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星文早年浪跡台北林森北路,一開始誤認他是華西街出身,他反倒很認真開始跟我們講起兩者間的不同:「華西街也不錯但是層次弱了一點,兩者就像民宿跟飯店在PK。」華西街偏向庶民風格,以茶室為主,兩個人去花五、六千就可以;林森北路是五星級酒店,兩人去花三、五萬。華西街走日本武士道精神,穿個木屐喀喀響,吃檳榔、耍老大,林森北路是兄弟幫派穿西裝。

江湖分幫派 入監分「公司」

人入了江湖便難再脫身,說起當年事,陳星文表示外面有兄弟幫派、行號堂口,若進監「深造」,裡頭還是會有自己的一套體系,「一間舍房住十個八個,一半都是我同公司的啊。」行話叫「公司」,監獄自有潛規則,為了方便管理,進去先分公司,「不會說竹的給你弄到四海去,有衝突的話管理員倒霉啊。」

再者,監獄會依照犯案類型、案型輕重分門別類,重刑犯一定跟重刑犯同一牢房,殺人犯不會跟竊盜犯關一起,「竊盜犯進去殺人犯那裡做鱉三做半年,殺人犯被關十五年沒有未來了,你每天幫他洗廁所、洗內衣。」陳星文笑說外界都被港片監獄風雲誤導,若台灣這樣關肯定每天出事。

外面分公司、堂口、地位,進去依樣畫葫蘆,在外面若有地位進去依舊當大哥,如果不巧「頂頭上司」來報到,本來監獄裡的大哥也須讓位,誰大誰小都有分別,「如果在外面都沒人罩,裡面很看不起你,就去睡廁所、洗內衣,如果有點姿色的就更慘了。」

沒公司卻有有錢的經濟犯呢?

監獄的地位有時依照貢獻度而定,經濟條件優渥的罪犯也會比較識相,擔起會客菜、買宵夜、買棉被的責任,加上現在的監獄講規矩,不太可能被勒索、欺負。

陳星文表示,罪行未定讞時,待在看守所的日子比較隨性,基本上三餐固定、在舍房中閱讀。若之後至監獄服刑則要下舍房勞動,也就是所謂的「下工廠」。陳星文回憶,當年待最久的是台南監獄,台南監獄有二十個工廠,一個工廠約一兩百人,而工廠為了方便管理,也是依照公司號分類,「第一個工廠是竹聯,就都是竹聯;第二個是四海,就都是四海,不會製造太多麻煩。」

監獄勞動考慮到囚犯安全,不能使用尖銳物品,怕傷人或自殘。陳星文表示,做來做去都是拿膠水,用糨糊黏風車,以前黏最多的就是通馬桶的馬桶塞,「今天可能做個十個二十個,分個三、五百塊,是工廠下去平分,沒有做越多賺越多。」會不會有人偷懶不做?陳星文說工廠裡自成一個生態,還是有老大,不能太造次,偷懶摸魚自然會被修理。而最近屏東監獄自製醬油賣出了口碑,受刑人一個月薪水不少,「這種單位就是優良寶寶、平常表現好的才可以進去,刑期大概五年到十年。」

陳星文表示,除了照「公司」分類,監獄會再依照犯案類型、案型輕重分門別類,方便管理。(圖/Pixabay)
▲陳星文表示,除了照「公司」分類,監獄會再依照犯案類型、案型輕重分門別類,方便管理。(圖/Pixabay)

監獄地下經濟 有菸萬事足

陳星文回憶,身上什麼都可以沒有,有菸萬事足矣,過去監獄行刑法名言規定禁止受刑人吸菸,若受刑人想抽菸必須透過特殊管道購買,「以前一包菸在裡面新台幣三千塊,管理員帶進來的。」過去菸品在監獄屬於地下買賣,價格高昂,甚至一包五千、一萬時有所聞,因此買到了菸格外珍惜,一根菸再拆成好幾根「老鼠尾」來抽。當時監獄黑市還可以買酒,如果有朋友或兄弟即將入監,想請新人幫忙從外賣帶幾包菸、現金進去照應,管理員也會居中抽成,都是所謂的監獄管理員商機,「早上騎摩托車去監獄上班,晚上喝酒就換開賓士,超級大肥缺。」

直到民國82年監獄行刑法修法,才有條件開放受刑人吸菸,「現在受刑人一個月可以買一條,十包。有些人不抽菸,可以用別人的額度。」以前監獄禁菸產生弊端,開放吸菸後受刑人和管理員已無太多利害關係,「以前受刑人會推一個老大出來,老大控制所有受刑人,管理員只管老大一個就好。」管理員拿菸控制受刑人,老大也用菸控制小囉嘍,但修法後弊端根除,陳星文笑說現在管理員比受刑人還不如,待人太差還會被投訴。

過去,牆內牆外都講倫理、輩份,盜亦有其道,忤逆犯上會被狠狠修理,但說到現在狀況,陳星文嘆口氣,「現在沒倫理了啦,現在小朋友哪有倫理,現在根本懶得理你。」以前色情業是黑社會主要經濟來源,但網路盛行後可以自行做個體戶、個人工作室,不用因利益關係依靠幫派,幫派也變得較難賺到錢,但破壞倫理的還是毒品,「一吸毒哪有什麼倫理,吸毒的人什麼都做得出來,包括背叛。」但吸毒的人也好控制,酒店就喜歡吸毒的小姐,每天餵兩包毒就會乖乖陪客人,行業別還是有差。

過去監獄不能抽菸,香菸因此成為地下經濟的一環,價格高昂,因此買到了菸格外珍惜,一根菸再拆成好幾根「老鼠尾」來抽。(圖/Pixabay)
▲過去監獄不能抽菸,香菸因此成為地下經濟的一環,價格高昂,買到了菸格外珍惜,一根菸再拆成好幾根「老鼠尾」來抽。(圖/Pixabay)

信耶穌、佛祖 不如靠自己

前半生多次進出監獄,38歲那年出來,陳星文一貧如洗,好在遇到貴人人生才有機會重啟,陳星文話說得直白,在江湖混的社交圈就是那樣,受刑人重返社會後不知道能做什麼、也不知道哪裡有容身之處,加上監獄內的勞動無法成為一技之長,只好再回去原本的生活圈,畢竟人要一口飯,因此台灣的再犯率居高不下,「政府很有心成立更生人保護協會,但沒辦法落實,台灣目前這塊還很難。」

而如何幫助人心悔改向善,監獄中最有市場的就是宗教團體,尤其是基督教,「佛教說這輩子沒做好,死後下地獄被火燒;但耶穌說信我者得永生,這輩子殺人放火,改信耶穌就可以永生。」在外面最大尾、罪行重大者越容易改信耶穌,人走到窮途末路、審判在即,還是需要一點慰藉。

陳星文打趣的說,「耶穌來這不拒,信我就赦免。我也受洗過,但是為了每個禮拜可以領聖餐,喝點紅酒、吃餅乾。」但即便監獄現在改名為矯正署,陳星文走過一遭,認為矯正功力仍有限,實質上只是限制人身自由,「我沒聽過出來真正被感化的。」

現在事業有成,法務部爾偶會請他去監獄演講,但他仍表示,「有些人出來找我學,我覺得都OK。但我試了好幾次,很多人沒有覺悟。」陳星文說更生人能否重返社會除了身邊親友的接納外,根本關鍵還是要靠自己大徹大悟。

【 NOWnews 今日新聞 】提醒您 吸菸會導致肺癌、心臟血管疾病,未滿18歲不得吸菸!※

【 NOWnews 今日新聞 】提醒您 酒後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