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囉!大家好,我是查理。」熱愛看美妝YouTube的人一定對這句話相當耳熟。查理是當前彩妝知名Youtuber之一,在這個小眾市場下,擁有37萬廣大訂閱的她,一路走來雖是無心插柳,卻也踏出一條自己從沒想過的璀璨道路。不過工作看似光鮮亮麗,實際上卻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辛酸。

YouTube在近兩年發展猛烈,比起單純的文字、圖片分享文,透過含有聲音、動作的影片呈現,更能清楚地傳遞上妝技巧、試色效果,加上素人評比比起明星、網紅代言更有說服力,也慢慢奠定YouTuber在美妝界的地位,查理就是在這樣的因緣際會下創造出自己的一片天。

Charlene g
▲YouTube比起部落格更能清楚傳遞上妝技巧和試色效果。

抱持好玩的心態卻和YouTube結下不解之緣

原本單純只是想要跟上流行,所以一直都有寫部落格習慣的查理,開始拍影片的動機,竟然只是因為「懶得寫」!

那時的她為愛奔波,放棄法國精品業工作跑到瑞典生活。當時沒有收入,卻得認真地學習融入這個陌生國度,因此也沒有再提筆寫部落格的動力。恰好國外掀起一股拍攝YouTube熱潮,加上男友不斷鼓舞,查理終於拍攝了自己的第一支影片。只不過,這支影片並不是現在大家所熟悉的美妝影片,而是「筆記本分享」。

她笑著回憶說:「男友叫我拍的時候我還反問他『為什麼要拍?我連相機都沒有。』但是他一直說服我,最後我就拍了,還是用iPhone5,剪輯也是自己摸索,用最簡單的iMovie。」沒想到,查理這麼一拍就拍出了興趣,加上幾次在PTT發文得到不少網友迴響,讓她更有拍影片的動力,且認真地企劃下一支影片。

明明第一支影片是「筆記本分享」,能發展的主題也十分寬廣,但查理的個人頻道最後卻以美妝為主,這讓不少粉絲感到困惑。查理解釋,當時覺得自己沒有特殊的事物可以分享,剛好想到從國中就愛化妝,一直都有買美妝品習慣,所以才決定從最擅長、最有興趣的地方著手,也因此漸漸地將自己定位在美妝圈。

不過,查理當時還不是職業的美妝Youtuber,她在職涯發展上也不順遂。

之前提到,放棄法國簽證和精品業工作的她,為愛飛到瑞典,但不久後遇上難民潮,簽證的申請硬是被延後了一年多。沒有簽證的她無法工作,也代表著零收入,只能吃老本,於是她毅然決然回台灣當個上班族,工作邊等簽證。

雖然查理在這段期間邊工作邊錄製影片,但工作兩個月後卻發現,每天8點上班,5點下班,期間還要躲廁所紀錄妝感實測,下班又要繼續拍、剪影片到半夜2點才能就寢,加上沒找到房子住青年旅館,眾多壓力下讓她備感艱辛。

所幸當時已經接過一、二支業配,擁有5萬訂閱,評估過後,發現這樣的收入似乎能養活自己,於是果斷辭掉工作,決定更專心、用心經營自己熱愛的YouTube。談到這一段的時候,查理忍不住說:「那時候覺得自己很不幸,但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很幸運。」

charlene j
▲查理走上YouTuber這條路並非外界想像的這麼順遂,卻也幸運且成功地在美妝界站穩腳步。

業配輕鬆賺?一點也不!

