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直播基本上都是在聊天、唱歌,我不太會跳舞,但觀眾的心理其實很奇怪,他們喜歡看不太會跳舞的人跳,會開玩笑會酸。」江晏寧說。

江晏寧過去為東映製作公司旗下藝人,演出過緯來自製電影《台妹向前衝》,劇中她難得跳脫性感裝扮,展現甜美的一面。自經紀公司倒閉之後,目前暫無經紀約的她,一邊尋找機會,一邊在麻吉大哥黃立成的建議下擔任直播主。

「其實系統都會輪,不會讓大主播一直佔著熱榜一,也會讓小主播坐一下。」早在直播平台「17直播」甫推出之際,她就有使用過,她記得當時主播不多,幾乎都能維持在熱榜前十名,也有過登上熱榜第一名的經驗。

▲江晏寧一邊尋找新的合約機會,一邊擔任直播主。(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8.02.27)
▲江晏寧一邊尋找新的合約機會,一邊擔任直播主。(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8.02.27)

江晏寧從大學時代就是個打工族,曾經在鐵板燒店當過外場人員、夜市擺過地攤,外型甜美的她,偶爾會接一些網拍模特兒的工作,賺點外快。也因為她亮麗的外型,讓她擺地攤,擺到上綜藝節目《國光幫幫忙》,主題就是「全台地攤正妹大集合」。

她還記得上完節目後,衣服的銷售業績變好很多,老闆也大方加薪,人氣上升,開始有路人經過偷拍她,她笑說,被偷拍我不會生氣啊,畢竟我也擋不了這種事。

此時,她在臉書上傳的生活照,觸及率意外飆升,在工作夥伴的建議下,她進而經營臉書粉絲專頁,外拍的機會也找上門來,對比當時在地攤工作時薪100元,外拍工作1000多元的時薪,落差很大,「但那時候我並沒有特別想往影劇圈發展,一切順其自然。」

進入演藝圈的機會,果然如她所說的一樣自然地發生了。東映製作公司主動找上了她,談合約的當天,連回家考慮都沒有,她就簽約了,後來很多朋友罵她衝動,她說當時我就覺得簽了再說,「模特兒接案有一餐沒一餐的,當演員會比較長遠,我知道,簽下去就是一個『賭』。」

下好離手是一瞬間的決定,輸贏卻不是一時半刻揭曉。簽約後的前三個月,她不僅沒戲演,就連試鏡的機會都很少,沒有工作等於沒有收入。

「我是追夢人,但也要維持生計,不能餓死。」面對房租、生活費等等開銷,讓她只好向公司反應,公司建議她先去打工,問題是她過去大部分的打工收入都來自外拍接案,但現在礙於肖像權問題,讓她只好到餐廳打工,收入不比從前。

她笑說,那段時間,戶頭餘額不滿整數,錢常常領不出來,「我朋友要約我出去,我會先問,如果要吃貴的就別找我,夜市的話就可以。」眼看過去網拍時期認識的朋友,收入一如既往,有時她心裡不免難過不安。

▲江晏寧外型亮麗,讓她擺地攤,擺到上綜藝節目《國光幫幫忙》。(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8.02.27)
▲江晏寧外型亮麗,讓她擺地攤,擺到上綜藝節目《國光幫幫忙》。(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8.02.27)

熬到後來,她開始有一些戲劇演出的機會,看似起步的事業,沒想到所屬經紀公司卻傳出惡意倒閉的消息,「那時我開始有工作接,我還在想,這行滿適合我的,沒想到公司就倒閉了。」

經歷公司倒閉的巨變,難免進入情緒低潮,在麻吉大哥黃立成的建議下,她加入直播行列賺點外快,「室友都說,我直播時的樣子,和私底下差很多。」她直說,不能讓直播室裡死氣沈沈,所以直播時會表現特別活潑,刻意製造熱鬧氣氛,她不諱言直播時的表現也算是演戲的一種吧!

她記得,在直播中,最好的一次成績,是因為系統推播,所有的使用者都有收到通知,那一秒鐘她的直播室有將近十萬人收看,她趕緊高歌一曲感謝粉絲。

更曾經有一次因為想節省時間,懶得關播再開播,她乾脆邊直播邊洗頭,此後,直播洗頭變成她的特色之一,問她還有直播過什麼奇怪的內容嗎?她笑說,洗頭最怪了吧!還有比洗頭更奇怪了嗎?

▲江晏寧為了節省時間曾直播洗頭,此後變成她的特色之一。(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8.02.27)
▲江晏寧為了節省時間曾直播洗頭,此後變成她的特色之一。(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8.02.27)

直播半年來,收入時好時壞,收入不好的時候,一個月只進帳2萬元。她說有一次遇到「大神」粉絲,一進直播間就送了幾十萬點,當天的點數收入達到40萬點,當月結算突破百萬點,讓她進帳約新台幣10萬元。

近年來,直播經濟發展快速,沒有腳本的內容不像戲劇、不像節目,全由直播主自由發揮,有的人直播才藝表演、有的人直播聊天、有的人連吃飯也直播,直播幾乎打破空間和時間的限制,不僅是素人賺外快的管道,也是剛出道的藝人維持曝光的平台。

會不會因此想放棄成為演員的夢想?江晏寧堅持朝演員之路前進。2017年底,她接下手機遊戲「倩女幽魂」的廣告,洗腦式的廣告內容,讓飾演女主角的她被許多網友肉搜出來,粉絲專頁追蹤也都了不少,「像許瑋甯就是典型從模特兒轉演員的例子,我希望可以跟她一樣。」

▲江晏寧堅持朝演員之路前進。(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8.02.27)
▲江晏寧堅持朝演員之路前進。(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8.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