只承載外界意淫也需扛著社會責任,「透過朋友牽線走訪消防隊,參觀了解各種用品,了解哪些東西可以有情慾延伸的想像。」之後異物推出了「救急通道」、「防火窄巷」兩款飛機杯,外型靈感取自於濕漉漉的噴子與消防栓,救火不忘滅慾火,並將收入回饋予消防員權益促進會。

市面上的飛機杯不外乎兩種,一種是單純的功能取向、簡潔俐落;另一種賣的是情慾想像,主打萌系或女優名器,做得擬真又淫穢。E表示,後續宣傳照仍帶有肉感,但彼此做了不一樣的嘗試,放入了不同的性別氣質與EMT(緊急醫療技術員),顛覆外界對性感的單一想像。

「我想,我們可不可以不要是這種路線,賣肉但賣別種肉,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器官取向。」

異物推出消防款情趣用品,外觀取自消防栓與噴子,打破飛機杯的名器思維。(圖/異物提供,2017.02.14)
▲異物推出消防款情趣用品,外觀取自消防栓與噴子,打破飛機杯的名器思維。(圖/異物提供,2018.02.14)

異物的出現,彷彿讓最直觀的發洩都變得憂國憂民,問異物對商品本質的訴求到底是什麼,E說仍是回歸最基本的需求,但不做單點,只做套餐,「我們在製作、發想的時候,是希望可以帶給大家整套的性體驗,譬如怎樣才可以進行一場又舒服又安全的肛交。這個東西可以引導你,讓後續都很順利。」

一開始都是基本考量,思考情趣用品品牌該有哪些基本產本,但E認為產品不應該只是零件,而是能夠擴延成一整套想法,之後把這個想法交予設計師,產品涉及到不同的原料,彼此分別去找廠商比較,談定後再生產,讓實際想法具體呈現。

但E坦言,製作門檻不容易突破,癥結仍在於台灣製造業外移。八零年代到九零年代初,台灣是情趣用品的世界級代工廠,當時東南亞、中國技術尚未到位,E笑說那時候島內的大家是自我剝削,傳統思維就是盡量做、努力做,愛拼才會贏,加上代工能力又強,歐美與日本廠商都由台灣代工。

過去台灣代工廠叱吒風雲,但台灣品牌目前則遇上兩項困難,一來是即便技術升級仍在他國製造,再者,留在台灣的工廠即便技術升級,但都走向大規模一條龍生產,同時又要符合環保法規,連帶讓生產成本提升。

除了產業升級,加上適合中下游廠商的工廠已歇業,生產線難找外,挑選材質也遇到瓶頸,「情趣用品材質很重要,T牌能稱霸亞洲男性市場重點就是在於材質好,這種好難以形容,除了不會有異味,觸感上就是滑嫩、要緊就緊。」這點說來玄妙,材質是產品靈魂,大廠牌都有獨立研究部門專攻材質,經過多次實驗才確立目標。

「台灣之前都是代工沒有品牌,所以也不會有公司做材質研發,我們沒有這種技術傳承,要嘛從頭來過,要嘛只能從有限的條件中挑選。」

E坦言,台灣很難於材質研發上做出突破,但台灣的強項在於設計,當今除了少部分代工,最熱門的則屬設計,台灣曾有公司拿下德國紅點設計大獎,雖然某些層面不如人,但在國際上仍有能見度,這都歸因於台灣人敢於嘗試,點子也特別多,「台灣人接觸歐美資訊相當多,日本水貨跑單幫一年商機是兩億多,台灣人瘋狂試用世界各地的產品,尤其是歐美日。」

對國際品牌來說,中國市場拿來賺大錢,台灣則是實驗室、前哨站,台灣民眾願意嚐鮮、接受度高因此不停在嘗試。一項產品在台灣如果熱銷,往其他國家推廣也會有初步的接受度,「這個地位可以類比電影市場,台灣可以先測試第一世界的接受度和口味。」因此,國際品牌就算沒在台灣設點,也會在台灣做異地行銷或設立分公司,產品在台灣的銷量會是非正式的回饋、情報來源。

台灣情趣用品市場逐年上升,每年未開單據的地下金額更是可觀,即便前景看漲,E仍表示公司最大的困難在於借不到錢,和銀行借錢需要營業處所,但異物工作的模式是逐wifi而居,加上公司規模小,倉庫和出貨也是外包,E苦笑,「對銀行來說我們是非傳統營運方式,他們比較難評估風險,加上這行給人的印象還是不太好……。」

E說情趣用品仍有淡季與旺季的分別,旺季集中於年底聖誕、跨年前後,淡季則非常的現實,就是五月的報稅季。(圖/異物提供,2018.02.14)
E說情趣用品仍有淡季與旺季的分別,旺季集中於年底聖誕、跨年前後,淡季則非常的現實,就是五月的報稅季。(圖/許維寧攝,2018.02.14)

借不到錢、社會觀感不佳,E說困境在所難免,但除了盈利外,異物的創辦宗旨在於「用性交陪」,交陪是帶感情的互動,屬於人與人之間的交涉哲學,如何做到賓主盡歡可是一門學問,「我們用性跟消費者交陪,推出工作坊課程,教導一些手技、口技。」