不過,這份高報酬的工作卻不如一般人想像中來得輕鬆,查理背負的是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包括陌生人對她善意及惡意批評指教。

早期就開始追蹤查理的人都知道,「說話慢」一直是她的罩門,就算再認真分享、主題豐富有趣,還是有不少網友紛紛留言:「講話太慢想快轉」、「每次都用兩倍速度看影片」。為此,查理會反覆重新錄製畫面,甚至細到一句話講五遍也不嫌多,為的就是要呈現最完美的鏡頭給觀眾。

另一方面,刻意的酸言酸語也帶給查理難以抹滅的陰影,「長太醜、不老實我都被罵過,網民的謾罵真的很可怕。」她滿腹委屈地說。而賺錢的業配竟也曾是查理痛苦的來源之一。

「有一次和公關公司在業配的合作上沒有很愉快,後來被他們在網路上用匿名罵我,也連帶罵很多其他的合作對象,雖然都沒有指名道姓,但是因為文章中只提到『在某國家玩的那個』,所以這些過錯都變成我來承擔,許多網友開始覺得我很大牌,那時候真的很無力,我沒辦法發文澄清不是我,有一種跳到黃河洗不清的感覺。」

談到多數人垢病的業配,深入再與她細談後才發現,影片雖然只有短短15分鐘上下,看似不花時間,但實際上這筆錢賺得一點也不輕鬆。

光是對腳本、拍攝、廠商確認、出片,時間就長達將近1個月。再來,若是保養品,她還得承擔皮膚不適的風險,最後一關則是面對網友們的評論。

「通常保養品我都會試用3週到1個月左右,確認沒問題才會接下案子,但是有一次太嚴重引發酒糟肌…。」這也是查理不輕易接保養品業配的緣故,聽到這,我們忍不住反問:「不怕以後廠商不找你嗎?」沒想到她卻聳聳肩,一笑置之,只回答:「那就算了。」

Charlene
▲業配報酬雖高,影片時數也不長,但是要面對的壓力卻是相當可怕。

YouTuber真的是一個夢幻職業?

美妝YouTuber因為工作需要,常常必須出席各種美妝記者會、參加Party,甚至可以拿到免費、未上市的公關品,可以說是全世界女孩們最夢寐以求的職業。針對這點,查理認為,以收入來說,YouTuber確實是一個夢幻職業,而記者會、Party對於內向的她來說卻是一種壓力,是否好玩、有趣因人而異。

至於公關品,她說:「其實公關品已經對我造成困擾了,聽起來是一個蠻欠揍的煩惱,但是因為我的房間很小沒地方放,保養品也有保存期限,加上還有曝光的人情壓力,所以沒有想像中來得快樂,一開始收到真的很開心,但是之後你會發現自己真的不需要這麼多,久了有點空虛。」

另外,當YouTuber還有另一層隱憂,一旦不紅就得面臨收入銳減的窘境。查理因此努力存錢,勤奮想議題發片,加深觀眾印象。但如果絞盡腦汁都想不出好議題,她也絕不為了衝流量隨便發片交差了事,更不為了衝高訂閱數刻意安排合作影片。

「我相信觀眾感受得到我的真實情緒,在這種情況下拍出來的影片不會收歡迎。」因此她會盡可能出門散心、爬山、運動,保持靈感不被掏空,擁有更正面的能量面對工作。對於以合作的方式衝高訂閱數這件事,她則認真地回說:「我現在只想加深跟現有粉絲的連結,打造一個真正喜歡我的群眾。」

訂閱數是廠商挑選下廣告的首要條件,想辦法衝高無可厚非,為什麼查理反其道而行?她笑著分享:「偶爾我會拍些心靈雞湯,粉絲們也都會很認真分享故事給我,我也會回私訊鼓勵他們,當我想到自己可以帶給他們正面的影響就很開心,讓我覺得工作是有意義的,這也是我持續拍片的最大動力。」

Charlene h
▲粉絲的正面回饋對查理來說是工作最大的動力來源。

給想當美妝YouTuber女孩們的建議

問到給想當YouTuber女孩們的建議時,查理思考了一下說:「要非常努力,接受一天工作12個小時,抗壓性也要高,別人講你哭完還是要快速整理好心情繼續工作。」這兩個看似樸實的建議卻是她最誠心的忠告。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