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賽克文化曾是日本AV產業中相當重要的一環,如今,觀眾胃口逐漸被養大,無碼片於是成為片商行銷噱頭。不過,日本政府為了迎接兩年後的東京奧運大力掃蕩色情業,非法無碼片也成了查緝對象,日本AV產業也因此被颱風尾給掃到…。

已故女優飯島愛在自傳《柏拉圖式性愛》寫到:「事實上,我在影片中並沒有做愛,那都只是借位。」飯島愛言之鑿鑿,但身後遭友人爆料當年無碼片曾遭流出,重點部位看得一清二楚,讓她一度有輕生念頭。今年元月,蒼井空宣布嫁作人妻,三月初,無碼母帶遭有心人士流出販售,雖然圓了影癡美夢,但步兵(無碼)見光死,也讓成人圈演員人人自危。

說起馬賽克的前世今生,則要回到AV起始的年代。過去,「日活株式會社」主打軟性情色電影,以借位方式拍攝「第三點不露」的性愛畫面,在七零年代成人影視中獨佔鰲頭。

▲AV界從成立至今已超過三十年,打碼算是一路走來的「良好傳統」,圖為女優高瀬杏。(圖/記者林柏年攝,2017.11.14)

但成也性愛,敗也性愛,觀眾最終在乎的並非唯美的愛情氛圍而是性愛場面。步入八零年代後,AV界正直草創時期,適逢家用錄影機、VHS興起,成人影片從電影院走入家庭,AV主打較低成本且三點全露、畫面真實,加上得以租借觀賞隱私性大增。

一劍浣春秋表示,為了規範AV產業日本法律名言不得裸露性器官,馬賽克便是立法下的產物,AV作品需受「映畫倫理協會」審查,必須遮住性器才得以合法形式發售。

告別昭和,迎來平成,軟性情色電影逐漸淡出,靠著馬賽克當屏障AV女優以演技、借位搏出頭,「平成三姬」由此誕生,也開啟了成人片的黃金盛事。

1991年,宮澤理惠出版全裸寫真露出臀部,「AV界由此說,屁股是排泄器官不是性器官,所以片中開始露出臀部。」這波「臀部露出」持續一段時間,待泡沫經濟結束後,千禧年前後片商改朝換代,新片商想藉此作出改變,「他們第一件事是把馬賽克打薄,讓大家看得清楚。」

雖然現在片商多打成薄碼,離澄明世界只有一步之遙,但這塊「萬惡小方格」仍然是大片商的必備項目。

一劍浣春秋說:「馬賽克的存在提供了片商造假空間,SOD有很多匪夷所思的企劃,但若沒有馬賽克遮掩,其實是做不到的。」雖說無碼世界拳拳到肉,但馬賽克的曖昧不明也因此創造了神奇結界,「正是因為有這個東西,片商才能利用這塊創造想像空間。」此時有碼勝無碼。

再者,回到片商立場,馬賽克更意味著肯照規矩來,在母國上架的必備要素。

「如果沒有馬賽克,映畫倫理協會不會發演出證或ippa著作權。」打馬賽克就像一個巨大的規則,也是日積月累的習慣,片商每拍出一部作品想的會是拍了要上馬賽克,而不是為什麼要上馬賽克。

▲日本政府曾規定,AV影片必須遮住性器才得以合法形式發售。(圖/摘自網路)

劍大譬喻,「就像吃飯前到底需不需要洗手,不洗手也可以啊,但大家還是覺得吃飯前洗個手比較好。」

AV界從成立至今已超過三十年,打碼算是一路走來的「良好傳統」,但還是有女優有馬不騎硬是要「下馬」一搏,莫非進軍無碼市場會是生涯一大突破?

劍大笑說,「對帳目數字來講是很大的突破哈哈哈。」無碼片之所以誕生,在於觀眾都偏愛無碼,沒有馬賽克本身就是一大行銷。再者,殺頭生意有人做,「違法但為什麼還有女優願意拍?因為給的片酬比較高。」

無碼片拍攝一樣在日本國內進行,片商利用網路將發行權由日本輸往美國,再由美國逆輸入回日本銷售。2017年初東京都警方大執法,女優西川結衣被捕,供出拍無碼片的價碼為120萬日幣,比有碼片片酬高出好幾倍,「也不是她愛拍,其實有碼跟無碼做的已經差不多,但就是收入比較高。」

劍大表示,日本為了迎接兩年後的東京奧運,近年大力掃蕩色情業,這波掃蕩中,非法無碼片也成為查緝對象。

「兩三個月前日本官方才宣布,已把東京都內所有販售無碼作品的店舖通通掃蕩完畢。」雖說無碼市場大有支持者,加上金錢驅使總有業者鋌而走險,但終歸遊走於法律邊緣,步兵想由海外征戰回國內,勢必有場硬仗要打。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