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男人背後,總有一個偉大的女人。」臧興國是吸毒累犯,進出監獄多次,期間又確診口腔癌末期,人生波折不斷,但太太李慧萍並未在大難來時各自飛,反而含辛茹苦陪伴丈夫度過難關。如今臧興國不僅成功戒毒,還躍身第13屆旭青獎得主,結髮妻對臧興國不離不棄,最終盼來枕邊人改邪歸正,而這股家人扶持的力量,要從35年前的愛談起……。

1983年臧興國和李慧萍還是國中生,花漾青春的兩人透過舞會相識, 原本她不喜歡臧興國,因為他貌似小流氓,卻因他施展「溫馨接送情」,每天從板橋往返土城載她上下學,就漸漸愛上他;相戀後,當她嘴饞,無論地點多遠,他都會送來想吃的食物,臧興國的貼心,看在她眼裡,無疑是暖男一枚。

年輕時的李慧萍和臧興國是男俊女俏,而臧興國浪漫的追女招數,也成功擄獲佳人芳心。圖/李慧萍提供
▲年輕時的李慧萍和臧興國是男俊女俏,而臧興國浪漫的追女招數,也成功擄獲佳人芳心。圖/李慧萍提供

兩人認識時,臧興國已開始吸毒,問李慧萍為何還愛上這樣的他,李慧萍說:「年輕時沒有手機,只有BB Call,每次Call臧興國時,他都回電說他在家,我相信他在家,不會查他的行蹤。」她對他毫無懷疑,卻不曉得那時他早陷入吸毒的泥淖。

那你看過臧興國吸毒的樣子嗎?李慧萍回憶:「只看過一次,忘記是高中還是高中畢業了,看過他吸強力膠,那次真的嚇到了!」吸毒後的他精神恍惚,頻頻說自己會飛、是科學小飛俠,整個人都變了,她沒料到男友會吸毒,當時飽受驚嚇。但之後因臧興國刻意避開,她再也沒看過他吸毒,她明知不應喜歡他,但愛情難以言喻 ,仍深陷其中。

之後,李慧萍仍繼續和臧興國戀愛,期間因臧興國吸毒,陸續進出監獄,兩人在交往18年後,才於2001年結婚。從相愛到結婚,她也曾猶豫是否要嫁臧興國?最終她仍相信他是好人,會為了她改變,而不顧家人反對執意結婚,未料這僅是自己過度美好的幻想。

用愛感化吸毒累犯?太太:我根本神經病

高中時,李慧萍和臧興國感情濃密,每日同進同出,當時老師和同學紛紛看好他們能搶先所同學結婚,卻因他吸毒混幫派、入獄耽擱,在身邊好友紛紛結婚之際,兩人遲遲未傳出佳音。

「好友都認為不要和臧興國結婚比較好,父母覺得他書念不好、沒有好工作,整天遊手好閒,也一直反對。」當年李慧萍是旅行社領隊,月入十萬不成問題,因此父母極力反對將女兒嫁給他。但愛情跟麵包,李慧萍沒有選擇障礙,年輕的她覺得愛情最偉大,儘管父母阻撓,在臧興國從宜蘭監獄出獄後,她毅然決然與他結婚。

一般人對吸毒犯避之唯恐不及,妳為什麼還嫁他?李慧萍說,一開始會因他頻繁出入牢獄,也沒有經濟基礎,而不考慮跟他結婚,但那時她已經30幾歲了,身邊的朋友都結婚或生小孩了,也沒有認識其他異性,加上臧興國真的對她很好,所以還是決定嫁他。

對李慧萍來說,臧興國雖是吸毒累犯,但他對她的好、對她的浪漫,她都記得,譬如她生日時,人在獄中的臧興國曾託人送100朵玫瑰花給李慧萍;921地震那天,他不顧自身安危,在所有大樓住戶都往下逃生時,只有他一人急著衝上樓找她,當時鄰居勸他逃,他都不逃,直嚷嚷著:「我要找未來的老婆!」這些舉動都讓她記在心裡,即使知道他壞,仍堅信他會為她改過自新。

「這是鴕鳥心態吧!覺得男人有了家庭會負責任,覺得自己能改變他、自己是神,但其實我根本是『神經病』!」李慧萍苦笑,原以為臧興國婚後會改過向善,但根本是蒙蔽眼睛、自我欺騙。

