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有人陪我一起心痛。」這是何貞儀寫作的初衷,敏感、纖細,那些關於愛情的話語,在她的筆下顯得獨特,沒那麼灑狗血,甚至還有些刺痛。粉紅色的封面,配上簡單線條所構成的可愛少女,或許讓人直覺認為,這應該是本「甜到生膩」的詩集,但字裡行間透露出的更多卻是寂寞。

留著俐落短髮,大大的眼睛,小小的身體,十足的「少女」模樣,她是何貞儀,18歲的尾聲,她決定出一本詩集。

18歲的靈魂,乘載多少感情的重量?這個年紀,情緒的動盪、對未來的不確定,許多許多的變動牽引,能碰撞出甚麼樣子的火花?何貞儀的第一本商業化詩集「少女化」是筆者朋友與遠在日本求學的男友間的定情物,她的詩不僅是一般的情詩,卻能讓人產生深深的共鳴,每個深愛過的人,或許都能被她的文字所打動吧?

「親愛的,能不能原諒我 並不是我的反反覆覆啊 我多想徹底愛妳,或徹底冷漠 但卻什麼也做不到」—Fight club

談到創作,何貞儀在高一的時候就充滿才氣,校內文學獎除了現代詩外,都獲得了獎項,但她服不了這口氣,全心投入現代詩的寫作之中,但真正讓她開始發揮才能的,卻是一段痛苦的戀情。「在該被愛時沒有得到愛。」雖然,談過戀愛的人都或許知道,愛情是不公平的,總有一方愛得比較深。但在何貞儀心中,這樣的不平衡讓她痛苦,但卻也激發了創作的靈感。

「所以我 睡前記得吃藥 翌日 以最好的姿態和你相見/停止雕刻自己 用花花綠綠的螢光筆 代替裝飾 被你牽起的左手」—我想被你信任

在這段不被愛的感情中,也讓何貞儀染上了憂鬱症,那些情緒的波瀾,也化為文字創作,她的詩,總是讓人感到平靜痛心,簡單的幾句話,讓定期服藥的憂鬱症患者心有戚戚焉。「詩是一種最濃縮但又隱晦的創作形式。」她說,當時創作的很多詩,其實都在對另一伴喊話,用短短幾句話,把最濃郁的情感傳達出去。

少女化詩集。圖/記者陳俐穎攝

在病痛纏身、情緒低谷的時刻,她說,「能感受到大家都對我很包容」,除了寫詩以外,她也熱衷角色扮演,「兩者都能讓我成為夢想中的自己」,她緩慢地說著,有時候也很羨慕別人,或想拋下自己,去成為他人,這時候角色扮演與創作也帶她找到另一個自己。

「有天早上起來,我就決定出一本詩集了。」在少女化之前,何貞儀便已經自費出版了兩本詩集,但真正商業出版的過程,卻有點曲折。

去年,她參加了斑馬線文庫的「快步通過文學獎」,這個獎項的初衷,是希望給新銳作家出版的機會,但當時的得獎者是知名的中生代詩人陳克華,本以為已經失去出版機會的何貞儀,卻意外的被斑馬線文庫的團隊看上。

「這個女孩子是有未來的。」斑馬線文庫總監林群盛如是說,由於初衷是希望給新銳機會,壓根沒想到會有如此知名的作家投稿,但比賽還是講求公平性。「我們的心裡一直很糾結。」林群盛笑著說,何貞儀與陳克華的文字,就好像站在兩個極端上,何貞儀年輕有生命的文筆,讓團隊決定,也幫她出一本書。

「其實我也只是戀愛常常失敗而已。」何貞儀說,在感情路上,自己常常陷入一種迴圈,在別人身上,尋找前人的影子,在這個迴圈裡惡性循環,或許把自己弄得苦不堪言。「或許這就是別人說的抒寫治療吧。」寫作抒發,或許是何貞儀走出的一條路,而屢屢獲獎的文筆,也跟過去的成長路有關係。

「爸爸常常用威脅利誘讓我看書。」何貞儀回憶到,過去常被家人要求大量閱讀課外書、抄寫唐詩,而因此建立了大量的資料庫,閱讀速度也因此增快。除了過去的資料庫支撐外,寫作最重要的就是練習與靈感,於是她開始蒐集大家的戀愛故事,幫忙寫一封「情書」,讓文字寄託感情傳遞出去,她說,有人用這封信告白,還成功了!

「如果那些幫助都成為傷害 如果勉強擁抱對方 都痛 那你該如何忍住 不推開誰 別再哭 讓眼淚灼傷任何人」—S04E01

細膩敏感的靈魂牽動的寫作的能量,「我喜歡與愛相關的創作。」何貞儀說,這首S04E01其實是根據卡通探險活寶為發想,在劇情中,主人公阿寶與火焰公主相戀,但不同世界的兩個人,即使只是擁抱,也會螫傷彼此,何貞儀對這樣的感情動容不已。而除了卡通之外,她的詩也常常以電影作為原型,且不限於戀愛題材。

對於未來,她仍然決定繼續創作,或許跳脫現代詩的框架,對於舞臺劇有興趣的她,也想朝向劇本創作的領域耕耘。目前在著手申請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的創作補助,但她坦言,申請的難度很高,過去申請成功的案例都是年紀稍長的創作者,因此十分有挑戰性。她也預計在今年八月出版第二本書,走出純粹的戀愛故事,結合都會奇幻,用「女巫」的角色設定,帶讀者見識另一個何貞儀。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