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觀看的方式》中談到文藝復興後的裸體畫時所說,主角不在畫像中,主角永遠是站在畫作前的觀賞者,觀賞者則往往被假定為男性,畫中的場景都是在向他訴說、為他而在。

成人片中女優正對著鏡頭表演的邏輯亦是如此,真正的情慾主角是戲外觀眾。 而女優為男性觀眾表演已是大眾接受的主流市場模態,但換個角度思考,是否有另一群人為女性設想、安排場專屬女性的特別演出。

根據英國《衛報》報導,日本成人片產業一年總銷售額為5000億日幣,相當1355億新台幣,年發行量約兩萬部作品。市場商機龐大早已不在話下,但專屬女性的成人娛樂仍是有待開發的處女地。

Silk Labo是日本首屈一指的女性向成人片片商,背後集團則是號稱「創意無限」的成人影視帝國SOD, Silk Labo社長牧野江里出身成人片企劃,當年為了替公司發想新主題與市場取向,秉持著女人較了解女人的想法,她集結一支全女性工作團隊,赴女性情趣用品專賣店向店長請教,彼此商討出女性可能喜歡的劇情與類型。

為了完成市場調查,Silk Labo團隊向250位女性進行問卷測驗,收集女性在性方面的疑問,作為後續出品的改善依據。SOD隨即安排五百萬日幣拍片預算給牧野江里,五百萬需拍出兩部作品,這筆預算包括演員片酬、佈景、攝影燈光、演員餐飲費、行銷,輸出等。

牧野江里表示五百萬預算其實並不多,因此在最初的行銷計畫中,Silk Labo與日本老牌雜誌《an.an》合作,將成人影片夾帶於雜誌內,「日本女生比較害羞,如果直接實體單一販售在家也很不好藏,被店員看到結帳買A片,女性一定也會不好意思。」

雖是便於銷售的通路策略,但也是出於對女性消費者的體貼,以至於販售之初便逐漸吸引到客群。剛起步時,Silk Labo消費者百分之九十都為女性,族群為三十到四十歲之間的輕熟女,「消費者都是家庭主婦,假裝購買雜誌,但醉翁之意不在酒。」

成人片受眾一直以來都以男性為主,加上社會對女性的道德要求較高,女性通常不被鼓勵訴說自己的需求,以至於一開始無人看好這場以女性為主的成人商機,但未料通路給予消費者的隱私性,讓這場戰役剛開打便告捷,「出貨商品會有托運單,但為了隱藏內容物全部都改請公司員工用手寫,結果賣太好,經歷了半年手寫地獄。」

聲名大噪後Silk Labo作品逐漸從雜誌內走出來,除了發行實體片,也逐漸進駐其他觀賞平台。2013年智慧型手機市場步入成熟高峰,連帶引起線上看片風潮,女性向成人片登陸手機平台,客群年齡隨即下降,至目前為止消費主力仍屬二十到三十歲間的年輕女性。

2013年智慧型手機市場步入成熟期,連帶帶起更為私密、便捷的手機看片風潮。(圖/pixabay)
2013年智慧型手機市場步入成熟期,連帶帶起更為私密、便捷的手機看片風潮。(圖/pixabay)

同樣都是成人片,為何女性向市場會於近年異軍突起?原因在於女性向成人片多了幾分溫柔與人味。男性向市場演員多半不脫硬漢陽剛氣質,但女性市場需求不同,在劇情詮釋上不需要征服感,而是著重於兩性間的互動。

牧野江里強調,「男優必須像衣物柔軟精的感覺,會讓觀眾覺得很舒服、很溫柔。」

因為市場需求不同,近年也造就出一批「衣物柔軟精系」男優,鈴木一徹、月野帶人等新生代成人片王子便是其中代表,女性向片商考量的是演員氣質而非性能力,「面試時不會有性方面的測試,而是像一般公司面試新人,譬如考驗一個人的談吐、儀態,因此面試者也不能表現得不容易親近,你必須像個出社會的大人,要讓人能感受到可靠與安心。」

牧野江里表示,近年應徵男優如過江之鯽,但人肉市場廝殺激烈、來得快去得也快,一年過後仍然活躍於片場的只有個位數。螢光幕前是女性眼中的另類王子,但還是會受到現實的考驗與磨難,據知情人士表示,檯面上的講法,仍在於成人產業中除非進階一線男優、成為女性向AV中的佼佼者,要不然片酬相較於女性仍然偏低。但演員若真的條件極佳,大可進軍演藝圈,何必拍成人片。

和主流成人片市場雷同,想擁有高行情必須力爭上游、爭取拍片數與曝光度,相較於男性向市場幾乎將百分之八十的鏡頭給女優,女性向市場則給予男演員較多機會,牧野江里提到,「比例上,男女演員在鏡頭前的比重各佔一半,在男性向片中男優是配角,但到了女性向男性會是主角,他可以被注意到。」男優必須於片中營造戀愛氛圍,表現自己的演技、氣質擄獲女性觀眾的目光,藉此讓觀眾注意到演員的專業與儀態。