現代社會工時長,沒有太多時間累積經驗,要不就草草完事,E笑說他和Owen的人生走得比較急,過去花了很多時間與精力在做那檔事,深知箇中奧妙,經驗可以幫助他判斷講師是否懂性,也有能力去設計一套性課程,「幫助顧客用性去跟另一伴交陪,帶給對方更好的感受,這種感受也可以回饋到自己身上。」讓性升格為學問,兩人關係不再只是交差了事。

2017年五月,異物梗色工作坊開張,主辦性肌力講座,教導外界性行為會用到的肌肉,以及要如何訓練這些肌肉群,「現在人不常運動,即便找到喜歡的體位也可能動幾下就沒力,累了會用其他肌肉做補償,處理方式錯誤完事就腰痠背痛。」E表示,主要方式在於鍛鍊核心肌群,先介紹體位以及會用到的肌群,喜歡哪些體位,可以針對那些肌群做鍛鍊,很像前衛健身課。

說是另類健身,先前異物上ptt登廣告徵求展示肌群的模特兒,但尖銳的問題從沒少碰,「外界質疑這樣也可以登喔、這不是情色活動?對,是情色活動又怎樣,其實來現場一起練,做整套訓練流程累都累死了根本不會有慾望。」用E的說法,課程難免有點Erotic,但不到Porn等級,「課程完全是為了讓性愛能妥當進行,如果是帶著獵奇、窺淫心態而來,只想學橫衝直撞的花招,我們也不希望有這樣的客人。」

「來參加的男生其實跟網路上看到的很不一樣,都非常紳士,希望達到性別互惠,用服務的態度讓對方、自己都得到滿足。」會後,E總會留在現場和參與者聊天,了解對方想得到什麼、是否有收穫,最大的族群不分男女,都是性愛玩家。

雖然爭議不少,但性課程的接受度逐年變高,對E而言,從產品到課程,根本態度除了發送快樂,也在於推廣知識跟態度,之後異物打算開辦長青班,推出銀髮族的課程,「這時候的性生活不再跟年輕人一樣,可能更重視情緒培養或更不仰賴陰莖,改重視身體不同部位的刺激。」

銀髮族觀念保守在所難免,問他會不會擔心年長者容易抗拒,E表示擔心事小,因為當下接觸的客人已有人面臨到這樣的問題。有需求就有供給,身體會衰老但慾望不滅,退休沒事還是可以好好交陪,只是這件事還帶有一點年齡藝術,如何順應光陰做得巧妙,仍需要琢磨。E說,保守人士對他們避之唯恐不及,但他們並非鼓勵開放式關係,而是不分年齡與性向,期待好好的跟彼此談性這件大事。

E說情趣用品仍有淡季與旺季的分別,旺季集中於年底聖誕、跨年前後,淡季則非常的現實,就是五月的報稅季。(圖/異物提供,2018.02.14)
▲E說情趣用品仍有淡季與旺季的分別,旺季集中於年底聖誕、跨年前後,淡季則非常的現實,就是五月的報稅季。(圖/許維寧攝,2018.02.14)

「有些女生上了口交課,可以把又高又man的男伴弄到求饒,沒看過男伴這一面今天竟然看到了,她非常有成就感。」一手拉拔的事業做出了成績,在這個廠商都在邀評價、衝業績的年代,回饋如雪花般飛來、內容五花八門,除了幫熟女解除警報,也曾有顧客將肛交產品當作長照工具,讓腿部不方便的年長者可以於排泄後清洗肛門,明明是做玩具,但使用則端看消費者的想像力,也會產生一些美麗的誤會。

E說,做這行生意並非只專攻下半身幸福,轉念專攻大腦,反而有更多的可能,未來異物計劃推出「獸圈」產品,以及以陣頭為發想的「台灣特有種」,「網路上一直有人在創作獸人圖文,是在於滿足某些族群的心理需要,有些人幻想被極為巨大的東西進入,這個東西甚至可以不是人。」

獸圈的精神源自於每個人的「獸認同」,以此創造屬於自己的「獸設」再請繪師將心中理想的獸侶行諸筆墨,藉此延伸出各種萌系或陽剛系的獸產品。獸圈起初發源於台灣ACG同人圈,現在則擴大到可以舉辦專屬特場,在性質上獸圈仍屬於ACG同人一環,只是和情色圈小有交集,情色獸圈同樣有著H動漫的精髓,想像空間更為遼闊,什麼都不意外。

「獸設會設定物種和毛色、喜歡被摸哪裡、順著毛摸或逆著毛摸等。這隻獸人個性如何,比方說沒事可以摸摸他的肚子或背,他會很開心。」獸設體現想像,各有差別。

「情趣用品可以跟很多圈子結合,只要抓到一個原則:大腦是最大的性器官。只要能滿足人類想像的都有情慾的可能。」

E如是說,異物的創立始於一場同人奇想,滿足外界對青年領袖的迷戀,如今E想再造一個二次元之夢,你可以好好地抓住或摸摸牠,來一場跨物種的交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