童話故事裡,王子跟公主結婚後,從此過著幸福的生活,但現實不是童話世界,婚後她才看清臧興國的真面目。

「這麼體貼的人怎麼會做這些壞事?」李慧萍發現臧興國真正的吸毒生活後,對婚姻充滿錯愕,加上他撐過口腔癌手術後,竟又吸海洛因,那時她想了很多:「我想嫁的不是這樣的人,我想過正常生活,生了這麼嚴重的病還不悔改,又吸毒,那時也生了小孩,他入獄後我只能獨自面對經濟問題。」夫妻婚後不斷為吸毒爭吵,加上種種打擊,讓李慧萍也曾揚言離婚,但最後她仍願給他機會,所幸在家人無怨無悔地支持下,臧興國終於浪子回頭。

在妻子無怨無悔的支持與陪伴下,臧興國終於浪子回頭。圖/李慧萍提供
▲在妻子無怨無悔的支持與陪伴下,臧興國終於浪子回頭。圖/李慧萍提供

李慧萍與臧興國結婚17年,近日她才幫臧興國慶生,兩人感情依舊你儂我儂。圖/李慧萍提供
▲李慧萍與臧興國結婚17年,近日她才幫臧興國慶生,兩人感情依舊你儂我儂。圖/李慧萍提供

歷經風風雨雨,「更生人太太」的標籤,也帶給李慧萍許多困擾,以過來人的角度,她覺得社會在關心更生人時,也應多關懷更生人的家屬,讓家屬有力量陪伴更生人,更生人也能因這股力量改正。

從融入社會到退縮人群 更生人家屬也需關懷

「我們做家人的,是一直支持他,回頭想想,若我沒有堅持,他改變的動力可能剛開始有,但後來就沒了。如果家人或重要他人,願意一直支持吸毒者,當他們不想再被毒品綑綁時,知道重要他人還在等你,彼此共同努力,這個力量是很大的。」但李慧萍感慨的是,很多單位會幫助更生人,卻沒想到要幫更生人家屬。

李慧萍觀察:「社會很多協助是針對更生人,但更生人的家屬也很重要,也應幫助家屬,因為一個人被關、吸毒,都會破壞整個家庭。」台灣有癌友家屬的協會,可惜卻無更生人家屬的協會,當家屬有足夠力量支撐,也愈能支持更生人挺過困難。

舉例來說,身為更生人的太太,在臧興國入獄時,李慧萍都不敢跟家人說,怕被親友罵「活該」、「是妳選擇要嫁的」;遇到鄰居關心先生行蹤時,也不敢跟鄰居講實話。

面對先生入獄,原本融入社會的李慧萍,反而完全封閉自己,不敢告訴外界:「臧興國又入獄了。」直到他入監三、四個月後,她才敢向外界求助。幸好當時陽光基金會有位社工不僅關心臧興國,也鼓勵李慧萍,才讓她重新振作。她認為家屬有正能量後,才能一路陪伴更生人洗心革面。

今年50歲的李慧萍,回首這一路的辛酸:「如果臧興國真的沒有想要改變的念頭,我看喔,我也還在跟他拔河。因為吸毒是心癮的問題,我現在還很擔心,他戒毒也還不到十年,你問他想不想吸毒?他隨時都想,如果毒品在他前面,他腿會發軟。」

吸毒不只影響當事人,也連帶拖累家人。因過去的夢魘,至今李慧萍仍害怕丈夫無法抵抗毒品的誘惑,時刻提心吊膽他會重蹈覆轍。可是這些年來,她也看到臧興國的改變,從吸毒累犯變身宣導戒毒的講師,對她來說,身為更生人的太太不再是困擾,而是感到光榮。

此外,雖然往日她因臧興國吃進苦頭,如今卻因他的緣故,在她中年失業之餘,反而透過丈夫介紹,有機會和先生一起在利伯他茲教育基金會當專員,兩人攜手分享戒毒經歷,來幫助其他更生人迷途知返。

李慧萍和臧興國一起在利伯他茲教育基金會當專員,兩人攜手分享臧興國的戒毒經歷,來幫助其他更生人迷途知返。記者李依頻攝
▲李慧萍和臧興國一起在利伯他茲教育基金會當專員,兩人攜手分享臧興國的戒毒經歷,來幫助其他更生人迷途知返。記者李依頻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