「演技、氣質要好,下體大小反而不再是重點。」

女性向成人片多了幾分「人味」,某方面也顛覆著主流男性向市場的規矩。

過去曾有一則耳熟能詳的情色視窗廣告「地方媽媽需要老二」,這則廣告傳遞的意思,在於地方媽媽過於飢渴不需要真感情,只需要一個可以填滿身體的「物件」。Kenneth Clark曾在《裸體》(The Nude)一書中提到「裸體」概念,裸體如物件一般被觀看,並促使觀看者將他視為可使用的物品。

主流成人片中孔洞化身體就如同被視為物件的裸體,觀眾不在乎演員身體的真實感受和承受力,只在乎孔洞的作用和能滿足多少需求。因此,男性在成人片中的形象往往過於平板,他只是種馬的代表,功能就是做苦力跟勃起。

熟悉成人產業的人士笑說,「在男性向片中男優只是配角,而且他還要一直幹、當苦力,但女性向更多時候可以用借位方式拍攝,也不會有很明顯拍攝性器官特寫,即便有特寫也不會很誇張,就是粗活沒做這麼多。」

男性向成人片中男演員多半擔當「苦力」,他必須富有陽剛氣質、男子氣概,不需要多餘的情感。而女性向成人片則試圖顛覆這種風氣,營造雙人戀愛的氛圍。(圖/pixabay)
男性向成人片中男演員多半擔當「苦力」,他必須富有陽剛氣質、男子氣概,不需要多餘的情感。而女性向成人片則試圖顛覆這種風氣,營造雙人戀愛的氛圍。(圖/pixabay)

男性向成人片講求拳拳到肉的感官刺激,但成人片背後的真相,也在於感官解放後往往是一片虛無,就像網路文化常說的「射後不理」狀態,觀眾忘記演員也是有血有肉的身體,演員甚至也以追求金槍不倒、性愛戰神等形象考驗自己。

而牧野江里表示,女性向男優在選拔上除了講求親和、溫柔,最重要的就是必須符合現實生活中的男性形象,「在體型上,不能過胖也不能練太壯,整體感必須符合女性的普遍審美觀。性格上像個鄰家大男孩、讓女性沒有距離感。」

如同轉角鄰家男孩或咖啡店暖男會對你噓寒問暖,女性向成人片主打純愛系,男女演員的演技、氣質是整片的精髓,配得上暖男的也必須是大家閨秀或清純少女,「女主角的胸部不能特別大,她可能會是校花型的少女,連女生都公認漂亮、看上去舒服的那一型。」

「很多男性向成人片不拍男優的臉,但女性向會將男女演員的面孔都拍出來。」為了營造情境,演員不再提供單一「部位」草率做粗活,拍攝分鏡必須詳細記述演員動作、角度。相較於攝影棚強光,女性向則注重情調與氛圍改採較為柔和的光線,讓男女主角在人造情境中醞釀感情,用一部片的時間帶給觀眾一場戀愛般的夢境。

牧野江里表示,雖然是主打「女性向」但近年男性客群逐年上升,「原因在於男生也想學習如何溫柔對待另一半,另一方面則在於女性向在選角上更為親切,畫面比較合諧、生活化,不會有過於重口味的企劃,選角跟劇情都像現實生活中可以遇到的角色跟情境,給予觀眾的想像空間也會更為自然。」

Silk Labo社長牧野江里。(圖/Silk Labo提供)
Silk Labo社長牧野江里。(圖/Silk Labo提供)

但拍來拍去主題總是小鮮肉店員、暖男咖啡師、型男上司,看多了難免疲勞乏味,缺乏新鮮感,而在歐美片商中角色扮演歷久不衰,總有人愛陽剛軍警跟打火猛男。

牧野江里表示,因為日本出版審查規定,警察、軍人、宗教與公務員等不能納入拍攝主題,「台灣很多年輕警察很帥,但在日本警察通常年紀較長,警察從來不會是日本人的性幻想,他們可以遠觀不能褻玩,因此民眾也不會有諸如此類的性幻想。」

加上2020年東京奧運在即,為了維護國際形象,今年初日本政府才宣布已大刀闊斧抄光東京市內的無碼片販售店,官方對成人市場的寬容度逐漸緊縮。

日本成人片市場目前則擁有兩個審查機構,審核標準每年都會做出調整,販售的影片主題、馬賽克需經過審核才能上架。而年因為奧運拍片條件越趨嚴苛,過去很多耳熟能詳的成人片題材,包括女學生系列都被列為禁止拍攝項目,想要再看到成人片推出耳目一新、創意無限的企劃,大概還需要一段時間。

延伸閱讀:

AV女優高潮真假?風俗女拍片賺零用錢?專家告訴你哪些該信

日本辦奧運 AV馬賽克文化掃到颱風尾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